第三十七章 送顾二小姐上路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说什么?”苏敏兰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武,“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着哭倒在于凤儿怀中的顾项燕,一字一句的说道,“她!顾项燕!拿着石头直接朝着阿暖的头上打!头有多脆弱,需要我来告诉你们吗?”

“如果只是一下,你们说发生了口角,好,我忍了!但是是两下!第一下被葡萄那丫头给挡住了,第二下直接打得我的阿暖头破血流!如果不是羽铭和老爷你过来,她还会接着打第三下!第四下!”

“口角?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口角?如果不是阿暖命大,现在已经死了!”

“老爷,顾项燕是你的孩子,阿暖就不是吗?被打的她不哭不闹,所以你们就认为她不疼吗?”

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屋子里格外的响亮,顾武眉头紧皱,看着满是泪水的苏敏兰,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于凤儿心里一个“咯噔”,拉着顾项燕直接跪了下来;“夫人,老爷,是燕儿不对,是燕儿魔怔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爹,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姐姐激怒了我才……呜呜呜,爹……”

“好一个激怒!现在你还想将错误推到阿暖身上?”苏敏兰猛地看向顾项燕,一向温柔的眼神如今犹如刀子一般,直接射向顾项燕。

顾项燕身体微微发抖,一张小脸苍白不已,眼神有些慌乱。

“夫人!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好,您要怪就怪我吧!就用我这条命给大小姐赔礼道歉吧!”于凤儿突然站了起来,直接朝着柱子上撞了过去。

“娘!”顾项燕大声叫了一句。

顾武则是飞快的拦住了于凤儿。

“你这是做什么!”

“老爷,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啊!我没办法,只能用我这条命,让夫人消消气啊!”

说着,于凤儿便哭了起来,那柔弱的模样,瞬间激起了顾武的保护欲。

“闹什么!你们这是闹什么!”顾武怒吼一声,一双眸子冷冷的看着苏敏兰,“事已至此,你想如何?”

“难不成你让暖暖拿着石头也在燕儿头上砸出一个洞出来?”

“你怎么如此狠心!你就这么容不得燕儿?”

苏敏兰看向顾武,犹如看一个陌生人一般;“老爷,我狠心?我容不得燕儿?你是摸着良心说的此话吗?”

“但凡阿暖有的东西,我何曾少过燕儿的?吃穿用度上面,我又何曾克扣过她们!”

“夫人,您冷静点,您身体本就还未大好,不宜动怒啊!”素儿连忙扶着苏敏兰,担忧的看着她,只能小声安慰着。

她也很气愤,但是这里没有她说话的份。

苏敏兰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不忿:“只是去跪祠堂,还不如不罚。”

“那你想如何?”

“三十大板,也好让她长长记性!嫡庶有别,以下犯上,罪加一等!”苏敏兰从未想过有一天,她居然会用身份来压人。

“不,不行!”于凤儿脸色惨白,“老爷,三十大板会要了燕儿的命的!她还那么小,身子骨那么弱……”

“她不行,你是她的姨娘,你来。”苏敏兰盯着于凤儿,一字一句的说道。

“闭嘴!”顾老太太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看向苏敏兰,一双眸子里散发着恶意,“我就知道你是个狠毒的妇人!燕儿都已经说了不是故意的,况且,不是已经请了大夫吗?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苏敏兰看向顾老太太:“没事了,就不用惩罚了吗?没有生命危险,就可以随便打人吗?”

顾老太太砸吧砸吧嘴,支吾了一番,不以为然的说道;“反正都是一家人,既然已经没事了,那就过去了,武儿也说了,让燕儿去祠堂跪个半日,她心里知错就行。”

“爹,母亲,祖母,燕儿知错,燕儿知错了!等姐姐好起来,想怎么惩罚都行!”

“燕儿是个好孩子,平日里最是温柔不过,这一次定然是受了什么刺激,我看啊,两人都有错。”顾老太太说到后面,格外的肯定,“定然是暖暖说了什么让燕儿生气了!”

“你们……”苏敏兰踉跄的后退一步,看着眼前的人为了顾项燕,强行为她找借口的模样,就一阵心疼。

她的女儿才是受害者!

外面,小冷子小声说道;“公子,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小小姐都这样了,他们还……”

“我们进去。”苏羽风心里也格外震惊,他从未想到会有人颠倒黑白到如此境界!

“姑姑,姑父,老太太安好。”

苏羽风走了进来,十五岁的状元,不管是谁都不可小觑。

更何况,这次苏羽风回来,乃是皇上亲自下令,入翰林院,编修书籍,深得皇上喜爱。

顾武这样的人,更不会得罪他。

“羽风来了,赶紧坐,暖暖可有事?”

“我来时,暖儿的血已经止住了,如今应该睡了。”苏羽风走到苏敏兰身边,缓缓说道,“听娘说姑姑身体不好,不要动怒,一切交给侄儿便是,姑姑坐下吧。”

苏敏兰反手抓住了苏羽风的手,身体微微颤抖;“孩子,你一定要给阿暖做主!”

苏羽风对上苏敏兰满是泪水的眼眸,郑重的点了点头。

“姑父,我这次来看暖儿和姑姑,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场面,既然都是一家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就请姑父说说,这件事该如何来办?”

苏羽风掀起长袍,落座在苏敏兰下方,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顾项燕以及一旁哭泣的于凤儿,眸子眯了眯。

顾老太太见到苏羽风,语气缓和了几分:“苏家小子,你是个读书人,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难不成让暖暖打回去?”

“自然是不可。”苏羽风淡淡的说道。

“就是这个理!”顾老太太一拍桌子,笑着说道,“都是姐妹,难免产生矛盾,等暖暖好了,便让燕儿去赔罪便是,你好好劝劝你姑姑,家和万事兴,可别做这搅事精!”

苏敏兰捏着帕子的手一紧,继而又送开。

一旁的素儿气得不行,却只能用眼神狠狠瞪向顾老太太。

苏羽风笑了笑,缓缓说道:“我姑姑如何,暂且不提,姑父也是这么想的?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顾武只觉得心里一突,他与苏家的几个小子没有什么接触,因此不太懂苏羽风的心思,但是小小年龄就高中状元,自然不容小觑。

略微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惩罚还是要的,便让燕儿去祠堂跪上一宿,抄写佛经为暖暖祈福,你看如何?”

“呵呵。”苏羽风笑了两声,端起一旁的茶水轻抿一口,眼底的冷意却让人害怕、

从刚才的半日,到如今的一宿,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面子还不小,能让跪祠堂的时间延长?

“按我国律法,以下犯上,庶出残害嫡出,当处以二十大板到五十大板不等,顾项燕年龄还小,但是就算闹到京兆尹,这二十大板是免不了的。”

于凤儿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刚要出声,就见苏羽风淡淡的扫了一眼:“一个妾侍,待在这里本就不妥,如今还想打断主人家谈话,姑父,今日是我还好,如若是其他人,传出去,只会让人觉得你糊涂!”

“如若传到圣上那去,您觉得您的官位还能往上提吗?”

于凤儿脸色一白,迅速闭上了嘴。

顾武尴尬一笑,却听苏羽风继续说道;“二十大板一个成年女子都很难受得住,更何况一个孩子。”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顾武连忙说道,“说到底,燕儿还是个孩子。”

“可是我家暖儿也只是个孩子,却因为顾二小姐受了不必要的伤,忍受了不该她忍受的痛苦。”苏羽风看向顾武,“姑父,按说你一向疼爱暖暖,这一次暖暖受了如此重的伤,您心里应该也不舒服。”

“是,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实在是……哎……”顾武为难的看向苏羽风。

“毕竟是家事,家里解决就好,没必要闹到衙门去,你看对不对?”

苏羽风笑了:“不闹到衙门也可以。”

“听说刚刚顾二小姐是因为魔怔了?”

“是是是。”顾老太太连忙点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孩子意向温柔,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顾项燕接受到顾武的眼神,哭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似乎完全没了理智,谁都不认识一般,我是万万不会打姐姐的……呜呜呜……”

“你看……”顾武为难的看着苏羽风,“怕是家里不干净了。”

苏羽风点累弹头,似乎认同了顾武所说的:“既然如此,那就送顾二小姐去庄子上吧,一个魔怔的人自然要好好养病,我们苏家会派太医去给顾二小姐诊治,什么时候顾二小姐好了,再接回来便是。”

“当然,姑父也可以不听我的,那我们便衙门见吧,毕竟暖儿还小,又是后宅,这一次运气好碰到了我与姑父你,如若下一次顾二小姐再次魔怔对暖儿下毒手,可就……当然,我也知道顾府并没有庄子。”

说着,苏羽风站了起来,一双眸子里带着一丝冷意:“苏家在云城有个庄子,虽然偏僻,但是景色不错,适合养病,小冷子,送顾二小姐上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