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策反你们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噼里啪啦。”

祁良儿手中的盘子碎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在发颤,一双眸子里满是惊恐之色。

秦落炔也有一瞬间的震惊,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迅速来到祁良儿身边:“没事,姨母,没事。”

祁良儿颤抖着声音看着顾暖暖:“顾小姐,你……”

“我不会告诉别人,不然我早就说了。”顾暖暖缓缓说道,“如今说出来,只是想提醒一下秦落炔,日后不要让人离你太近。”

“喉结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还有不要医术高超的大夫碰到你,比如我,很容易就能探出你的真正身份。”

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隐瞒身份是为了能够活下去,如果你已经有了自保的实力,不如公布于众。”

“当然,这个时机,你得好好把握。”

顾暖暖站了起来:“笔墨可有?”

秦落炔回神过来,将东西拿给了顾暖暖,顾暖暖写上了药方递给了祁良儿:“多谢良姨招待,我先走了。”

“姨母,我也回去了。”

秦落炔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祁良儿。

祁良儿长叹一口气:“阿炔,顾小姐说得没错,你这个身份不能一直隐瞒下去。”

“我知道,姨母不用替我担心,我都明白。”说着,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顾暖暖看着快速走来的秦落炔,淡淡的说道:“今天那家卖绣品的商铺是你的。”

秦落炔眼神深邃了几分,看着顾暖暖并未答话。

顾暖暖却是一笑:“那掌柜的对着你的时候明显格外的尊敬,更何况,那些泼皮对你不敬时,掌柜的想要挡在你面前,被你一个眼神制止后,去找了护卫。”

“不然,京城的护卫军也不会来得这么及时,而且,如果没有关系,掌柜的应该十分害怕被牵连,只会赶你们离开,但是她并没有,所以并不难猜出来。”

听此,秦落炔缓缓说道:“你很聪明。”

“不聪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顾暖暖微微一笑,“行了,我回去了,改日再见。”

说着,顾暖暖便朝着苏府走去。

看着顾暖暖的背影,秦落炔陷入了沉思之中,许久才喃喃低语:“顾暖暖。”

随即深吸一口气:“也是该有所动作了。”

顾暖暖回到苏府后,与苏敏兰聊了几句便招来了朱砂和轻粉两人,去了后面的屋子里。

“你们母亲是大夫。”顾暖暖坐在位置上,手中抱着果盘,一边吃着一边你看向面前的两人。

朱砂和轻粉两人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会医术吗?”

朱砂抿了抿嘴:“母亲教过我们一些。”

“你们侍弄药草的时候,顺便也学学医术,有什么不懂的每三日我会给你们解答一次,其他时间你们看书,有问题吗?”

“谢小姐。”

朱砂和轻粉两人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再次学医术。

“这间屋子就留给你们,除了会看病还要会制药,不要怕浪费,也别怕失败,种得草药你们可以采摘。”

“是。”

顾暖暖走了出去,身后的朱砂和轻粉两人互望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欣喜和激动。

顾暖暖回到房间后,便开始制作药,填补系统的空缺。

一直到深夜,顾暖暖才展颜:“完美!”

翌日一大早,顾暖暖就带着葡萄去了顾府,这一次顾老太太的丧礼自然是不能大办的,毕竟不是喜丧,还有一个就是夏日宴。

因此这一场丧礼,顾武特地给皇上打了招呼,得到了皇上的允许。

按照平常来说,顾暖暖和顾项燕都不能再去参加夏日宴,毕竟两人要戴孝,避免冲撞了贵人。

但是皇后则是特意让人告知,让两人还是依旧前去皇宫,就当是散散心。

皇后发话,自然不能不从。

好在顾老太太丧礼上一片平静,送完葬之后,顾暖暖看着顾府后院,神色不明。

“大小姐,沉璧已经被发配到了庄子上,方姑姑则是拿着卖身契离开。”雏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顾暖暖身后,看着凤宁院的方向,小声说道。

“方姑姑……是小姐的人?”

顾暖暖勾了勾唇角:“祖母是一个十分爱财的人,什么都要用最好的,对身边的人并不大方,而方姑姑则是十分需要钱,所以,不过利诱一下,便倒戈了。”

雏菊点了点头:“那方姑姑?”

“离开了京城,回到了家乡。”顾暖暖笑了笑,脑海里浮现出沐融云的话语。

城郊西边院子走水不过是她的故意为之,毕竟方姑姑一家生活在此,自然会留下痕迹,一把火烧了,便什么都没了。

“真好,一家团聚。”雏菊感叹了一句,随即摇了摇头,“小姐,府中还有一些事情,我先去处理。”

“好。”顾暖暖应了一声,本想离开顾府,却看到了顾项燕的身影。

“小姐,二小姐好像去了凤宁院。”葡萄小声说道。

顾暖暖带着葡萄绕了过去,缓缓靠近。

“娘,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铃铛,李蝶儿,苏敏兰,顾暖暖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对了,还有他……那个你爱了半辈子的人……亲手杀了你的人,我也不会放过!”

顾暖暖挑了挑眉头,却是直接走了进去:“都说顾二小姐大义灭亲,亲手找出了证据,这杀了于姨娘人的,不是你吗?”

顾暖暖的声音让顾项燕迅速转头。

顾暖暖这才看清,顾项燕手中拿着的一个布娃娃,布娃娃上写着生辰八字。

顾暖暖眼里划过一丝幽光,迅速上前,直接将布娃娃夺了过来,看着上面的生辰八字,一个是她的,还有一个……

顾暖暖瞳孔猛地一缩,是她娘的!

“我娘何时得罪过你,你居然要用巫蛊之术?”顾暖暖看向顾项燕,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以为这些邪门歪道有用?”

顾项燕死死的盯着顾暖暖,看着顾暖暖将布娃娃毁掉,棉絮缓缓掉了下来。

“顾项燕,那瓶毒药真的是于姨娘毒害祖母的药吗?不,不是,你明白,你为了自己的前程,栽赃陷害,陷害的是你的亲生母亲!”

“不!我没有!不是我!”

顾项燕怒吼出声,脸色却是苍白不已:“顾暖暖,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没有证据。”顾暖暖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去告状。”

“于姨娘一心一意为你,而你却是要了她的性命,如果不是那瓶毒药,父亲看在与于姨娘的情分上,可能还会查下去,但是你将于姨娘生的希望扼杀在了摇篮里。”

“顾项燕,你的心真狠啊!”

顾项燕猛地退后两步,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盯着顾暖暖。

“是父亲杀了姨娘!不是我!”

顾暖暖轻笑两声,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光芒:“父亲的确是亲手解决了于姨娘,但是你别忘了,促使这一切的,是你。”

“不!我没有!”顾项燕双手抱头,眼里闪现出惊恐之色。

顾暖暖则是转身离开,一旁的葡萄则是愣住了,张了张嘴想要询问,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顾暖暖却是直接将事情真相告诉了葡萄,葡萄不敢置信的说道:“二小姐真的……”

一时之间,葡萄也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顾项燕。

而此时的顾项燕则是蹲在地上,压抑着哭泣,许久,才缓缓抬头,看着空空的屋子,脑海里浮现起于姨娘的一颦一笑。

“啊!”顾项燕尖叫一声,迅速的离开。

但是顾项燕的动作还是传到了雏菊耳朵里。

闻言,雏菊只是冷笑一声:“以为将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就能抹掉自己身上的罪过吗?真是笑话。”

闲王府中。

晨风偷偷瞄了一眼案桌上堆积如山的账本,折子,密信,心里满是疑惑。

主子这是怎么了,一些不着急的事情怎么也处理了?

“将这里的痕迹抹去。”沐融云冷清的声音传了过来,晨风迅速走了过去,接过来一看,随即点头,“是”

“是李太医一家……”晨风若有所思,“主子,可是有人查过去了?”

“没有。”沐融云扫了一眼晨风,“以防万一。”

闻言,晨风点了点头:“那便直接走水吧,如今这天气,炎热干燥,走水倒是不会引起怀疑。”

说完,晨风转身离开。

而后面,沐融云手中的毛笔则是掉在了地上,瞳孔猛地一缩,心不受控制的迅速跳动着。

走水?

不引起怀疑?

“天一!”

“属下在!”暗中,天一迅速出现。

沐融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去查,这几日可有马车马车从官路离开,人数在十人以上的查清楚来历。”

“是!”

沐融云看着桌子上的奏折,眉头狠狠皱在一起,手微微握紧:“地一,带领地字队伍前去查探雏菊父母踪迹。”

地一领命下去了。

此时的顾暖暖却是坐在闲王府对面的府邸的墙头上,看着从闲王府出现的暗卫,抿了抿嘴:“我看到你们了。”

地字暗卫互相对望一眼,继而看向了地一。

地一皱着眉头对着顾暖暖拱了拱手:“顾小姐,属下有要事在身。”

“我知道啊,不急,咱们说说话。”

看着顾暖暖的笑容,地一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互相对望一眼,就要离开,然而顾暖暖却是直接闪身来到了他们的面前,速度之快,让他们同时一惊。

“既然你们不想坐着说,那就站着聊吧,开个价,告诉我多少钱能策反你们?”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