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陈子谦的阴谋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啊!救命!皇上!救救臣妾!”

“啊!来人啊!赶走!赶紧赶走!”

“救命啊!”

贵妃花容失色,大声叫了起来,虽然那些蛇并没有爬上去,但是密密麻麻的看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皇上心里也十分害怕,但是毕竟是一国之君,因此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着顾暖暖,眼里满是探究之色。

一旁的沐嘉婉则是说道:“这还是方先生教暖暖的笛音,哼,贵妃也太过分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父皇,这一次您可不能求情!”

皇上眉头紧皱,盯着顾暖暖看了半响:“够了。”

顾暖暖挑了挑眉头,再次吹响笛子,下一秒,蛇迅速退后,消失不见。

而贵妃则是瘫软在位置上,眼神呆滞不已,整个人都在发抖。

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吓到贵妃娘娘了,娘娘责罚我几句吧。”

贵妃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事已至此,秦怡然是咎由自取,此事不用再论。”皇上冷冷的说了一句后,便起身离开了。

只是刚走两步,便停了下来:“融云,跟朕来。”

沐融云看着皇上的背影,眼里划过一丝凝重之色,对着顾暖暖点了点头,这才跟上了皇上的脚步。

贵妃自然也被宫女太监抬了下去。

沐嘉婉来到顾暖暖身边,深深叹了一口气:“暖暖……”

顾暖暖知道沐嘉婉的担忧,笑了笑:“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

刘兰慧和冯玉屏两人则是一阵后怕,拉着顾暖暖就回了帐篷里,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个遍,得知顾暖暖是真的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这一次,多亏了闲王,否则你这条手臂就没了!”刘兰慧重重叹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这个恩情我们是记下了,等回去之后,定要好好谢谢闲王。”

“还有刘芬儿……这孩子怎么就……”刘兰慧脸上满是内疚之色,“孩子,是大舅母对不起你。”

顾暖暖依偎在刘兰慧怀里:“大舅母无须自责,您是您,刘芬儿是刘芬儿,您还能左右她的思想不成?”

“况且,说到底对我并没有造成损失,大舅母别伤心。”

杜福宝也点了点头:“是啊义母,谁知道刘芬儿是怎么想的,这件事哪能怪你?”

“我看啊,这个刘芬儿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总觉得她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好在没了秦怡然,想到今天闲王的举动,暖暖,我虽然离得远,但是我也能感觉到闲王的怒气。”

“就像是从地狱里上来的魔鬼一般,太吓人了!”杜福宝似乎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真不敢想象,如若你真的出事了,闲王会做出什么举动。”

“全都陪葬。”一直没有说话的沐嘉婉一字一句的说道。

众人沉默了,显然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以进来吗?”外面,响起了苏相如的声音。

刘兰慧替顾暖暖整理了一下衣衫后,这才朝着丫鬟点了点头。

掀开帘子,苏相如和苏相玄走了进来,两兄弟看着顾暖暖,见她没事,这才说道:“今日的事情,暖暖你莽撞了。”

顾暖暖抿了抿嘴:“舅舅说的可是御兽之事?”

“不错,怀璧有罪的道理,你难不成不懂?”苏相如眉头紧皱。

顾暖暖点头:“我知道,但是舅舅,你有没有想过,说怀璧有罪的,是因为那些人护不住自己的宝贝,但是我可以。”

苏相如微微一怔,一旁的苏相玄则是好笑的说道:“哦?你能护住?”

“我知道这件事后,肯定有不少人觊觎我的御兽术,其实我的笛音就跟那些村民训练猛兽的方法差不多。”

“只不过村民的那些办法比较暴力,但是我这个却是难学。”

顾暖暖想了想:“既然舅舅们担心怀璧有罪,那我就将这东西公布于众,这样一来,就不算宝贝了,对吗?”

苏相如看着顾暖暖,若有所思:“你早就想好了?”

“是。”

顾暖暖走到一旁,写下了谱子:“舅舅,就由你们给皇上吧。”

苏相玄看了一眼,只觉得晦涩难懂。

“暖暖,这也是方先生教你的?没听说方先生会啊……”

“方先生不会,她只是给了我谱子,而刚好我看懂了。”顾暖暖笑眯眯的看着苏相玄,“足以说明,我很聪明。”

苏相玄瞬间笑了起来:“是是是,我们的暖暖最聪明。”

“好了,我们这就去见皇上。”苏相如站了起来,一杯茶都没喝完,两人就离开了。

刘兰慧和冯玉屏嘱咐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沐嘉婉叹了一口气:“总觉得这样一来,父皇更不会给你和沐融云赐婚了。”

“赐婚不赐婚也就算了,我就怕父皇为了拆散你们……”

顾暖暖眼神闪烁几下:“相信沐融云,不会的。”

“希望吧,如果父皇真的这么做了,那父皇跟沐融云之间就只能开战了。”

沐嘉婉无奈不已:“我不希望看到这件事的发生。”

“嗯。”顾暖暖淡淡的应了一声,“所以,你在皇上面前,得多吹吹耳旁风。”

“放心吧,暖暖,我知道该怎么做。”

沐嘉婉看了一眼外面,压低声音说道:“也不知道父皇叫沐融云过去到底说什么去了。”

“我总觉得跟沐融云双腿好起来有关。”

杜福宝突然之间惊呼一声,紧张兮兮的问道:“皇上该不会又给闲王下毒吧?”

顾暖暖眸子一冷,而沐嘉婉则是摇了摇头:“父皇不会这么傻吧!”

“这可说不定。”杜福宝撇了撇嘴。

“暖暖,你说呢?”沐嘉婉看向顾暖暖。

顾暖暖摇了摇头:“皇上的心思如何能猜透?不过沐融云身上有我给他的玉佩,能感应到各种毒药,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得去看看。”沐嘉婉起身,“我去给你看着点,也顺便提醒父皇,不要再做傻事。”说着,沐嘉婉起身离开了。

顾暖暖和杜福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好在一个时辰后,沐融云便派人来接顾暖暖。

顾暖暖眼睛一亮:“我去去就来。”说着,便跟着小太监走了过去。

只是,越走,顾暖暖就觉得不对劲:“这是去哪里?”

“乡君,闲王让奴才将您带到前面的竹林里去。”小太监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

顾暖暖看着眼前瘦小的太监,却是不移动半分:“哦?闲王让我过去那边?”

“是的乡君,您请跟我过去吧。”小太监低着头,小声说道。

顾暖暖轻笑两声:“好,走吧。”

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点心,一边吃着,一边跟着小太监走了过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杜福宝看了一眼外面,嘀咕道:“暖暖肯定不回来吃饭了,我们自己吃吧。”

“是,小姐。”杜鹃福了福身,刚出去,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小姐,王爷和世子来了。”

“嗯?”杜福宝疑惑的站了起来,走出去看到沐融云,脸上的疑惑更深了,“王爷,暖暖呢?”

“什么暖暖?”沐启梓狐疑的看着杜福宝,“我跟王叔刚从皇上那边过来,没看到暖暖啊。”

“什么?”杜福宝愣了,“刚才有个小太监说王爷找暖暖,然后暖暖就跟着去了……”

“什么?”沐启梓叫了出来,眉头一皱,“王叔?”

沐融云神色未变:“什么时候?去了多久了?”

“一个时辰了。”杜福宝迅速说道,“不行,肯定是有人想害暖暖,我们得去找她!”

沐融云则是飞快的离开,沐启梓拉住杜福宝:“我们去找帮手,你去找公主,我去找静王。”

杜福宝点头,转身朝着沐嘉婉帐篷里奔去。

顾暖暖随着太监走了过去,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看背影,顾暖暖挑了挑眉头:“陈子谦。”

前面的人身体明显僵硬了几分,随即转头过来,扯下了自己的面巾:“想不到大表妹对我印象如此深刻,看一个背影就知道是我。”

顾暖暖点头:“嗯,因为我认识的人里面,就属你最丑,你的背影也最丑,所以十分好认。”

“你……”陈子谦狠狠瞪了一眼顾暖暖,刚想说什么,随即笑了,“真是没想到,大表妹真是好胆识,居然都不害怕。”

顾暖暖看了一眼四周:“环境挺好的,我害怕什么?害怕的不应该是你吗?”

“哈哈哈哈!”陈子谦发出了响亮的笑声,“我说大表妹,你莫不是忘了,是我引你过来的,闲王可不在这里。”

顾暖暖点了点头:“我知道啊,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假借闲王的名义引我出来,没想到是你,所以,你想做什么?”

陈子谦冷哼一声,在他看来,如今的顾暖暖就是在故作镇定。

拍了拍手,四周出现了黑衣人,将顾暖暖围了起来:“大表妹,我劝你,若是不想受皮肉之苦,就好好配合我!我也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定能让你感受到男女之间的快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