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可不可以饶了他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再次掀开被子,对上沐融云诧异的眸子,笑眯眯的说道:“给你穿上里衣,我师父来了。”

“嗯,你的身体只能我看,所以配合一下吧。”

沐融云笑了,轻轻的应了一声,等穿好后,方慧这才进来,无奈的看了一眼顾暖暖,搭上沐融云的脉搏后才道:“伤口处理得很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顾暖暖点头:“我开的固本培元的药,毕竟这一次重伤,伤到了根本。”

正说着,外面传来了纯连的声音。

晨风走了出去,与纯连一起去熬药。

杜福宝也很快就回来了,将缺少的药给了纯连,这才坐下来休息着。

等到了晚上,沐融云已经彻底无碍,只需要好好休息便是。

顾暖暖和杜福宝回了丞相府,又是一阵关怀唏嘘,等彻底躺下时,已经到了子时。

困顿的二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另一边,沐融云躺在床上,神色凝重。

不远处坐着的便是姜天晟和沐启梓二人。

“你当初可有问出些什么?”姜天晟放下茶杯,看着沐融云。

沐融云摇头:“出来本就不易,哪里还有功夫询问,更何况,那些人是死士。”

“这样说来,线索便是断了,所有人都有嫌疑。”沐启梓眉头紧皱。

“也不一定。”沐融云示意晨风拿来纸笔,在上面画了一个标志,像龙又像虎。

“他们身上都有这个标志。”

姜天晟和沐启梓两人凑过去看了看后,均露出了疑惑之色。

“天下第一盟有一情报组织,不如让他们寻找?”沐启梓突然之间说道。

姜天晟点了点头:“我倒是觉得可以。”

沐融云应了一声。

“如今几位皇子都没有动静,看来是想以静制动了,至于皇上的心思,按我来猜,怕是依旧有意三皇子。”姜天晟指腹摩擦着,若有所思。

“呵呵,便是因为此,二皇子和四皇子才会时不时针对三皇子一番。”沐启梓撇了撇嘴,“按我来说,这两方势力都差不多。”

“那个陈子谦……”沐融云转移了话题,“心思狭隘,唯利是图,不如好好利用一番,你去。”

沐融云看向沐启梓,缓缓说道:“与他交好。”

沐启梓点头:“放心吧王叔,我定当让他明白,觊觎暖暖的下场。”说着,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姜天晟轻笑两声,看了一眼时辰:“行了,有事明日再聊,你好歹也是个病人,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沐融云本也支撑不住,点了点头,见两人离开后,才躺在床上,闭上了疲惫的双眸。

翌日,顾暖暖还未睁开眼睛,李公公便带着圣旨过来,宣顾暖暖进宫。

顾暖暖梳洗完毕后,在苏敏兰和杜启朝担忧的目光中,离开了杜家。

“乡君不必担心,皇上的确是想要调理一下自己的身体罢了,不会为难乡君。”

李公公小声说道:“再者宫中还有和乐公主。”

顾暖暖软软的声音响了起来:“多谢李公公,我明白,只是皇上的身体……”

顾暖暖摇了摇头,上了马车。

李德怀微微一怔,随即也叹了一口气,他是皇上身边的人,自然知道皇上的身体如何。

很快,顾暖暖就来到了皇宫之外,刚进宫门,就看到了沐嘉婉。

“暖暖。”沐嘉婉走了过来,挽住了顾暖暖的手,又对着李德怀点了点头,“麻烦李公公了。”

李德怀笑了:“应该的。”

“暖暖,你应该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所说的,父皇只有在顾项燕那才能睡得安稳。”

沐嘉婉小声说道:“如今虽然顾项燕还在冷宫,但是昨日晚上父皇传了顾项燕侍寝。”

顾暖暖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好。”

到了御书房,皇上放下手中的奏折,眼里划过一丝疲惫之色。

行礼问安之后,皇上这才说道:“朕倒是没有想到乡君医术如此厉害。”

从以前的“暖丫头”变成了“乡君”,显然皇上对于顾暖暖医治好沐融云双腿的事情,还是十分介意的。

顾暖暖却是笑了笑:“世界之大,皇上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李德怀倒吸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这乡君说话,怎么还如此……如此……直率……

沐嘉婉则是点了点头:“的确,我之前与父皇说海的那边还有人,父皇就不信。”

皇上无奈的看了一眼沐嘉婉,也不再纠结此事:“那乡君就给朕看看吧。”

顾暖暖走了过去,修长的手指搭在了皇上的脉搏上。

不得不说,皇上的身体的确不好,只是……

顾暖暖的眼神落在了案桌上的熏香上,随即又看着皇上道:“皇上伸一下舌头。”

皇上自然照做了,顾暖暖收回了手,从包包里拿出了银针,直接刺在了皇上的中指上,一滴血滴在了顾暖暖的器皿中。

李德怀连忙走过来:“乡君怎可突然伤了皇上……”

“多大点事,只是一点血而已。”沐嘉婉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自己跌倒流的血都不止这么一点了,再说暖暖是为了治病,父皇不会计较的。”

说着,沐嘉婉就给皇上包扎起来,虽然嘴里说着不在意,眼里还是担忧的:“父皇,疼吗?”

皇上的心瞬间软成了一片,柔声说道:“只是刺了一下,有什么疼的?”

“那就好。”沐嘉婉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转头看向顾暖暖,“你也是,取血的时候就不能说一声吗?”

顾暖暖嘴角抽搐,不理沐嘉婉,而是将香薰拿了出来,将香薰灰放在了血液里,看着血液慢慢变黑,不等顾暖暖说话,一旁的李德怀则是大惊失色:“有毒!有毒!”

说着,就要叫人将香薰撤走,却被顾暖暖给拦住了:“李公公别着急,不是香薰的问题。”

顾暖暖看向皇上,若有所思。

“怎么?有什么不妥?”此时的皇上处于震惊之中,自己的血液变成了黑色,怎么看都是有问题!

顾暖暖则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皇上:“这香薰有凝神的效果,按说不会让血液变成黑色,皇上身体里的毒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也不会是因为毒让血液变成黑色。”

“那为何朕?”

顾暖暖笑了笑:“说,不如做。”

说着,顾暖暖直接刺了一下自己的中指,将自己的血跟香薰灰融合在一起,血液依旧是红色的。

紧接着,顾暖暖将案桌上的点心拿了起来,一连吃了三块之后,再次取血液,放入香薰灰尘中,血液变成了黑色。

众人瞪大眼睛,沐嘉婉迅速拿起了点心,拔出自己的银钗子,刺了刺,银钗子并没有变黑。

“你试试把点心跟香薰混在一起。”顾暖暖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道。

沐嘉婉迅速照做,然后再用银钗子试了试,果然银钗变成了黑色!

“这……”李德怀震惊不已。

“很简单,就如皇上所看到的,点心里定然有一种食材是与这香薰相克的。”

皇上神色凝重不已:“如此说来,是有人故意?”

“自然是故意。”顾暖暖笑了,“其实这种毒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会让人精神亢奋罢了,就是每天晚上,想睡睡不着,时间一长,身体自然受不了。”

“但是只要闻一下茉莉花香薰或者喝一碗绿豆汤,就会解了此毒,沉睡过去。”

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皇上心里想必有数了吧。”

沐嘉婉猛地抬头:“燕妃身上就有茉莉花制成的香包,每次燕妃侍寝,总会让人将香薰换成茉莉花……”

皇上皱了皱眉头:“你怎知?”

“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比容貌不如贵妃娘娘,比才情不如贤妃,比善解人意不如淑妃,凭什么能得到父皇你的疼爱?”

“于是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又与李公公询问了一番,才知道父皇只有在顾项燕那才能睡得安稳。”

“如此一来,不就说明了问题吗?”

李德怀猛地瞪大眼睛:“皇上,这点心,也是燕妃娘娘每日都会送来的……”

皇上的脸色十分不好看,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顾暖暖则是对着李德怀说道:“李公公,麻烦您让厨房准备绿豆汤,可解此毒。”

李德怀迅速应了下来。

顾暖暖来到案桌旁,提笔写了一个药方:“皇上可以让太医看看此药方,我用的食补,比起药物来说,会更加安全,毕竟是药三分毒,我也不瞒皇上,你的身体不太好,好好调养,或许可以延长寿命。”

“朕还有多少时日。”

沐嘉婉心猛地一提:“父皇,这太医都不敢确定的事情,暖暖怎么可能知道?”

“暖暖,你不知道对吧?”沐嘉婉一个劲的给顾暖暖使眼神。

顾暖暖却是一笑,摇了摇头:“最多半年。”

“顾暖暖!”沐嘉婉失声叫了起来,继而慌乱的看向皇上,见他脸色沉了下来,连忙说道,“父皇,你别听暖暖瞎说,她都是胡说的!”

皇上看着沐嘉婉紧张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行了,朕不会怪罪她。”

沐嘉婉张了张嘴,她是知道顾暖暖的医术有多高明,她说只有半年,那也就只有半年了……

一时之间,沐嘉婉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好了,你们下去吧,让朕好好想想。”

沐嘉婉与顾暖暖退下后,刚好碰到李德怀,拿起一碗绿豆汤一饮而尽,示意另一碗给皇上送过去。

“暖暖,我们现在去哪里?”沐嘉婉疑惑的看着顾暖暖,奇怪的问道。

顾暖暖笑了:“自然是去见见太后娘娘。”

沐嘉婉一怔,抓住了顾暖暖的手,脸上满是慌乱之色:“暖暖,我觉得父皇已经后悔当初抢了小美人的皇位了,可不可以,可不可以……饶了他……”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