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安心吃东西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皇家寺庙后院十分大,顾暖暖选了一个离顾项燕特别远的房间住了下来。

等纯连和葡萄收拾完毕后,顾暖暖趴在桌子上,啃着桌子上的果子,叹了一口气:“我饿了。”

“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葡萄走了过来,“现在还没到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饭菜。”

“随便拿点过来吧。”顾暖暖看着葡萄,“多给点赏钱。”

“小姐放心,我明白。”看着葡萄离开后,顾暖暖才转头看向纯连,“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顾暖暖双手托腮,望着窗外的风景,打了一个呵欠,朝着床上走去:“我睡一会儿。”

“小姐,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前面去了。”纯连拉住了顾暖暖,“不能睡。”

顾暖暖表示,心里委屈。

“施主,这是庙里准备的点心,施主可有需要?”外面,响起了小和尚的声音。

顾暖暖眼睛一亮,一个转身,直接打开了门:“要要要!”

说着,就从小和尚手里接过了食盒,打开一看,精致的点心让人食欲大开。

“小姐?”见顾暖暖只看不动,纯连眼里露出疑惑之色。

“这么好看的东西,怎么就下得下去手了……”顾暖暖满脸惋惜之色,拿起一块点心,碾碎之后,放入茶水里,晃了晃,拿出一根银针插入里面,再拿起来一看时,已经变成了黑色。

纯连眉头一皱,迅速站了起来,拿起茶杯闻了闻,并没有味道。

“只是泻药而已。”

顾暖暖笑了笑,将点心放到一旁,眯了眯眼睛,不用想就知道,定然是顾项燕的手笔。

很快,葡萄便拿来了一些吃的,顾暖暖吃下后,休息了片刻,便带着两人去了前面。

因为今日顾项燕的身份,所以皇家寺庙是不接待其他人的,也就是说,整个寺庙里也就他们一行人。

在小和尚的带领下,顾暖暖和葡萄以及纯连三人进了房间里,清淡的檀香充斥着鼻尖。

让整个人突然之间就平静下来。

里面的摆件十分朴素,中间放着几个蒲团。

顾暖暖跪了上去,葡萄和纯连两人跪在身后。

抬头,便是一座大佛。

很快,顾项燕也走了进来,因为身体不便,因此便坐在一旁。

“姐姐。”顾项燕笑着看着顾暖暖。

顾暖暖起身,朝着顾项燕福了福身:“燕妃娘娘。”

毕竟在外面,该做的礼仪她还是会的。

“姐姐不必多礼。”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不错。

顾暖暖再次跪在了蒲团上,就看到主持走了进来。

皇家寺庙的讲法大师法号三戒,对着两人弯了弯腰后,便跪了下来,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开始讲法。

不得不说,三戒大师还有几把刷子,不管是解释还是自己的见解,都能让人眼前一亮。

顾暖暖虽然觉得乏味,但是也来了几分兴趣,耐着心在听着三戒法师的讲解。

只是……

顾暖暖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的烛灯,微微一笑,伸手入荷包,心神一动,一颗药丸出现在手心里,直接捏碎,若有若无的香气飘散开来。

做完这一切后,便像一个无事人一样,继续听着讲法。

一旁的顾项燕却觉得心烦躁不安,胸口闷闷的,一时之间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

对于顾项燕的举动,顾暖暖尽收眼底,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既然她敢给她下泻药,她自然是要还回去的。

孕妇的嗅觉味觉本就比一般人敏感,因此她在衣服上涂了一层花香精油,与屋子里的檀香混合在一起,若是喜欢此花香的到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偏偏,顾项燕十分不喜欢木莲花香,这样一混合便更难受了。

三戒法师不仅仅让百姓敬畏,同时皇上也十分尊敬。

三戒法师最讨厌的便是自己在讲法之时有乱七八糟的情况出现。

所以,顾项燕就算是难受,也只能强忍着。

但是却频频看向顾暖暖,明明已经下了泻药,为什么她却一丁点动静都没有?

似乎是感觉到了顾项燕的疑惑,顾暖暖微微侧头,朝着顾项燕一笑,那笑容里带着几分嘲讽。

顾项燕秀眉轻蹙,捏着帕子的手一紧,很快就明白了,顾暖暖这是在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燕妃娘娘,不知道您对这句话有何解释?”

三戒法师突然出声,让顾项燕微微一怔,迅速收拾好脸上的表情,谦虚不已:“还请大师赐教。”

顾暖暖的手微微动了动,心里默念着数字。

等到数到十的时候,就见顾项燕站了起来:“大师,我身体着实不舒服,还请大师见谅。”

说着,便迅速走了出去,干呕起来。

不得不说,顾项燕比她预想的更能忍。

三戒法师皱了皱眉头,倒是没有说什么,而是对着顾暖暖说道:“乡君可还要继续?”

“好啊。”顾暖暖看了一眼葡萄和纯连,示意她们先下去。

毕竟这两个丫头对这些东西也不感兴趣。

自己则是由跪着换成了坐着:“大师,都说心诚则灵,无关坐姿对吧。”

三戒法师脸上飞快的扫过一丝笑容,缓缓说道:“乡君随意便可。”

顾暖暖摸了摸肚子:“大师,这饿着肚子也不好吧,不如上点吃的?”

三戒微微一怔,却也点了点头,叫人上了一些点心。

顾暖暖表示十分满意,一边吃着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听着三戒法师讲解。

“大师,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很对。”

“哦?乡君请说。”三戒疑惑的看向顾暖暖,就听到顾暖暖软软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三戒一怔,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乡君,此话不妥,如若是得道高僧,自然是可以,但是初入佛门的弟子本就心性未定,自然要严加管教自己才是。”

顾暖暖点头:“大师说得是,那大师,您应该也算是得道高僧了对吧?”

三戒脸上露出淡淡的自信之色,嘴里却十分谦虚:“不敢不敢,不过是略有所悟罢了。”

“哈哈哈,我就觉得大师您就是个得道高僧,听说大师在后院养了几只大头鹅?”

顾暖暖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三戒,小脸上的梨涡忽隐忽现,可爱到不行。

三戒放下书本,点了点头:“是的。”

“那大师送我一只可好?”

顾暖暖咽了咽口水,鹅肉啊……

此时此刻,顾暖暖的脑子里已经浮现出了各种以鹅为菜谱的菜肴。

三戒疑惑的看向顾暖暖:“乡君也喜欢这些生物?”

“不不不,我觉得入菜挺好的,到时候我请大师一起吃啊!”

三戒愣住了,看着顾暖暖半响后,摇了摇头,笑了起来:“乡君何必要故意让贫僧发怒?”

“诶?”顾暖暖错愕的看着三戒,“是我哪里露出了破绽,让大师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三戒摇了摇头,无奈至极:“倒是想询问乡君,为何要故意惹怒贫僧?”

“燕妃娘娘在此待三日,三日都要来听大师讲法,着实过于无聊,不如一次得罪大师,后面就不用来了,岂不是更好?”

顾暖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计划失败。

“所谓祈福,讲究的是一个‘诚心’,乡君如若不想,尽管直接说明便是。”三戒双手合一,轻轻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顾暖暖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看着三戒的眼里清澈不已:“那大师,我就直说了,您能给我一只鹅吗?”

三戒法师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两声:“也罢,都是缘分,乡君尽管去捉便是。”

“那就多谢了。”顾暖暖站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开,想了想,走了几步,来到三戒法师面前,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药包,放在了桌子上。

“大师挺对我胃口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一日三次,饭后服用,三日便可。”

说着,顾暖暖便转身离开了。

三戒法师疑惑的拿起桌子上的药包,待看清上面的字体时,当下一愣,眉头狠狠的皱在一起。

许久,三戒法师才长叹一口气,发出了笑声:“好好好,好一个乡君啊!”

房间里,葡萄几次欲言又止,等到顾暖暖啃完一个果子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小姐,大师居然同意让你将鹅捉回来?我听说这几只鹅可是大师的宝贝啊!”

“对啊,给了啊。”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可能是觉得我跟佛祖有缘吧,来,你们看看我写的菜谱,这只鹅挺大的,咱们可以分几餐吃。”

葡萄满头黑线,她若是信了自家小姐的话就是个傻子!

夜晚,三戒法师坐在院子里,陷入沉思之中,一个黑色的人影便出现了。

“如何?”

三戒法师对于此人的出现并不意外,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乡君……是个清透之人,大人的计谋,怕是要落空了。”说着,三戒看了一眼黑衣人,“乡君刚入屋子,便已经发现了,还给了贫僧解药。”

“恩?”来人挑了挑眉,“看来,传闻乡君医术高明,果然没错。”

三戒大师轻笑两声,缓缓说道:“大人,恩情已了,请便吧。”

“哼,三戒,当年若非主子,你已经是一句白骨,如今事情未办妥,你就想抽身?”

黑衣人冷笑一声,盯着三戒的眼神里满是狠厉之色:“明日你将她骗到后山,否则,这个寺庙的僧人,都得陪葬!”

“你!”三戒瞳孔猛地睁大,“你们,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黑衣人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三戒,我劝你好好办事,不然,你这条命,我不介意提前拿走!”

三戒淡然一笑:“贫僧这条命大人若是想要,尽管拿走便是,只求大人,不要连累无辜。”

“更何况,乡君说到底只是个女子,你们为何要如此针对于她?”

“与你无关!”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别啊!你们倒是说清楚啊!让人家替你们办事,说话又藏着掖着的,凭什么啊!”

娇俏的声音从墙头传来,黑衣人心神一凛,迅速看了过去,却见顾暖暖坐在墙头上,抱着不知名的肉啃着,小脸上带着笑意,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堪比星辰。

被发现的顾暖暖直接跳了下来,一片云淡风轻,盯着黑衣人笑眯眯的说道:“不用明天骗我过去了,今天就过去吧,早解决掉,我也好安心吃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