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太后的心思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看着沐嘉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二狗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救他,不跟他计较当年他对沐融云所做的任何事情,但是他不该让沐融云做靶子。”

“也许,是我们误会了。”沐嘉婉迅速说道,“可能他真的想禅位给闲王!”

沐嘉婉眼里满是希望之色,看着顾暖暖焦急的说道:“对吧,是有这种可能的,对吗?”

“你信吗?”

三个字,让沐嘉婉的眼神暗淡下来,她不信。

是啊,连她自己都不信的事情,顾暖暖又怎么会信?

“你好好想想,我先出宫了。”

说着,顾暖暖便迅速离开,朝着闲王府奔去。

而此时的闲王府中,晨风百思不得其解:“主子,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都已经让您保护和乐公主了,为什么又传出这样的消息?”

坐在一旁的姜天晟冷笑一声:“皇上一直将老木头当做心腹大患,给个甜枣麻痹老木头,然后再出手,真是好计谋!”

晨风沉默了。

沐融云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并非麻痹,而是胜者为王。”

“几个皇子中,能将我拉下马,皇上自然会让那人护着沐嘉婉。而不行的话,只要我不放弃那道圣旨,沐嘉婉我就得护着。”

“又或许说,皇上是用这几位皇子来试探我的实力。”

姜天晟眉头轻轻一皱:“皇上是以你为饵,想看几位皇子谁能与你想对抗,便立谁为太子?”

“是。”沐融云点头,“他不过是怕他死后,我掌握朝纲罢了。”

“简直不可理喻!”姜天晟猛地一拍桌子,“这么久了,他还真是老眼昏花,看不出来你的忠心?又或者说,你若是想要那个位置,哪里轮得到他!”

“当初我双腿残疾,他虽然不喜我,但是也没有多想,毕竟我再怎么样,也坐不上那个位置,如今我双腿完好,他自然是怕了。”

“哼,幸亏有顾暖暖在,不然……”姜天晟不以为然的说道,“当初你在前面拼死杀敌,他倒好,想要至你于死地!简直不可理喻!”

“等等。”沐融云脸上突然变得凝重,“暖暖今日可是进宫?”

“是的主子。”

沐融云眸子眯了眯:“出不来了。”

皇宫之中,顾暖暖眼见就要出宫,御林军却突然冲了出来。

顾暖暖示意纯连不要动手,也不反抗,直接跟着他们走了过去。

等看到皇上时,一点都不惊讶,直接找了位置坐了下来,对着一旁的李德怀说道:“李公公,麻烦您让御厨房做点吃的上来。”

李德怀一愣,迟疑的看向皇上。

皇上靠在床上,对着李德怀点了点头。

等李德怀与纯连下去后,皇上才道:“你倒是不怕。”

“皇上都不怕,我怕什么?”顾暖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淡淡的说道,“皇上把我抓进来,无非就是不想让我去告诉沐融云,皇上的病情罢了。”

闻言,皇上深深看了一眼顾暖暖:“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暖暖抬头:“你想让那些皇子对沐融云动手?”

“他们不是沐融云的对手。”

皇上淡淡的说道:“朕只是想要瞧瞧,到底谁有能力坐上朕这个位置。”

“你明知道他们对付不了沐融云,还让他们去对付,你是想把他们往死路上推?”顾暖暖一双眸子清澈不已,看着皇上,继续说道,“难不成皇上以为,沐融云不会报复回去?”

皇上轻笑两声,缓缓说道:“死了,便是输了。”

顾暖暖心猛地一沉。

要说之前皇上对几个皇子虽然持有戒备之心,但是也不会想要了他们的性命。

但是如今……

是死是活,他根本毫不在乎,看来,顾项燕一事,让皇上的心思转变了。

等等,不对劲!

明着说是考验,其实皇上是在……

借刀杀人!

皇上根本就是想要杀了这些皇子!

父子,兄弟同染一个女子,着实匪夷所思,也难怪皇上会如此气愤。

“朕已经下旨,如若一个月不到朕突然死亡,便是苏家谋逆。”

皇上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顾暖暖的手缩紧,勾唇一笑:“皇上真是好计谋。”

就在此时,李德怀送了点心上来,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

“下去吧。”皇上挥了挥手。

李德怀迟疑了一下,还是离开了。

待李德怀关上门后,顾暖暖丢了两块点心进了肚子里,这才站起来来到皇上身边。

皇上淡淡的看了一眼顾暖暖:“怎么,你要对朕动手?”

“哪能啊,毕竟您是皇上呢!”顾暖暖笑得甜甜的,却是让皇上从脊背处感觉到了一阵冷意。

下一秒,顾暖暖直接伸出拳头,打在了皇上肚子上,一拳头接着一拳头,皇上满脸的震惊。

然而,顾暖暖直接封了皇上的哑穴,就是想叫也叫不出来。

十拳头下去后,皇上直接倒在了床上,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顾暖暖。

顾暖暖却是不急不忙的拿出银针,扎在了皇上的身上:“哎呀,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可是又犯病了?哎呀,这可怎么是好啊!”

“皇上您别急呀,我一定能治好您的!”

“哎呀,我知道皇上您想感激我,但是没事,我都懂!”

“皇上别激动呀,你一激动,我手一抖,插错穴位就麻烦了呀!”

顾暖暖掏出一颗药丸直接喂入皇上的嘴里:“喏,不疼了吧,你看我多好,还特地给您准备止痛药呢!”

顾暖暖笑眯眯的看着皇上,凑近皇上的耳朵,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确不能杀了你,但是我可以折磨你。”

“你敢!”

皇上嘶哑着声音叫了出来,发现自己能出声后,想要叫人,却听到顾暖暖继续说道:“我若是自杀了,你今日就得死。”

皇上瞳孔猛地一缩,看着顾暖暖笑脸盈盈的站在自己床边,狠狠的捏紧拳头,他现在,还不能死!

“皇上,沐融云是我护着的男人,我容不得他陷入半分危险之中,所以你那些皇子,我来替你解决。”

顾暖暖坐了下来,拿起点心咬了一口:“皇上喜欢看戏,那我们就一起看戏。”

“当年,朕就不该心软,只要了他一双腿!”皇上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年,不是你心软,而是你没办法要了他的性命,你,技不如人。”顾暖暖淡淡的说道。

“哼,朕可是皇上!如何不能!”皇上的眼里射出狠厉之色,冷冷的瞧着顾暖暖。

顾暖暖歪头:“你这个皇位怎么来的,心里没点数吗?”

“砰!”

皇上一挥手,一旁的茶杯摔了下去。

“皇上!”外面,响起了李德怀的声音,匆忙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顾暖暖,又看向皇上,连忙说道,“皇上想喝茶尽管吩咐便是,老奴就在外面呢!”

“来人啊!还不赶紧收拾一下!”

顾暖暖吃着点心,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似乎与她无关一般。

宫外,收到消息的几位皇子都愣住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

沐晨连眉头紧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各位有什么想法?”

沐晨连的幕僚互相对望一眼,商量了许久,才对着沐晨连说道:“五皇子,如今,怕是要与其他皇子联手了,闲王,不好对付。”

沐晨连点了点头,略微一思索后,便道:“来人!备车去二皇子府!”

与此同时,其他皇子府中,都在讨论此事,这一次,倒是兄弟之间有了感应,决定联合。

得到消息的沐融云挑眉,神色未变。

而一旁的姜天晟与晨风紧张起来,迅速开始安排闲王府的护卫,务必保护好沐融云。

顾暖暖则是被带到了沐嘉婉宫殿里,看着去而复返的顾暖暖,又看向后面的侍卫,沐嘉婉心沉了下去。

等侍卫一走,迅速拉着顾暖暖进门,让纯连守在门外,关上门后,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我被软禁在皇宫了。”顾暖暖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的苹果啃了起来。

沐嘉婉明白过来,看着顾暖暖神色复杂:“你,准备如何?”

“不急。”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总归是有办法的。”

此时皇上寝殿里,整个人都散发着阴沉的气息,许久才说道:“宁安殿。”

宁安殿,便是太后所在的宫殿。

李德怀应了一声。

宁安殿里,所有宫女太监都被赶了出来,紧闭的大门让人猜不透。

里面,阵阵檀香香气涌入鼻尖,让人很容易平静下来。

皇上看着太后,缓缓问道:“当年的圣旨,可有毁掉?”

太后疑惑的看向皇上:“自然是毁掉了,皇上为何如此询问?”

皇上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毁掉就好,父皇玉玺,可在母后手中?”

“皇上,当年哀家便说过,并不在哀家手中,哀家好不容易伪造了一份圣旨,时间又紧,等哀家回头过来,玉玺已经不见了。”

“当真?”皇上盯着太后,不错过太后脸上的任何表情。

“自然。”太后淡淡的说道,“皇上这是不信哀家?”

“自然是信母后的,只是以防万一,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父皇玉玺,着实让人心不安,如若落到有心人手里,再伪造一份圣旨也并非不可能。”

皇上眉头皱了皱:“也罢,儿臣还有要事。”

说着,皇上便站了起来离开了。

等皇上身影彻底消失后,太后脸上的神色凝重了几分:“出来吧。”

“太后,看来皇上已经开始怀疑太后了。”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太后抬头望去,全身黑衣,脸也被黑布蒙着,只露出了两个眼睛,根本无法猜出此人身份。

太后冷笑一声,缓缓说道:“他想要摆脱哀家的掌控,也要看哀家是否是愿意!”

“你且去告诉你们主子,可以动手了。”

待黑衣人离开后,金嬷嬷走了进来:“太后,燕窝好了。”

太后端起燕窝,长叹了一口气:“若非哀家儿子孙子不听哀家的,哀家又怎么会选那个人?”

金嬷嬷点了点头:“太后说得是。”

放下燕窝,太后站了起来,看着外面的景色,缓缓说道:“皇上着实心狠,居然直接架空靖安侯府,连哀家求情也不管用。”

“既然如此,这皇位,换个人坐,也是好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