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皇登基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等王辉说完,众人唏嘘不已。

杜福宝更是一双手紧紧的握着顾暖暖的手臂,小脸上带着哀伤之色。

顾暖暖眨了眨眼睛,不对,这反应不对劲啊!

当下看向其他人,却见女眷眼里已经有了泪水,而男眷那边却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苏羽恙更是嘶哑着嗓子说道:“对不起暖暖。”

顾暖暖再次愣住了,看向王辉,挑了挑眉头,用眼神询问:你没夸大其词吧?

王辉迅速回应:没有啊,小姐,你不都听着呢?

顾暖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小声询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们不觉得我很厉害吗?”

“还是被我吓到了?”

“傻丫头!”杜福宝伸出手指头戳了戳顾暖暖的额头,“你就是个傻子,做这种事情多危险?还在这里洋洋得意!呜呜呜,暖暖,你当初是不是很害怕……”

顾暖暖看着骂着自己的杜福宝突然哭了起来,当下明白不过来,只觉得心里流过一股暖流,传入四肢。

抱着杜福宝:“我没事,真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再说当初也不是我一个人,有纯连风起他们帮忙。”

当初……

顾暖暖睫毛颤了颤,为了收服他们,其实也是很难的吧。

有些人要钱,这个好说,她有钱。

有些人却是要跟自己比拼,当时的自己每天都有受伤。

葡萄她们给自己上药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哭得厉害。

想到此,顾暖暖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真好,有朋友,有家人,真好。

“暖暖,你还有我们啊……”苏相如终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别什么担子都一个人扛着。”

顾暖暖将手帕递给杜福宝,望着苏相如道:“是,我还有家里人呢!”

看着顾暖暖明媚的笑容,一时之间,苏相如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个小丫头啊……”

苏羽风却是眉头狠狠皱在一起,薄唇抿成一条线:“天下第一盟,我想去看看。”

“还有我们!”

“对对对,我们也要去!”

不仅仅苏家七子叫嚷着,连苏家其他人也想过去看看。

反应过来的王辉羡慕的看着顾暖暖,又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怪不得小姐一心一意为着苏家,这若是放在其他人家里,怕是高兴坏了,指不定用这天下第一盟赚钱了!

但是苏家,却是担忧着小姐往日受到的苦楚。

说实话,小姐往日受到的苦楚还挺多的,有几次他看到都忍不住身体发颤,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害怕,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

顾暖暖咽了咽口水:“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去吧。”

顾暖暖的话音刚落下,所有人都去换衣服了。

苏家全体出动,只说去寺庙里拜拜,倒也糊弄过去了。

很快,一家人便来到了山脚下,看门的容老看到顾暖暖眼睛一亮:“小姐回来了!”

容老走了出来,看到后面的人:“这是……”

“容老,这是家里人……”顾暖暖无奈的说道,“被发现了。”

“哈哈哈!”容老笑了起来,对着苏家的等人拱了拱手,缓缓说道,“是个厉害的丫头啊,你们有福气啊!”

苏家人嘴里谦虚着,脸上却是高兴不已。

等入了天下第一盟后,杨桃便迎了过来。

然而愣住了:“这,这……”

随即迅速请安问好。

苏相如倒是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小丫鬟打理着这一切,不禁对杨桃刮目相看。

杨桃领着苏家众人朝着前面走着,后面杜启朝则是小声与顾暖暖说道:“暖暖啊,那些铺子,你准备什么时候与家里人说啊?”

“杜伯给你瞒着,也挺辛苦的。”杜启朝摸了摸额头,缓缓说道,“好在我跟你娘已经成亲了,这若是没有成亲,怕是会牵连到我,哎……”

顾暖暖闻言小声笑了起来:“杜伯您多虑了,几家铺子而已,不用说。”

“普通的铺子不说也就不说,你这铺子不一样啊!赚钱就算了,还开到其他国家去了……”

顾暖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十分厉害。”杜启朝看了一眼顾暖暖。

顾暖暖沉思一会儿,缓缓说道:“再等等吧。”

一下子将马甲都爆出来,她有点不适应。

可能家里人也会不适应,让他们缓缓吧。

杜启朝点了点头:“也是,毕竟岳父岳母年龄大了,这若是因为你的消息太激动,对身体不太好。”

顾暖暖嘴角抽搐,她做的事情其实也挺正常的,没有那么惊世骇俗吧!

另一边,沐融云一行人已经在前往扬州的路上。

一路上刺客不断,却尽在沐融云的掌握之中。

看着沐融云收集到的证据,晨风不禁缩了缩脖子,自家主子引蛇出洞这一招,怕是够五皇子喝一壶了。

皇宫中,皇上看着下面的人,冷冷的说道:“你说,外面有传和乐想做女皇?”

“是。”

“真是笑话!”皇上猛地一拍桌子,一旁的李德怀连忙走了过去,“皇上别气,这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流言蜚语,这不是挑拨离间吗!”

下面的人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属下查到,乃是从太子那边传来的。”

“什么?沐晨连?”皇上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线,冷笑一声,“好,真是好样的!连自己皇姐都容不下!”

李德怀垂下眼帘,不再说话。

“下去吧。”

黑衣人离开后,皇上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旁的奏折:“看来,朕得好好查查朕的太子了,龙袍?龙椅?”

捏着奏折的手指缩紧,看了一眼暗处:“去查。”

暗中,有人迅速离开。

此时,沐嘉婉则是单手撑着下颚,看着外面的风景,一双眸子里毫无色彩。

许久才道:“纯连,我想出宫了。”

“皇上并没有禁止公主您出宫。”纯连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回应道。

“嗯。”沐嘉婉放下手臂,缓缓说道,“便是这样,所以我才不知道我到底该不该出宫,如若父皇利用我对付暖暖她们……”

想到此,沐嘉婉深深叹了一口气:“罢了,我还在家宫里待着吧。”

刚想去外面御花园走走的沐嘉婉,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不是皇上又是谁?

看到皇上的那一刻,沐嘉婉的脸色是复杂的。

对着皇上行礼问安后,皇上挥退了众人,脸上浮现出笑意:“和乐……”

“父皇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乱走了,还是在宫里好好休息吧,对了父皇,太后那边,您准备怎么解决?”

沐嘉婉显然心里还有气,没了以前跟皇上的亲热,语气硬邦邦的。

皇上脸上的笑容凝固,看着一脸抗拒的沐嘉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已经交给宗祠处理,太后的事情,你就不必多管了。”

“嗯。”沐嘉婉低着头,她本来就不想管,只不过是随便找个话题罢了。

见此,皇上继续说道:“和乐,父皇也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

沐嘉婉唇边浮现出嘲讽的笑容。

再抬头时,脸上却是一片平静:“父皇的身不由己是指自己身不由己对王叔下杀手吗?”

一句“身不由己”被沐嘉婉咬得极其重。

皇上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看着沐嘉婉的眼里满是复杂之色,却也隐隐约约带着几丝怒气。

沐嘉婉却是冷笑一声:“父皇还是去忙吧,我怕我也身不由己,想跟父皇吵一架。”

说着,沐嘉婉便转身进了房间。

见此,皇上只能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外面的传言,皇上没有信。”纯连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淡淡的说道。

沐嘉婉回神,疑惑的看向纯连。

纯连继续说道:“坊间传言,你想做女皇,皇上大发雷霆,并没有相信传言。”

沐嘉婉点头,看来五皇子不仅仅安排了一人去传此流言。

只怕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多疑的皇上,居然根本不信!

要说皇上没有怀疑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每次想到沐嘉婉那单纯的神色,容易满足的心,就觉得这些传言不靠谱。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沐嘉婉,皇上自认为还是十分了解的。

可能,这就是上位者的自信吧。

只是第二日,就传来皇上晕倒在早朝上的消息。

沐嘉婉脸色苍白的跑到了皇上寝殿之中,看着各位太医摇头无奈的表情,心慢慢沉了下去。

而皇上却是笑了笑,缓缓说道:“如此说来,当是顾暖暖医术最为了得。”

沐嘉婉没有说话,让她再次求顾暖暖前来治病,她做不到。

皇上的这一次倒下,却没有那么快好,太子沐晨连直接开始着手处理一些国事,这让沐晨连兴奋不已。

沐朝国389年十月五日,皇上下令,给和乐公主选址修葺宫殿,又赐婚与姜天晟,下月初旬完婚。

沐朝国389年十月二十五日,皇上下令,朝廷事务,由太子全权代管。

沐朝国389年十月二十六日,皇上宣六皇子沐晨宁进宫,与之详谈一日,无人知晓其中内容。

沐朝国389年十月二十七日,皇上下令,三皇子沐晨斯贬为庶民,贵妃一家受其连累,发配边疆,贵妃接受不了此结果,于宫中自绝。

太后受宗祠公审,供认不讳,直道所有均是自己一人所为,与沐晨迁毫无干系。

再加上沐晨连多年未出钌城,只当是太后一意孤行还未与沐晨迁商议,沐晨迁逃过一劫,却也受到各方人马关注,愈发小心谨慎。

赐太后白绫一条。

沐朝国389年十月二十八日,皇上宣召沐融云与顾暖暖进宫,详谈两日两夜,无人知晓其中内容。

沐朝国389年十一月一日,废沐晨连太子,改立六皇子沐晨宁为太子,众人哗然。

沐朝国389年十一月二日晚,皇上驾崩。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沐朝国上下,均挂上了白灯笼,系上了白条,以示哀悼。

沐朝国389年十一月五日,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杨家杨薇,封后。

沐朝国390年,改国号为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