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再封一个郡主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等账房和掌柜的将银钱报出来后,却没在众人心里激起水花。

闲王的银钱在他们看来已经很多了,但是前面有了顾暖暖相比较,就小巫见大巫了。

连人家一个零头都不够!

沐融云淡淡的说道:“本王从未说过闲王府的账本由暖暖管理,本王只是觉得暖暖几个丫鬟记账更加清楚,便让人教教闲王府的账房。所以,到底是谁在背后乱嚼舌根?”

闲王府账房先生连忙说道:“王爷,奴才是按照王爷吩咐说的,只道如今账本在乡君丫鬟手中,是为了教我们如何让账目清楚,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就……”

众人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一旁的枫桥身体有些发颤,小脸惨白。

罗月惜迅速反应过来,当下怒喝一声:“还不跪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听个话还能听岔了?还不赶紧给乡君道歉?”

随即自己也对着顾暖暖行了个大礼:“乡君,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有管教好丫鬟……”

枫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她也知道罗月惜是为了她好,颤抖着声音说道:“对不起,是奴婢错了,求乡君饶命!”

沐嘉婉眉头皱了皱,这两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这样,不是逼着暖暖原谅吗?

果不其然,周围已经传来了议论声,只道是不小心听错了,如若怪罪,也太不近人情了。

沐嘉婉抿了抿嘴,如若暖暖不原谅,定然会受到诟病。

杜福宝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十分气不过,怒道:“一句你错了就能当做没听到你刚才的嘲讽?今日是因为暖暖拿出了证据,如若没有闲王,又或者暖暖的银子没有存在钱庄里,你们是不是就可以随意泼脏水了?”

“罗小姐,我们已经不止一次与你说过,我们的银子,自然是不少的,怎么你就是听不进去,非得说暖暖的银子是闲王的?难不成我们每次说得你都听岔了?”

“不错!”沐嘉婉也开口道,“更何况我这个公主整日与暖暖在一起,京城谁不知我与暖暖福宝情同亲姐妹,当初我父皇赏赐给我的金银财宝可不少,买一个玉石绰绰有余!”

“你从未考虑过,或许这银子,也有可能是我给的,非得泼脏水给暖暖,用了闲王府的银子,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今日这事,我们能拿出证据,便也罢了,改日你再泼个脏水给暖暖,又如何?”

“虽然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我们也不想频繁被泼脏水,不想频繁被人在后面说闲话!”

杜福宝用力的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今日就是暖暖不与你计较,我们也不会原谅你!”

众人听此,纷纷议论开来。

“人家都强调了好几次是自己的银子,怎么这罗小姐就是不相信了?我看啊,怕是自己想用闲王的银子吧!”

“我看是,听一次听岔了,一连几次都听岔了?我可不信,我看啊,是故意泼脏水!故意扣屎盆子呢!”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人家乡君有钱,想买什么不行?怕不是嫉妒吧!嫉妒人家有钱!”

“嘿嘿,我也挺嫉妒的,但是那是人家有能耐啊!这女子如此小肚鸡肠,日后嫁了人,怕是个搅事情!”

罗月惜脸色苍白,眼里已经有了泪水,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不行,她不能让自己的名声被毁!她还要嫁给表哥,是要成为闲王妃的人!

当下罗月惜狠狠咬了咬嘴唇,疼痛拉回了她的一丝理智。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听信谗言,不知道公主和杜小姐,我应该怎么做,你们才能原谅我?”

沐嘉婉眼里划过一丝不耐烦之色,这个罗月惜,根本就不是认错,她明显是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其他人身上,从而表现出自己的无辜!

苏羽溢严肃的脸庞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恼怒:“这位罗小姐如此关注闲王府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人?”

罗月惜刚想说话,却听到沐融云的声音:“远方亲戚罢了。”

罗月惜的心猛的一紧,抬头看着沐融云,她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远方亲戚吗?

苏羽铭挑了挑眉头:“原来一个远方亲戚便能插手闲王府的事情?”

“的确是多管闲事。”沐融云淡淡的说道,“让暖暖受委屈了。”

苏羽恙冷哼一声:“这样的亲戚还是赶紧送走吧!”

“说得是。”沐融云再次应了一声,对着身后的晨风说道,“今日收拾东西,送走。”

罗月惜震惊的看着沐融云,忍不住开口:“表哥,我……”

“至于这个丫鬟。”沐融云打断了罗月惜的话,淡淡的说道,“掌嘴五十。”

顾暖暖缓缓开口:“算了吧,人家也只是听岔了,应该不是故意针对我……”

娇娇软软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听此,纷纷说乡君心地善良,心太软。

顾暖暖听着这些夸奖声,心里乐得不行,脸上却是一脸担忧,扮演白莲花的感觉,可真好呀!

沐融云的脸庞则是冰冷不已:“如此编排主子,按照我朝律法,便是掌嘴五十。”

“哎……”顾暖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可如何是好。”说着,可怜兮兮的望着枫桥,“真是对不住了。”

枫桥脸色苍白,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暖暖又看向罗月惜,柔声说道:“月惜姐姐,沐融云只是说气话,不会将你送回去的,不过我听说你祖母感染了风寒数日,你不回去的话,不会有事吗?”

罗月惜眼神闪过一丝慌乱:“祖母来信说并无大碍。”

“毕竟是长辈,生了病,还是要去关心一下,虽然京城繁华,你刚来被吸引住了也是正常,但是在京城你也住了数月,如若真的喜欢,不如看了祖母之后确定无事再来京城也不是不可以。”

罗月惜此时已经被沐融云要送她离开的消息给震住了,哪里还能听得出顾暖暖话里的意思,胡乱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然而众人看着罗月惜的脸色却是变了。

小声嘀咕道:“这人还真是……自家祖母生病了都不回去,京城是繁华,但是哪里有长辈身体重要?”

“是啊,我看啊,怕是害怕自己走了,闲王就不让来了吧,我若是闲王,肯定不会让她再来第二次!”

“就是,这种钻进钱眼子里的人,还有脸说别人!呸!”

罗月惜震住了,她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不,她没有!

顾暖暖又看向众人,缓缓说道:“我这些银子的确不少,本想积攒着待春暖花开之时,上交朝廷,让朝廷抚恤那些驻守边疆的将士们,还有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将士家属。”

“既然今日众人听到了,那我便当着众人的面,捐出去吧。”

顾暖暖软软的说道。

苏羽铭听此,缓缓说道:“这是好事,我们兄弟几人也愿意将存在钱庄里的银票捐出去。”

沐融云点了点头:“如此,本王便代表边疆将士多谢众位。”

“好!”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众人纷纷鼓起了掌,看着顾暖暖等人的神色变成了钦佩。

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拿这么多钱出来慰问将士的!

乡君果然是乡君,如此气度,当为楷模!

于是,等沐晨宁知道后,震惊了:“这么多银子?”

“一分为三,一部分充为国库,一部分犒赏便将将士,还有一部分用来换取衣物食品送到边疆,以备不时之需。”

沐融云淡淡的说道:“皇上,暖暖此举乃为大义,别说女子,便是男子也少有能做到的。”

“更何况,这是她积攒了多年的积蓄,是通过正经手段得来的银钱。”

沐融云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沐晨宁。

沐晨宁点头:“王叔说得是,定当褒奖一番才是。”

沐融云端起一旁的水,轻抿一口:“古有民妇送银千两,解兵粮燃眉之急,先祖感激,特赐其为一品诰命夫人。”

沐晨宁一愣,呆呆的看着沐融云:“这一品诰命夫人不如王妃头衔,顾暖暖嫁给王叔之后,不……”

“咳咳!”姜天晟干咳两声,朝着沐晨宁摇了摇头。

沐晨宁皱了皱眉头,偷偷瞄了一眼沐融云,见他脸色淡漠如常,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朕觉得,赐郡主头衔尚可。”

沐融云的神色缓了几分,沐晨宁松了一口气:“朕,这就下旨!”

然而,沐融云的神色再次一变。

沐晨宁提着笔的动作僵硬住了,脑子迅速转动着,当下说道:“朕觉得,培养如此优秀女子的母亲,也该嘉赏一番,哦,对了,这银钱杜老爷也贡献了不少,不如赐一个七品闲职,如何?”

姜天晟朝着沐晨宁点了点头:“我觉得不错,老木头你觉得呢?”

沐融云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皇上想得如此周到,是沐朝国百姓之福。”

“不知道皇上准备让谁去宣读圣旨?”

沐晨宁刚想说太监,但是看着自家王叔这眼神,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当下试探性的问道:“王叔今日可有时间?不如替朕宣读可好?”

沐融云朝着沐晨宁拱了拱手:“臣,领旨。”

沐晨宁迅速写下了圣旨,然后递给了沐融云,看着沐融云离开的背影,这才长舒一口气,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朕在写什么判决书了!”

“天晟你说,王叔想要什么直接说不就好了,还非得让朕猜!可吓死朕了!”沐晨宁摊倒在皇位上,想到刚才那紧张的气氛,就忍不住心尖颤抖。

姜天晟笑了起来:“他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不过这郡主头衔也是给得,倒是没有想到顾暖暖如此大方。”

沐晨宁点了点头,想到国库充足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深了几分:“是啊,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于是,杜府里,收到圣旨的众人愣住了。

沐融云唇角带着笑容:“恭喜杜伯,兰姨,恭喜暖暖。”

顾暖暖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沐融云的袖子,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原来捐钱就可以得一个郡主头衔啊!沐融云,我再给你点钱,再封一个郡主可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