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麻烦来了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示意沐融云坐下,便叫小厮将这些公子哥都送到了床上。

又领着沐融云到了客房,示意他躺了下去。

见他睡着后,这才走了出去,给苏老太爷和秦老太太请安。

三日后,沐启梓抬着聘礼来到了杜府。

顾暖暖和沐嘉婉两人清点一番,笑着打趣道,这沐启梓是将宣平侯府里的好东西都搬出来了。

五日后,宣平侯主动退位,沐启梓一跃成为宣平侯,然而才做了一天,就将此位置给辞去了,气得沐老爷追着沐启梓揍,这可是祖宗换下来的荣誉,说不要就不要了?

不过三个时辰,沐启梓再次被皇上传召,封为钦差大人,前往乾州查探贪污受贿事宜。

于是今日,沐启梓便在杜府眼巴巴的看着杜福宝:“福宝,我明日就要离开了,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杜福宝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一路平安。”

沐启梓瞬间一噎,不死心的问道:“福宝,你就不会说说你想我什么的?”

杜福宝皱了皱眉头,看着沐启梓:“你办完事情就会回来了,磨磨唧唧的做什么?”

沐启梓只觉得一口老血要喷出来,直接来到杜福宝身边,握住了杜福宝的手:“福宝,可是我觉得跟你分开一秒,我都受不了……”

杜福宝瞪大眼睛,直接抽出了自己的手:“你是不是想把我一起带到乾州?我告诉你,我才不去!暖暖说了,那边什么吃的都没有,还特别冷!”

“不去不去!”杜福宝一个劲的摇头,脸上满是嫌弃之色。

沐启梓无奈了,他的夫人怎么就这么傻了?

“我自然不会让你去那边受苦,福宝,我走得这几日,你可要想我。”沐启梓长叹一口气,心里忧伤不已。

杜福宝随便应了几声,敷衍不已:“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去收拾东西吧,我约了暖暖出去玩。”

沐启梓心里苦啊,无奈的揉了揉杜福宝的发丝:“好好好。”

看着沐启梓的背影,杜福宝揉了揉心口,嘀咕道:“怎么这么疼啊!”

“你怎么不告诉他,你要给他准备东西。”顾暖暖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疑惑的看着杜福宝,“你明明自己也担心他的。”

杜福宝皱了皱鼻子:“腻腻歪歪的,我不习惯。”

顾暖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行了,我们出去吧。”

等晚上,沐启梓再来时,就收到了一个大包裹。

疑惑的看着杜福宝:“这是?”

杜福宝眼神到处看着,小脸微微泛红:“那个,我跟暖暖逛街时,无意中发现的,挺适合你的,拿着吧。”

沐启梓眼睛一亮,打开一看,里面是准备好的鞋子衣服,还有一些必备药品和比较好储存的干粮,应有尽有,均是这次出去需要的东西。

沐启梓当下明白,这哪里是顺带啊,就是故意给他买的啊!

当下沐启梓就抱住了杜福宝,柔声说道:“真好,我娘走后,就没人跟我准备这些了。”

本来想要挣扎的杜福宝听到此话,心微微一颤,伸手抱住了沐启梓:“不伤心,以后我替你准备这些。”

“福宝……”沐启梓感动不已。

杜福宝眼睛一转:“你可以叫我娘。”

感动瞬间消失,沐启梓直接捏了捏杜福宝的脸蛋,怒气冲冲的说道:“你再胡言乱语,我就将你打包,带你去乾州!”

沐启梓本想悄悄离开,却没想到刚到宫门口,就看到了沐融云他们。

顾暖暖挑眉:“哟,都学会不告而别了啊!”

沐启梓“嘿嘿”的笑了两声,十分的不好意思,眼神落在了杜福宝身上:“你们怎么来了?”

“来送送你。”顾暖暖扔给了沐启梓一个瓶子,“保护好自己,如若缺胳膊少腿了,我可不会让福宝嫁给你。”

“定然不会!”沐启梓拍了拍胸脯。

沐融云扫了一眼沐启梓,淡淡的说道:“一品光禄大夫的位置,给你留着。”

沐启梓眼睛一亮,脸上满是认真之色:“定不会让王叔失望。”

“启程吧。”

姜天晟看了一眼天色:“一路顺风。”

沐启梓点头,翻身上了马,朝着众人拱了拱手,飞快的离开。

杜福宝朝前快速走了两步,手紧紧的捏着帕子:“我好像有点紧张。”

“不会有事的,且不说皇上会派人保护他,就是王叔和暖暖,也会派人保护着。”沐嘉婉小声安慰道,“再者,就算出了什么事,暖暖医术如此厉害,定然会给救回来。”

杜福宝点了点头,但是兴趣不高。

众人随意说了几句,便分开了。

又过了好几日,杜福宝的心情才好了些,而柳家柳大人也出事了,贪污证据摆在了公堂之上,皇上大怒,将柳大人革职查办。

柳家人慌了起来,纷纷觐见皇上皇后。

让沐晨宁和杨薇两人头疼不已。

好在柳家人还有自知之明,没有提太过分的要求,只道柳大人老了,能不能网开一面,让其在家里安享晚年。

沐晨宁还未回答,沐融云便道:“贪污受贿,按律当斩,柳家乃皇上母族,却不能以身作则,罪加一等。”

“既然柳家众人如此舍不得,去大牢里陪伴也是可以。”

于是,沐融云抓了一些柳家人,这才让众人闭嘴。

而沐晨宁更是在朝堂在会上发怒,定要彻查贪污案!

御书房中,沐晨宁揉了揉眉心:“看来,朝廷蛀虫还不少!”

“一则消息一千两,皇上觉得如何?”沐融云淡淡开口。

沐晨宁一愣,不解的看向沐融云:“王叔这是何意?”

“字面上的意思,天下第一盟有个情报组织,里面怕是有这些官员贪污受贿的证据。”

天下第一盟是顾暖暖的这件事情也只有亲近人知道。

自然,沐晨宁是不知道的。

闻言,当下说道:“买!必须买!”

沐融云拿着银子,脸色缓和了不少。

一旁的姜天晟嘴角微抽,同情的看了一眼沐晨宁,还真是可怜啊!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一月有余,已经到了春暖花开之时,脱下了厚沉的棉袄,换上了衣裙。

虽然天气还有点凉,但是暖暖的太阳却是格外的舒服。

顾暖暖每日便躺在榻上,晒着阳光,睡一天。

这日子,越来越颓废了。

如意楼已经开始营业,顾暖暖去看了一次,便全权交给了钏采,她只负责收钱就行。

这些日子,大量的学子来到了京城之中。

顾暖暖被杜福宝和沐嘉婉拉了出来,三人坐在一世茶楼的包厢里,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儿。

“看到没,听说这个是泉州最有才的学子。”

“这个这个,我听说是最有机会得状元的人。”

“哎,你们看那个,长得倒是一表人才。”

“看到前面那个没,身边跟着女人的那个,听说是怕自己媳妇儿在家里受欺负,便带着一同赶考了。”

听着沐嘉婉和杜福宝两人的声音,顾暖暖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当然是这个!”杜福宝拿出了一个小本子,“这上面啊,写得都是这些热门学子的事情,特别有意思,每天都有新的内容。”

顾暖暖摸了摸鼻子,倒是一个赚钱的好办法。

“到时辰吃饭了。”沐嘉婉看了一眼时间,“我们去百年酒楼。”

顾暖暖点了点头,她也饿了。

三人刚到百年酒楼,就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

快速走了几步,就看到掌柜的神色不好的站在里面,周围围得都是一些学子。

还有不少看戏的京城百姓。

“我说各位,百年酒楼的规矩你们应该都懂才是,提前预约才有位置,你们现在吵吵嚷嚷的要地方吃饭,我也没有啊!这上面的包厢都是有人定下的。”

“胡说,明明就还有一间空余的!”

“那一间也是有人常年包下的!”掌柜的只觉得脑仁疼。

有学子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掌柜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孔子曰……”

“好晕……”沐嘉婉晃了晃脑袋,“这些之乎者也,果然不适合我。”

杜福宝连忙点头:“讨厌学习。”

顾暖暖也被绕晕了,更不用说掌柜的了。

当下直接走了过去:“怎么,你们对我包下这个房间有意见?”

众人循声望去,看到顾暖暖三人时,瞬间眼神一变。

“这位小姐,您是说这包厢是您的?”一名学子走上起来,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

顾暖暖脸上带着笑容,软萌软萌的,看起来似乎格外好欺负。

“是啊,这包厢就是我的。”

众人显然不相信,另一名身材矮小的学子缓缓说道:“此包厢包一天的时间乃是一万两银子,如若每天都包的话,一年就是第三百多万两,小姐家里人怕也是不愿意的。”

顾暖暖眨了眨眼睛:“你是在说我没钱吗?”

此人当下一噎,却没有回话,显然是默认了。

顾暖暖抿了抿嘴唇:“看你应该不是京城中人。”

身材矮小的学子疑惑不已:“在下乃是扬州人士,的确不是京城中人。”

“我是谁?”顾暖暖笑眯眯的问道。

扬州学子面露不解之色。

却有京城中人认出了三人,连忙跪了下来:“草民见过公主,见过郡主!”

几位学子大惊。

顾暖暖歪着头继续说道:“现在知道了?”

几名学子脸色通红。

顾暖暖却是说道:“你们是天之骄子,日后是要在朝廷上为百姓谋福利的,你们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人做不到,不要以偏概全。”

看着这些学子,顾暖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与沐嘉婉和顾暖暖上了二楼。

“暖暖,你做什么叹气?”杜福宝疑惑的问道。

顾暖暖撇了撇嘴:“这一届学子不行啊,目光短浅又自傲,看着应该是各个地方家世不错的儿郎,天生的一股优越感,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沐嘉婉不以为然的说道:“想这么多做什么,左右与我们无关。”

“没有关系就好了,但是明显有关系啊。”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桌子上敲打着。

“我刚才可发现了,那些个学子里面,有一个一直在打量我,似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一般,而那个扬州学子每说一句话都要看那人一眼,我想,他们应该是一起的。”

沐嘉婉来了兴趣:“难不成是你的倾慕者?”

顾暖暖翻了一个白眼:“不,是扬州人。”

“什么意思?”沐嘉婉面露不解之色。

杜福宝却是反应过来:“难不成,是闲王外祖家的人?”

顾暖暖神色凝重:“是,如若我没猜错,过几日我们就能在闲王府碰到了。”

“这也就说明,我的麻烦又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