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顾小姐有肉吃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曹雪看着桌子上的银票,微风吹过,将银票吹散在地上。

小红连忙将银票捡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屈天药。

为什么一个农妇居然会有这么多银子?亏她刚才还嘲讽人家……简直,太丢脸了!

此时的曹雪也感觉到脸颊发烫,似乎想到了什么,讥讽的看着屈天药:“你拿着琦哥哥的银子乱花,琦哥哥知道吗?你知道琦哥哥在外面有多辛苦吗?”

屈天药意外的挑了挑眉头,倒是好性子的说道:“曹小姐可能有所误解,我夫君的月银一百两,加上年底分红或者东家心情好赏赐什么的,也不过两百两一月。”

“我夫君在百年酒楼两年,也就赚了五千两银子罢了,他还要养家,还有父母需要用钱,之前家里还欠了不少银子,都得夫君的月银来还。如今攒下来的银子还不到两千。”

“我拿出来的这些银子,自然是我赚来的。”

屈天药不得不庆幸,昨日与顾暖暖签订了合同,拿了一笔钱,否则还真是没办法装逼打脸。

曹雪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贝齿狠狠的咬着嘴唇:“如此说来,你是断不会离开琦哥哥的是不是?”

屈天药故作疑惑的看着曹雪:“不知道曹小姐是什么意思,我与夫君成亲数年,还有一个女儿,感情也不错,为何要离开我夫君?”

突然之间,屈天药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我明白了,原来人家说你喜欢我夫君是真有此事,我还以为是流言蜚语了!”

说着,屈天药露出了讽刺之色:“你一个千金小姐,盯着一个有妇之夫,你不要脸,你爹娘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我说曹小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离开我夫君的。”

闻言,曹雪正要破口大骂,却被小红拉了拉袖子,曹雪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努力平和自己的情绪:“陈夫人说得哪里的话,我也只是试探一下罢了,如今知道陈夫人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万不会因为钱财离开琦哥哥,我也就放心了。”

屈天药脸颊抽了抽:“多谢曹小姐关心。”

“这些补品陈夫人拿回去吧,也算是我得一些心意。”说着,示意小红将补品送上去。

屈天药心里疑惑,居然这么好?还给自己送补品?

不要白不要。

屈天药很开心的收了下来,又客套了一番,这才抱着一堆东西离开。

看着屈天药的背影,曹雪恶狠狠的说道:“我就不信吃不死她!”

“小姐,如果这些补药陈公子也吃了可怎么是好?”

小红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曹雪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些都是针对女子的补品,琦哥哥不会吃的。”

“那,要是给陈公子的娘吃了……”

曹雪冷哼一声:“吃了就吃了,死了就死了,关我什么事?”

说着,便转身进了房间。

小红神色复杂,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可那是陈公子的亲娘啊!

屈天药抱着一堆补品来到了百年酒楼。

众人自然是认识屈天药的,当下有人将补品接了过来,疑惑的问道:“夫人,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

“不是我买的,是曹小姐给的。”

屈天药不以为然的说道:“陈琦呢?”

“掌柜的出去有事去了,倒是东家在呢!”小二小声说道。

正说着,顾暖暖就探出了一个脑袋:“哟,曹小姐对你这么好?居然给你这么多吃的?”

“替我抱上去。”屈天药吩咐着,然后自己走了上去,进了包厢。

看着里面的人,互相打了一声招呼后,这才说道:“有人送我东西,我自然要收着,也免得浪费了人家一番好意不是。”

说着,便将补品拆开。

中药味扑面而来,杜福宝疑惑的问道:“这味道怎么这么怪啊,我家的燕窝不是这样啊。”

顾暖暖笑了笑:“曹小姐还真是厉害啊。”

“呵呵,我就知道不安好心。”屈天药将燕窝扔在了桌子上,眼睛一挑,丹凤眼里射出寒光,“她这是想要了我的命从而取而代之?”

顾暖暖吃着糕点,笑眯眯的说道:“怕就是打得这个主意。”

杜福宝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能不能说清楚点,到底怎么回事?”

“补药不是补药,是毒药。”一旁的沐嘉婉不以为然的说道,“暖暖和陈夫人都是对药物极其敏感的人,在她们面前下毒,不是班门弄斧吗?”

沐嘉婉的话音落下,杜福宝惊讶不已:“这个曹小姐,心也太狠了吧!”

将补药收了起来,等到陈琦回来后,屈天药直接扔给了陈琦。

等陈琦听到顾暖暖的解释后,脸色黑沉不已,显然气得厉害。

“这个曹雪,简直就是冥顽不灵!”陈琦猛地一锤桌子,脸上满是恼怒之色。

屈天药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他的面前,安慰道:“多大点事,左右就是多点麻烦而已。”

屈天药拿起一张纸,大笔一挥,写上了“知府千金,曹雪不得入内”。

“喏,贴到百年酒楼去。”

“这……”陈琦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顾暖暖:“小姐,这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啊,贴吧!”顾暖暖笑嘻嘻的说道,“陈夫人说什么都是对的,只要陈夫人继续做桂花糕,她砸了百年酒楼都没问题。”

陈琦嘴角抽搐,硬着头皮下了楼。

屈天药则是瞪了一眼顾暖暖:“真是没出息,一盘桂花糕就把你收买了?”

“你的桂花糕才可以!”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

屈天药无奈:“只不过这东西贴出去,就彻底与曹雪决裂了,可能还会引起知府的反感。”

“不会,曹大人是个明事理的,他应该能明白到底出了何事。”

“只是这个曹雪,一计不成便会生二计,你可得小心点。”

屈天药只觉得脑仁疼。

“不着急,这几日我就在这,有我在这里坐镇,她也不敢乱来。”

曹府中,曹雪得知屈天药将补药全都扔了之后,大怒:“简直不识好歹!”

“小姐,这……接下来可怎么是好?”

曹雪眼睛一转:“不行,只有生米煮成熟饭这一条计谋了。”说着,曹雪就要出去。

然而,院子外面却突然多了一些婆子,说是奉曹夫人命令,看着曹雪,不让她踏出院子一步。

曹雪大惊失色:“我娘她为什么要软禁我?”

婆子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小姐还是懂点事吧,曹大人和曹夫人因为小姐的所作所为,被公主给警告了,公主可是说了,如果管不好曹小姐,便告老还乡吧。”

“什么?”曹雪倒退一步,脸色一白,“怎么可能!我爹又没做错事情,公主就能随便乱来了吗?”

“小姐,你可否听过一句话,叫做子不教父之过?”婆子淡淡的看了一眼曹雪。

曹雪脸色煞白,狠狠咬了咬嘴唇,转身进了房间。

“快,给我想办法!现在怎么办!”

“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出去找琦哥哥!”

曹雪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足以说明她的心急。

小红试探性的说道:“小姐,那公主定然不会在乐城久待,不如我们直接等她们离开后,再有所行动?”

“不行!”曹雪猛地转身,“我娘已经开始给我物色人家了。”

“如若再等下去,怕是根本没有机会了。”

然而曹雪不知道的是,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林家三公子上门提亲,直接交换更贴。

第三日,林家上门定下婚期。

第四日,曹雪被放出来了,看到林家三公子的那一刻,曹雪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爹娘,紧接着便是哭哭啼啼,寻死觅活。

曹大人一夜之间似乎老了十岁,与曹夫人来到曹雪房间里。

“我不嫁!打死我也不嫁!我只要琦哥哥一人!”曹雪脸上满是怒气,“你们逼我嫁人,就是让我去死!”

曹夫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曹大人则是道:“既然你想死,那就死了吧,就当我们曹家没你这个女儿。”

曹大人的声音不大,却犹如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浇灭了曹雪的怒火。

曹雪脸色惨白:“爹,你,你说什么……”

“你是我老来之女,我一向娇宠着你,却是将你宠成如此性子,你若是想死,便去死,但是别拉着我们曹家人给你陪葬!你娘与我没教好你,陪葬也就罢了,你哥哥姐姐却是无辜之人!”

曹雪身体踉跄着倒退一步,不可思议的看着曹大人。

曹夫人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雪儿,闲王已经知晓此事,特意派人前来警告了你父亲一番,雪儿你若是再纠缠陈琦,便是要你爹娘的性命啊!”

“闲王……闲王怎么会知道……”

“闲王怎么就不能知道了?”曹大人大喝一声,“闲王连你想要毒死陈夫人的事情都知道!如此草菅人命,雪儿,你怎的成了如此模样啊!”

天知道当他们两老听到曹雪给人下毒时,那迎面而来的绝望快要将他们湮灭。

他们一直都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娇蛮任性,却没想到居然会如此大胆!

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断,这跟那些歹人有什么区别!

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做这乐城的父母官!

曹雪倒退一步,嘴唇哆嗦,眼底深处有着害怕之色。

夜晚,曹雪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影,也不知道那人影做了什么,曹雪便同意嫁人了。

得到消息的顾暖暖几人十分意外,却也没有多想,等到曹雪嫁人之后,这才离开。

林家后院里,曹雪消瘦了不少,一旁的小红缓缓说道:“夫人,公主她们已经离开了。”

“陈公子……”

“不要再提了!”曹雪突然叫了一声,眼里露出了惊恐的光芒,“别再提了!”

小红连忙点头,曹雪迅速将门窗关好,身体有些发抖:“那个人……太可怕了……”

好不容易回到京城的晨风前往书房。

“那个曹小姐也太不禁吓了,属下就是告诉她如果她不嫁人,属下便让她尝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然后属下便提着她,从树上抛了下去,然后接住了她,让她尝试了一下死亡的滋味。”

“本来属下还想威胁一番,却没想到她直接同意嫁人了。”

沐融云挑了挑眉头:“这法子……”

“嘿嘿,跟着顾小姐学的,一次无意中看到顾小姐这么惩罚歹人,属下觉得挺好的。”

晨风笑了起来。

沐融云唇角勾起了笑容:“不错,去领赏吧。”

晨风迷迷瞪瞪的走了出去,随即感叹一句,果然跟着顾小姐,有肉吃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