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陈子谦的计划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哈哈哈哈!”沐嘉婉大声笑了起来,顾暖暖的一双眸子也弯成了月牙儿。

杜福宝看向沐启梓,却见沐启梓脸上露出了委屈之色,盯着杜福宝看了半香后,才询问道:“那你能一直瞎下去吗?”

杜福宝脸色一红:“嗯,我准备瞎一辈子。”

沐启梓当下满血复活。

顾暖暖和沐嘉婉对视一眼,打了一个激灵,好酸!

“对了,暖暖,你刚才给桃花打的手势是什么?”杜福宝疑惑的问道。

“桃花听不见人说话,只能用手势交流。”顾暖暖没有多说,掀开了窗帘,“快到了。”

众人点了点头,等到了无人的地方,这才下了马车。

顾暖暖几人十分警惕,特地逗留了一会儿,顾暖暖又与暗中的人交流了一番,这才将桃花和梨花放了出来。

看着两人,顾暖暖抿了抿嘴唇:“我这里有一封信你们好好拿着,找到杨桃之后,她会好好安顿你们。”

梨花点了点头,眼里带着水光。

“橙字一队保护两人离开。”顾暖暖吩咐一声,便有五人直接走了出来,看身材,均是女子。

顾暖暖拿出一个包袱:“换上衣服,送到天下第一盟。”

“是,主子。”

橙字一队换好衣服后,又从旁边拉出了一辆马车,等梨花和桃花上去后,这才对着顾暖暖等人行礼,迅速离开。

等到她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几人这才上了马车。

“我们回去。”

顾暖暖对着前面赶着马车的圆圆说了一声,便朝着城内走去。

一来一往的功夫不过半个时辰。

钱大人和陈方两人还在寻找着那两个丫鬟。

看到马车回来,两人同时一愣,迅速走了过去。

沐启梓直接下了马车,皱着眉头道:“城外着实没有什么好玩的,钱大人和陈老爷若是没事,不如去喝一杯?”

“这……”钱大人迟疑了一下。

沐启梓当下笑了起来:“不过是两个女子罢了,翠红楼里的姑娘还少吗?行了,就别找了,我们走吧!”

说着,沐启梓便拉着两人向前走去。

笑话,他沐启梓混的时候,这两人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沓里呢!

京城混世魔王,可不只是叫叫的!

马车里,顾暖暖则是吩咐圆圆朝着北大街走去,乾州北大街,那可是贫民窟的存在。

街道很狭窄,马车定然是进不去的。

顾暖暖三人下了马车,让圆圆在外面守着,三人带着杜鹃和葡萄走了进去。

所到之处,便是坐在地上,面黄肌瘦,脏污不已的乞丐。

男女老少都有。

顾暖暖皱了皱眉头,这里的味道十分怪异,非常不好闻。

而看到三人,周围的乞丐却是眼睛一亮,纷纷爬了过来:“小姐,给点钱吧,小姐……”

顾暖暖后退两步,拉着沐嘉婉和杜福宝离开。

“走,先去买点吃的。”

沐嘉婉和杜福宝点了点头,几人直接在酒楼里了买了上万个馒头,再次来到巷子里,顾暖暖直接招来一个小男孩,给了他一个馒头:“你去告诉他们,如果想吃东西,就去破庙里等着,不可乱抢。”

小男孩眼巴巴的看着顾暖暖,大口啃着手中的馒头,用力的点了点头。

几人转身去了破庙,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互相搀扶着的乞丐。

顾暖暖让暗卫现身,维护者秩序,将粮食发给了这些人。

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终于在第五天的时候,顾暖暖坐了下来:“都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你们吃了我这么多粮食,也该开口了吧?”

乞丐们先是一愣,继而纷纷后退,不说话。

顾暖暖也不着急,吃着糖果看着几人,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一名男子站了起来,脸上虽然脏兮兮的,但是一双眸子却透露着不甘和无奈。

“我知道你们,你们是那钦差大人身边的女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顾暖暖笑了:“我们不是什么好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吃我们给你的食物?”

“有骨气的人,不都是宁愿饿死吗?”

男子冷嗤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若是不吃饱,如何去杀了那些贪官?”

顾暖暖笑眯眯的看着几人:“你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知道!”男子抿了抿嘴,“我知道她是公主。”男子看向沐嘉婉,眼里有些敬畏。

沐嘉婉一愣,笑了起来:“是啊,我是公主,跟你说话的是……”

“是那钦差大人的小妾!”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沐嘉婉:“……”

杜福宝嘴角抽搐:“这可误会大了。”

顾暖暖摆了摆手:“你就这样理解吧,你们在乾州应该很清楚,乾州官商勾结,钦差大人就算想办案也没有证据。”

男子冷哼一声:“官官相护!”

“你这话说得没错,钦差大人的确跟闲王勾结了。”顾暖暖歪着头说道,“他们是一起的,哦,对了,还有皇上。”

“暖暖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杜福宝无奈的说道。

男子震惊了:“闲王?战王!”

顾暖暖挑眉:“是啊!”

“钦差大人是闲王的人?”男子迅速说道,语气里带着激动。

顾暖暖点头。

“不,不可能,你们有什么证据?”男子警惕不已。

顾暖暖想了想,取下荷包,将荷包倒了出来,除了一些吃的,里面有块玉佩,眼睛一亮,丢给了男子:“你看,这是闲王的玉佩。”

男子狐疑的看了一眼顾暖暖,捡起来一看,翻来覆去,然后扔给了顾暖暖:“我又不认识。”

顾暖暖嘴角抽搐:“再见。”

说着,挥了挥手,沐嘉婉等人迅速跟了上去。

“暖暖,这就走了啊?”

顾暖暖慢慢走着,刚走三步,男子就叫住了顾暖暖:“我信你。”

“你认识我。”顾暖暖歪着脑袋,看着男子,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一年前我跟着镖局去京城的时候见过你,你是闲王倾慕之人,丞相府的表小姐。”

顾暖暖笑了:“是。”

“苏丞相一家都是清廉之人,你如果是苏家表小姐,我也信你。”

顾暖暖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我还以为你是因为闲王喜欢我才信任我的了。”

“闲王……”男子抿了抿嘴,“闲王自然值得敬佩。”

“只是,小姐是如何得知小人认识小姐的?”

男子心生疑惑。

顾暖暖笑了笑:“很简单,你第一次见到我时,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眼里的震惊还是被我看到了。”

“其次,当你说我是小妾时,明显是在试探。”

“最后,我将包包里的东西倒出来时,你一点都不惊讶,一个小妾有闲王的玉佩,所有人都露出了疑惑之色,而你没有。”

男子拱了拱手:“在下陈刚,见过公主,郡主。”

顾暖暖收拾好东西:“乾州官员和商人之间我们都无法突破,只能找你们。”

“可否愿意跟我去一趟驿馆?”

男子点头,脸上满是凝重之色:“我知道很多事情,都可以说出来,但是我不想他们牵连其中。”

陈刚小声说道。

顾暖暖看了一眼身后之人,点了点头:“好。”

顾暖暖将吃的留了下来,说了一个客栈地址,又给了他一袋银子:“收拾好了,去客栈找我。”

顾暖暖这才与沐嘉婉等人离开。

上了马车后,沐嘉婉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陈刚知道多少。”

一行人去了驿馆,沐启梓刚好也回来,身上的酒味让杜福宝退后几步,嫌弃的看着沐启梓。

沐启梓瞬间委屈起来:“我这也是为了大业,我也没办法啊!”

而钱大人和陈老爷两人则是去了府衙,听到眼线的话,两人对视一眼。

“公主她们就每天救济乞丐?”

“是的大人,今日倒是与一名男子说了几句话,但是离得太远,也听不清,不过属下觉得不是什么事。”

“已经好几日了,公主她们应该只是动了恻隐之心。”下人缓缓说道,“听说公主之前也吃不饱穿不暖,所以格外同情这些人。”

下人所说的话,均是顾暖暖让人传出去的。

如此一来,陈老爷点了点头:“这倒是不是不可能。”

钱大人挥了挥手,示意下人离开后,这才说道:“我看那钦差大人怕也是走个过场的,成不了气候。”

陈方点了点头:“说得有道理,明日我便联系那花王。”

“好。”

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笑意。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衙役的声音:“大人,陈老爷,陈公子来了。”

很快,陈子谦的身影便出现了。

钱大人看到陈子谦时,微微一怔:“陈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如今的陈子谦脸色苍白,消瘦不已:“这几日未见,怎的……可是感染了疾病?”

陈子谦眉宇之间满是严肃之色,摇了摇头:“并无,这几日京城可来人?”

“便是公主。”

钱大人迅速说道。

陈子谦摇了摇头:“你举办一个宴席,让沐启梓带家眷过来。”

陈老爷皱了皱眉头:“陈公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陈子谦深吸一口气,“主子派风儿过来,但是却被杀害。”

“风儿?”陈方只觉得有些熟悉,连忙让人去询问管事李伯。

等到回信之后,大吃一惊:“如此说来,那风儿应该也是花城送来的人,居然被杀害了!这……”

陈子谦点了点头:“是我们失误了,本以为那人不敢动手,毕竟是在外面,却没想到如此丧心病狂!”

“那人到底是谁?”钱大人疑惑的问道。

“便是当朝丞相的外甥女,顾暖暖!”

“等等,叫什么?”陈方眼睛瞪着陈子谦。

“顾暖暖……”

“那不是花王吗?”

“什么?”

三人面面相觑,钱大人却是说道:“会不会是同名同姓之人?”

陈子谦眼里划过一道冷意:“宁可错杀,不可漏过一人,钱大人,今晚就请沐启梓他们过来吧!”

钱大人点了点头:“陈公子放心,我们已经归顺了迁世子,一切都会听从陈公子吩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