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得母亲真传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嘴角抽搐,而得到消息的沐嘉婉和杜福宝以及几个丫鬟迅速走了过来,看到顾暖暖平安无事才松了一口气。

“陈子谦和钱大人都已经发现了你们,那接下来怎么办?”沐嘉婉看着沐启梓,“我们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

“嗯,既然已经暴露,便直接撕破脸吧。”沐启梓眉头紧皱,叹了一口气。

顾暖暖则是吃着牛肉,不得不说做得还不错。

杜福宝听此,脸上满是担忧之色:“如此一来,我们的查探就更难了。”

沐启梓看着桌子上的账本,便是顾暖暖从山洞中拿出来的。

翻了翻,脸上的神色变了,手紧紧的握着账本:“简直是吸血的蚂蚱!”

沐启梓和杜福宝对视了一眼凑了过去。

看着上面的一笔笔银两,两人的心狠狠一沉。

“实在是……”杜福宝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抿了抿嘴唇,叹了一口气。

沐启梓则是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欺人太甚!”

顾暖暖默默的将碗端了起来,免得自己碗里的肉被震出来,小口小口的犹如仓鼠一般吃着。

沐启梓将账本放在了桌子上一连喝了好几口茶水才平复了心里暴怒的情绪。

顾暖暖吃饱喝足后,看着还剩下不少的牛肉,小手一挥:“给兄弟们吃去!”

很快就有下人将牛肉撤了下去,然后上来了点心茶水。

顾暖暖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吃着甜点,喝着茶水,好不快活。

沐启梓三人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结果来。

如今钱大人和陈子谦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但是过不了多久,陈方他们便会发现。

“暖暖,你是不是有主意了?”沐启梓看向顾暖暖,见她一丁点都不着急,疑惑的问道。

顾暖暖迅速摇头:“体力透支,拒绝思考。”

“况且,你才是钦差大人,你自己看着办。”

顾暖暖捂着脑袋,警惕的看着沐启梓:“别指望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沐启梓满头黑线:“主意我倒是有一个,但是……”

“大人,京城来消息了!”外面,响起了暗卫的声音,“是闲王的消息。”

“噌”的一下,沐启梓站了起来,眼里有了亮光,“快,拿过来!”

打开信封,沐启梓认真看了过去,随即松了一口气:“与我所想一样。”

说着,沐启梓便跟三人打了一声招呼,迅速走了出去,去安排了。

沐嘉婉眼里露出了好奇之色:“他们到底想怎么做?”

杜福宝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顾暖暖:“暖暖,你知道吧?”

顾暖暖摇头:“不知道,但是既然沐融云来了消息,就说明不需要我们帮忙了,沐启梓一个人能搞得定,我们收拾收拾,明天出发。”

“去哪里?”杜福宝一愣。

“扬州。”顾暖暖眼睛一转,“你不用去了,我跟嘉婉过去就成。”

杜福宝脸色一红:“这,这样好吗?”

“不好,那你跟我一起去?”顾暖暖打趣道,“行了,知道你想跟沐启梓在一起,我才不会棒打鸳鸯,刚好你在他旁边也能照顾他一些。”

“对了,陈子谦那边加强人手,沐晨迁定然会派人来救他。”

顾暖暖摸了摸鼻子,总觉得关不住陈子谦。

沐启梓直接去了县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控制了府衙,开堂公审钱大人。

这件事直接传遍了整个乾州,老百姓们自然怀疑不已,毕竟他们可是知道,钦差大人来了后跟钱大人他们混在一起,怎么可能审问钱大人?

陈方和李鑫两人也满是疑惑之色,想要去探望钱大人,却发现衙门已经换了人。

沐启梓行动特别快,一个时辰之后,直接公开提审钱大人。

老百姓们自然是要去凑热闹的。

陈方和李鑫两人也掩藏在其中。

“难不成沐启梓真的要审问钱大人?”李鑫一双狭长的眼里写满了不相信。

陈方摇了摇头,眉头紧皱:“我觉得不太可能,应该只是做一场戏给老百姓们看着,证明钱大人没有贪污。”

“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看来沐启梓也不笨。”李鑫不以为然的说道。

“嗯,毕竟沐启梓一个人在乾州,只能站在我们这边,否则等待他就是死亡。”陈方说得轻轻巧巧,一点都不避讳。

“砰!”沐启梓惊堂木猛地一拍,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乾州知府钱钟,贪污受贿,共计五十万两白银!钱钟,你可认罪!”

“大人,我……”钱钟很想反驳,但是他知道账本已经在他们手里了。

一时之间,急得不行。

沐启梓则是对着一旁的人说道:“将账本,公开!”

话音落下,百姓们开始窃窃私语。

“这,钦差大人是真的要审问钱大人啊!”

“是啊!是真的啊!咱们终于等到了啊!”

“别,先别急着下结论,咱们再看看,指不定又是他们演的一场戏。”

“对对对,你说得对,咱们在看看。”

然而,陈方和李鑫两人听到“账本”两个字时,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不好,刚要转身离开时,就发现后面站着几个侍卫。

“陈老爷,李老爷,你们也涉嫌贪污,我们大人,有请!”

陈方和李鑫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凝重之色,看来,沐启梓是真的要动手了!

两人虽然被人请了过去,但是心底并不着急,毕竟乾州已经被他们控制,要出去,简单的很。

只是没想到钱大人那边的账册被翻出来了,好在每一本账册里面只记录了自己的贪污银两。

所以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沐启梓将钱钟关押后,百姓们爆发出了激动的声音。

驿站里,杜福宝有些紧张的看着外面:“暖暖,不会出事吧?”

“不会。”顾暖暖抬头,“只要手段够狠,够快,就完全没有问题。”

闻言,杜福宝这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沐启梓回来,看到三人,简单的说了一下。

“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放心,我有把握。”沐启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京城霸王沐启梓,能跟在沐融云身后,手段能差到哪里去?

“福宝留给你,我跟嘉婉明天就启程去扬州。”

沐启梓一愣,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将手中的信递给了顾暖暖:“京城刚来的信,好像是苏家七少爷出事了。”

顾暖暖脸色一变,迅速打开。

“小姐!”葡萄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信递给了顾暖暖,“加急!”

顾暖暖接了过来,两封信写的是同一个内容,但是葡萄手中的信却是更详细一些。

“苏羽恙居然殴打学子?这学子还是闲王的表弟,叫什么来着?”沐启梓皱着眉头,努力的思考着。

“罗昊。”杜福宝小声提醒道。

“哦,对,就是他!胆子倒是不小!”沐启梓冷笑一声,“是为了什么?”

“为了敏儿。”沐嘉婉将信放了下来,“罗昊身边的方程调戏敏儿,被羽恙看到,自然一番争执,罗昊和方程知道羽恙的身份后,还嘲讽暖暖配不上王叔,羽恙自然发怒,便打了他们。”

“如今正是特殊时期,京城明文规定,学子之间不可斗殴,虽然是罗昊他们挑衅在先,却是羽恙动手在前,这事若是闹到皇上那去,怕是羽恙也讨不到好。”

“呵呵,无碍,别说王叔了,就是苏家那几个兄弟,还护不住一个苏羽恙?”沐启梓显然没放在心上。

杜福宝点了点头:“因为有围观人的作证,再加上苏家人的口碑本就好,自然偏向羽恙,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那方程却是告诉众人,暖暖是他的女人,以至于现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

“暖暖,这是怎么回事?”

顾暖暖眼里划过一道冷光,简单的将自己与方程的事情说了出来。

“简直是不要脸!”杜福宝红着脸,怒斥道。

沐嘉婉自然也气得不行:“不去扬州了,我得回京城!这个方程无非就是仗着我们不在,在京城胡说八道!对了,王叔怎么说?”

“王叔的意思是,不管不问,左右这件事任谁看都觉得是假的,毕竟王叔和方程相比,是个人都会选择王叔。”

沐启梓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们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问我的名声尽毁,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根本不在意。”顾暖暖淡淡的说道,“但是,若是被苏家人和杜伯我娘知道了,怕是……”

“对啊,兰姨现在还怀有身孕,不行,暖暖,我们得回去一趟。”杜福宝说着,就站了起来,吩咐丫鬟去收拾东西。

“回京城,扬州,不去了。”顾暖暖勾了勾嘴唇,“真当我顾暖暖好欺负!”

这个方程,看来上次打得轻了!

一锤定音,沐启梓送走了三人,回到驿馆之后,加快了速度,凭借着他的手段,加上顾暖暖留下来的天下第一盟的人,百姓们都感觉到,乾州要变天了。

而另一边,顾暖暖三人则是快马加鞭的朝着京城奔去。

京城,一世茶馆。

长宁郡主今日约了苏敏兰出来走走,两人听着说书,喝着茶水,倒是一片祥和。

两人都没有去包厢,只是在隔间了坐着。

旁边,传来了几人的讥诮声。

“你们知道吗?那个方程可是说了,与顾暖暖有了肌肤之亲,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这事儿谁知道呢!毕竟闲王也没出来维护顾家小姐,难不成闲王相信了?”

“这可说不定,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啊!”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好不开心。

而苏敏兰的脸色却是一变。

刚要站起来,却被长宁郡主按了下来,长宁郡主脸上也满是怒气,却低声说道:“等等,咱们再听听。”

苏敏兰大口喘着粗气,一旁的素儿连忙给她顺气:“夫人,您可注意点自己的身子,没事的……”

“我看啊,她就是一个招蜂引蝶的人!”旁边,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不是刘芬儿又是谁?

“我那几个表哥对她可是真的好,我姑母怕是也想亲上加亲,奈何那顾暖暖攀附上了闲王,自然就看不上我那几个表哥了,真是……啧啧啧,不要脸。”

“砰!”苏敏兰再也忍不住,直接站了起来,来到旁边隔间,看着眼前的几名女子,冷冷的说道,“不要脸?到底是谁不要脸?你们在背后说三道四,这就是你们的家教?”

刘芬儿看到苏敏兰愣住了,而她身边的刘夫人则是冷嗤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怪不得顾暖暖这么得人喜欢,原来是得了母亲的真传,苏夫人,您说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