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苏羽风说到做到,如今的户部尚书乃是他二叔苏相玄,为了避嫌,他直接在金銮殿上,将此事说了出来。

这一下,不仅大臣们愣住了,就连沐晨宁也沉默了三秒才开口。

“羽风,你可说得是真的?”

苏羽风挑眉,脸上神色未变:“是,臣恳请皇上,让刘大人遵守承诺,将我娘从刘家除名。”

刘大人连忙出列,拱手说道:“皇上,这事万万不可啊!刘兰慧乃是我的亲妹妹,哪里有让自家亲生母亲脱离家族的?苏羽风,昨日我念你是晚辈,并不与你多计较,今日你居然闹到了金銮殿!”

“你这样做你母亲可知晓?你母亲断不会,你这不是将她陷入不孝之中吗?”

“还是说,这是苏家人的主意?”

刘大人冷冷的看向苏羽风,大声怒斥着,极力的表达出自己的愤怒之情。

众人闻言,窃窃私语。

“对啊,怎么还让自己母亲脱离家族?这……太不孝了!”

“可不是,我倒是觉得是不是苏家发达了,不想有刘家人这样的亲戚,因此就……”

“你们啊,不知道呢!”一名老臣高深莫测的说道,“当年刘家可是言辞犀利,说是刘家小姐嫁入苏家,日后就断绝关系,当时京城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

“啊?这是为什么?苏家哪里不好了?”

“当年的苏家,可不是如今的样子,当年的苏丞相不过是个小官罢了。”

听此,众人均明白过来,看着刘大人的眼神里满是轻蔑。

原来,嫌贫爱富的人是他啊!

亏他说得好像是苏家的过错一般。

听着众人的讨论,刘大人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拱手继续说道:“皇上,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们刘家的错,但是那也是在气头上随便说说的。”

“兰慧毕竟是我的亲妹妹,我如若真的将她从族谱除名,日后如何能对得起列祖列宗?皇上,万万使不得啊!”

说着,刘大人就跪了下来。

沐晨宁看向苏羽风,略微一思考,缓缓说道:“羽风,你可想清楚了?”

苏羽风什么话都没有说,将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当年,并非空口无凭,为了让我娘不回娘家,刘大人,写下了字据。”

小李公公看了一眼沐晨宁,见沐晨宁点头,连忙将木盒子拿了过去。

苏羽风继续说道:“既然刘大人不想要我娘这个妹妹,不如就此了解罢了。”

“苏羽风,当年的事情是我糊涂,如今我老了,也算是明了了,没什么比一家子在一起更重要了。”刘大人连忙说道,他明白,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与苏家脱离关系。

如今的苏家那可是京城第一家族啊!

想到此,脸上的表情愈发真诚起来:“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孰能无过啊!”

沐晨宁看了一眼盒子里的断绝书,眉头紧皱,里面言辞十分难听,哪怕是一个外人,看到此话都打从心底涌现出一股怒气。

又何况,是当事人看到?

将断绝书放了下来,看了一眼刘大人,沐晨宁什么都没有说。

苏羽风拱手道:“皇上,请皇上判决!”

沐晨宁看向苏相如和苏相玄:“两位卿家,可有什么话要说?”

苏相如缓缓说道:“皇上,此事,全权有犬子做主。”

沐晨宁点了点头,苏羽风却是直接掀起袍子,跪了下来。

“皇上,如若只是当年之事,臣也不会如此咄咄逼人,只是,这些年来,刘家小辈频繁侮辱我姑姑,我妹妹,如此做法,我不相信刘大人不知道。”

“或许,刘大人就是打从心底看不上我们苏家,才会让刘家小辈如此对我们吧。”

“请皇上明断!”

沐晨宁眉头一皱:“你妹妹?”

“是,我表妹,顾暖暖。”苏羽风脸色凝重,眼里划过一丝冷意,“表妹本就可怜,好不容易能够摆脱顾家,如今姑父对表妹也是真心疼爱,然而落到刘家小辈口中,便是我姑姑不守妇道,还有刘夫人,更是说我表妹不是,如此一家亲戚,要了何用?”

“既然两看相厌,不如断绝关系!”

“也免得刘家人拿着我苏家旗号在结党营私!”

刘大人倒吸一口气:“苏羽风,你怎可胡言乱语?”

苏羽风拿出奏折:“还请皇上过目!”

小李公公连忙将奏折呈了上去,皇上狐疑的打开,越看越心惊,猛地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怒气:“好一个结党私营,来人啊!将刘大人打入大牢!刘家一家抄家!刘兰慧从刘家除名!”

突然的变故,让众人忘了反应。

直到刘大人被钳制住大喊冤枉,众人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冤枉?”沐晨宁气笑了,挥了挥手,示意放开刘大人,随即看向苏羽风,“羽风起来吧,给刘大人好好说说,他犯了什么罪。”

苏羽风站了起来,转身看向刘大人。

刘大人心猛地一颤,从苏羽风的眼神之中,他发现,自己的仕途可能到今天,就完了!

苏羽风缓缓开口:“刘大人与先皇五子勾结,妄想颠覆沐朝国,除此以外,以苏家名义联系上了西风国,让西风国给予帮助,从而从内部打入沐朝国,把持沐朝国朝政。”

“对吗?西风国大将军,袁大人。”

苏羽风看向站在最后的袁大人,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众人大吃一惊,迅速看向袁大人,难不成,这是西风国的奸细?

袁大人看向苏羽风:“苏大人可别乱说。”

“皇上,这是证据。”说着,苏羽风将东西呈了上去,“这是刘大人和袁大人与西风国国主的来往书信,除此以外,臣已经控制了袁大人的心腹,也已认罪画押。”

沐晨宁看向袁大人:“还有何话可说?”

刘大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羽风,怎么会这样?

“来人!传证人!”沐晨宁咬牙切齿的说道。

很快,苏羽诚就带着一个瘦小的男子上前,男子神色麻木,跪下来后,便将事情说得个一干二净,里面涉及到了时间地点,完全以信里面对得上。

完了,完了!

刘大人在心里咆哮着,当触及到沐晨宁但是眼眸时,狠狠的磕了一个响头:“臣认罪!求皇上开恩!”

明明是一场家事,到最后,却上升到了国事。

明明只是想脱离家族,却没想到拉了一个家族下水。

苏家大公子苏羽风再次成名,苏家更是无人敢惹!

“我大哥真是厉害!”百年酒楼里,苏羽恙笑眯眯的说道。

苏羽凌见此,瞪了一眼苏羽恙:“大哥是厉害,你呢?倒是给暖暖引来了麻烦。”

苏羽恙当下眼神慌乱起来:“我那是替暖暖保护她的朋友,如若暖暖在此,定然也会狠狠打那方程,真真是不要脸!”

“对了,暖暖的事情,闲王为什么不站出来?”苏羽溢眉头紧皱,“他是不是也相信了?”

“没有。”苏羽风抿了一口酒水,淡淡的说道,“方程在自断前途。”

“此话怎讲?”苏羽志疑惑的看向苏羽风。

苏羽风皱了皱眉头,虽然不想承认沐融云很聪明,但是此事不得不说,他算计人心太准!

马车上,沐嘉婉也问到了这个问题:“暖暖,为什么王叔不替你澄清啊?”

“她得布局啊!这件事刚好是个契机。”顾暖暖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方程肯定从罗昊那得知我前去扬州的消息,我不在京城,他当然可以胡言乱语,再加上当初的确有不少人看到我与他一同进入了百年酒楼。”

“这样一来,方程会因为我,因为苏家得到不少便利,而方程也觉得,待我回来之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我只能嫁给他。”

“沐融云的不追究,任由此事发酵,便是在告诉方程,他已经相信了这些流言,很快就会与我解除婚约。”

“方程便会将此事通知自己的父母,能养出这样的儿子,这父母怕也是个急功近利的,当然,也不排除有脑子。”

“但是据我得到的消息,如今扬州都在说方家将会有个郡主儿媳。”

顾暖暖将最后一口点心吃了下去,喝了一杯茶水后,继续说道:“方家是扬州大家族,也是罗家的左膀右臂,因为此事定当会变本加厉,这贩卖私盐的事情也会露出马脚,沐融云等得就是这一刻。”

“再说方程,指不定会利用我的身份,苏家的身份去找人要科考的卷子,而沐融云便会将计就计,留下证据,所以我说方程是在自寻死路。”

“至于罗昊……”顾暖暖挑眉,“沐融云是在捧杀。”

随着顾暖暖话音落下,沐嘉婉和杜福宝两人都愣住了。

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真是厉害!”

杜福宝一个劲的点头:“王爷厉害,暖暖,你也厉害。”

“那可不?他若是不聪明,如何配得上我?”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

百年酒楼中,苏羽风也解释完了,几兄弟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苏羽凌看向苏羽风,缓缓问道:“大哥,你是不是也觉得能配得上表妹的,只有闲王?”

苏羽风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不可太早下结论。”

其他兄弟互相对望一眼,他们看不清自家大哥的真实想法。

“大哥,我觉得闲王挺好的。”苏羽志缓缓说道,“我不过是感叹了一句,李青之的画稿不好买,王爷就给我寻来了。”

“一本画稿就把你给收买了?”苏羽风斜睨了一眼苏羽志。

苏羽志笑了起来:“至少,能说明王爷在乎我们家暖暖,否则,又怎么会将我的事情放在心上?”

“四弟说得是,大哥,你就别为难人家闲王了。”苏羽凌无奈的说道。

“为难?”苏羽风放下茶杯,“我什么都没做。”

苏羽铭抬起头来,看了苏羽风半响后,慢吞吞的说道:“大哥的确什么都没做,只是透露给祖母,闲王会帮你找一门好妻子。”

“但是闲王送来的画像总是能被你挑出毛病出来。”

“大哥还是选在姑姑在的时间看画像,挑刺。”

“大哥,你这是在隐晦的跟姑姑说明,闲王没有认真办事,你这是在上眼药。”

苏羽风被自家弟弟揭露了心思也不恼怒:“你倒是观察的仔细。”

苏羽恙乐了:“但是大哥,咱们家的人都说你眼光太高,说劳累了闲王,也明白了闲王的心思,准备将闲王与暖暖的婚期提前。”

“哈哈哈,大哥,你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