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俯首称臣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怎么可能!”众人都惊呆了,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直接朝着顾暖暖这边飞过来。

顾暖暖的手飞快的在琴弦上拨动着,而一旁的嘉伦呆愣的看着此情此景。

圣浩使者蠕动了几下嘴唇,颤抖着声音说道:“公主,这,这是怎么回事?”

嘉伦狠狠咬了咬嘴唇,眼里划过一道不明之色,随即摇头:“看来,我小看了这个灵慧郡主,但是她并没有用药水,怎么会……难道真的是琴音?”

顾暖暖则是直接停止谈情,拿起帕子擦了擦手,又拿起刚刚没吃完的点心,笑眯眯的看着嘉伦公主:“如何?”

“你赢了。”嘉伦淡淡的说道,“不过是第一轮,你不要高兴得太早。”

顾暖暖抿了抿嘴唇:“其实,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嘉伦嘲讽的笑了:“灵慧郡主,你该不是以为你第一局赢了我,后面也会如此吧?”

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行吧,来就赶紧的,直接第二轮。”

这第二轮的画技,两人则是一起画。

顾暖暖拿起毛笔,歪着头看了许久才慢慢动笔。

而嘉伦已经有了一个轮廓。

“嘉婉,你说这一局暖暖会赢吗?”杜福宝拽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边的沐嘉婉的袖子,小声询问道,语气里满是担忧和紧张。

沐嘉婉笑了笑:“暖暖什么时候输过?就凭借着她的实力,别想了,这个世界还找不出一个比她厉害的。”

“真的吗?”杜福宝眼睛一亮,“我也觉得暖暖很厉害,只是平时她都不表现出来。”

“她又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人,除了吃的,没什么感兴趣的。”沐嘉婉看着顾暖暖的背影,柔声说道。

杜福宝点头:“这倒是,我以前就害怕日后会不会有人用一盘桂花糕就把暖暖给骗走了。”

“如今……”

“倒不是被一盘桂花糕骗走的。”沐嘉婉若有所思的说道,“是闲王府的厨子太厉害,做的东西太好吃,以至于就这样被骗走了。”

杜福宝强忍着笑意。

顾暖暖放下了笔,看着自己简笔画画出来的花,直接走到一旁挂了上去。

嘉伦自然也停了笔,挂到了另一边。

两幅画同时打开,众人倒吸一口气。

顾暖暖看着嘉伦的话,不可思议的说道:“原来你们东河国才女的水平就这样呀?”

“你……”嘉伦刚想反驳,但是看到顾暖暖的画,愣住了,这,这怎么可能!

这花,是真的吧?

她似乎还看到了露珠……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却发现,是画上去的!

嘉伦脸色一白,她已经能预料到,自己这一局输了!

顾暖暖的脸上露出了软萌的笑容:“趁着等待的时间,我们进行第三轮。”

“好!”嘉伦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她不会输!也不可能输!

两幅棋盘摆了出来,顾暖暖随意拿了几个棋子,直接放在了棋盘上,然后便走到一旁,眨巴着眼睛看着苏羽风:“大哥,吃的。”

苏羽风勾唇一笑:“暖暖倒是十分自信。”随即掏出了一颗糖递给了苏羽风。

顾暖暖眼睛一亮,放入了嘴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家大哥会随身携带吃的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自己过去,总会有吃的。

沐融云见此,挑了挑眉头,满脸无奈,这丫头就不能多走几步,找自己要吃的吗?

顾暖暖表示,多走几步实在是太累了!

等嘉伦摆好棋盘后,已经过了半柱香时间。

“灵慧郡主请。”嘉伦眼里带着势在必得之色。

顾暖暖点了点头,将糖咬碎,咽了进去,回味了一下甜甜的的味道后,看了一眼,微微一怔。

这表情落在嘉伦眼里,却是得意一笑:“这棋盘是东河国最有名的棋盘,一般人的确解不出来,灵慧郡主压力不要太大。”

顾暖暖古怪的看了一眼嘉伦:“你是说,你们东河国没人能解出来?”

“除了我的师父与我,无人能解。这棋盘是我师父所创。”嘉伦的声音陡然提高,表现出自己的得意之色。

圣浩也笑着说道:“嘉伦公主的师父乃是棋癫先生。”

“天啊!居然是棋癫先生!这棋癫先生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只对棋感兴趣!”

“没想到嘉伦公主居然是棋癫先生的徒弟,如此看来,我们怕是……”

“哎,却是没有想到,而且我看了一下两人的棋盘,灵慧郡主那边十分简单,我都能破!”

“是这样吗?我也去看看!”

说着,不少人便走到了嘉伦公主旁边,看到那棋盘,当下摇了摇头:“太简单了,太简单了啊!”

“这也不能怪灵慧郡主,谁让嘉伦公主的师父是棋癫先生。”

众人脸上露出了颓废之色,只能期待这画上的蝴蝶能比嘉伦公主多了。

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来吧。”

嘉伦一愣:“灵慧郡主解出来了?”

“嗯,来吧。”

众人脸上写满了不相信,怎么可能解出来!不过眨眼功夫!

圣浩使者见此,脸上浮现出轻蔑之意:“灵慧郡主,你若是解不出来也没事,不会有人嘲笑你的,但是你这不懂装懂……”

“有什么难的?”顾暖暖挑眉,“我着实没想到,你们东河国的智商这么低。”

顾暖暖小脸上没有任何看不起东河国的表情,她所说的话,是自己的真心话。

嘉伦闻言,冷笑一声:“也好,那我就来会会灵慧郡主!”

沐晨宁坐不住了,与杨慧一起靠近棋盘,两人都十分紧张。

不,应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很紧张,除了沐嘉婉和沐融云。

沐融云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桂花糕递给了顾暖暖。

顾暖暖拿起来啃了一口,另一只手直接下了白子。

“不能下这啊!这是死局啊!”

“是啊,郡主到底会不会下棋啊!”

“这可怎么是好,这是死路一条啊!怎么可以下在这里!”

几名懂棋的人纷纷摇头,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沐晨宁的心也沉了下去,难道,要输了?

杨薇连忙安慰道:“没事的皇上,上一轮我们不是赢了吗?”

闻言,沐晨宁的神色好了几分,没关系,至少是个平手。

沐启梓则是不甘心的问道:“王叔,暖暖真的不会下棋吗?”

沐融云淡淡的扫了一眼沐启梓:“有什么事她不会的?”

“是啊,我印象中的暖暖也是全能啊!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沐启梓显然也不相信。

而嘉伦见此,眼里露出了得意之色:“灵慧郡主,你该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其实自己根本就不会下棋吧?”

顾暖暖吃着点心,缓缓说道:“我是草包呀。”

那略带欢快的语气似乎还十分得意。

嘉伦冷嗤一声,也不知道这个顾暖暖在得意什么,不过也没兴趣挤兑她,只想速战速决。

你来我往,半盏茶的功夫后,嘉伦的脸虽然被面纱给蒙着,但是脸上的震惊却是十分明显。

“你怎么会!怎么可能!”

顾暖暖没有回答嘉伦,而是看向沐融云。

下一秒,一杯茶水就放在了顾暖暖手边。

顾暖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抿了一口茶水后才道:“真的很简单,你看,我这个草包都会,我们沐朝国的人就不用说了。”

圣浩使者也愣住了,显然是没想到时间这么短就破了棋局!

“真的是草包?”圣浩狐疑的看着顾暖暖,随即问这一旁的林大人。

林大人可谓是从不说谎的,看了圣浩几秒钟后,缓缓说道:“七年前,所有人都知道顾家大小姐乃是草包。”

他没有说谎,七年前的确是这样的。

圣浩不相信,一连问了好几个人,听到他们的回答差不多,这才没了疑惑,难不成,真的是草包?

但是,草包怎么可能有这么高超的琴技!还能破棋癫的局!

“不急,你若是能破我的棋局,这一局我们就是平手。”顾暖暖软软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嘉伦再一次走到顾暖暖棋局面前,很快就找到了破绽。

不止嘉伦找到了,其他人也找到了破绽。

不过这一次他们到没有说什么,毕竟顾暖暖也破了人家的棋局。

“没那么简单。”姜天晟摇了摇头,“肯定有陷阱。”

“那是!暖暖怎么可能让她这么容易就破解!我不相信。”沐启梓乐呵呵的说道。

如若刚才他还有些怀疑顾暖暖到底会不会下棋,如今顾暖暖破了棋癫的棋局后,他就不担心了。

“不可能!”嘉伦才走了两子就尖叫出声,“这是死局!根本就没有解决办法!”

顾暖暖眨了眨眼睛:“嘉伦公主,你破不了不要以为别人也破不了。”

嘉伦脸色惨白:“我不相信!怎么会变成死局!”

顾暖暖叹了一口气,将棋盘恢复原状,一手拿着白棋子,一手拿着黑棋。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用了一刻钟的时间,破了棋局。

先死后生,谁能想到啊!

“高明!实在是高明!”

“太厉害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啊!”

“可不是!真的是出乎意料啊!”

“大家快看!”就在众人夸赞棋局时,一名大人看向了画布,紧接着,众人纷纷看了过去,却见御花园里的蝴蝶飞到了顾暖暖的画布上,一只接着一只。

而嘉伦公主那边,却是一只都没有。

嘉伦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她,居然输了!

输给了一个沐朝国的草包!

怎么可能!

不,她不相信!

圣浩脸色也十分不好,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沐晨宁大声笑了起来,众人也纷纷夸赞着顾暖暖,夸赞着苏家。

苏敏兰将心放了下来:“好,我家阿暖果然厉害……”

顾暖暖看向嘉伦公主,挑了挑眉头:“你父皇什么时候进京俯首称臣?”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