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范欣然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圣浩和嘉伦的心猛地一沉。

他们东河国根本就不是沐朝国的对手!更何况,这话还是从战神沐融云口里说出来的!

战神的威力他们可是领教过了!

当下圣浩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我东河国与沐朝国可是兄弟之国,怎能兵戎相见,皇上您觉得呢?”

沐晨宁挑了挑眉头,似笑非笑。

圣浩当下明白过来,连忙说道:“嘉伦公主自然不会做棒打鸳鸯之事,更何况,王爷与灵慧郡主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闻言,沐融云的神色好了几分,淡淡的说道:“皇上自行定夺吧。”

沐晨宁唇角微微向上勾起,但是很快就收敛,点了点头:“使者说得是,必定是兄弟国,况且打仗受苦的是百姓们,着实不太适合,嘉伦公主不如再等几日吧,毕竟我们沐朝国的青年才俊有不少。”

“是是是,定当如此。”圣浩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嘉伦抿了抿嘴唇,缓缓说道:“嘉伦明白。”

等出了宫殿之后,圣浩满脸郁色:“这个迁世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闲王已经有了未婚妻?”

嘉伦神色不好,早在一开始,她就注意到了沐融云,可以说,她就是冲着沐融云去的,哪里想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

眼里划过一丝狠厉之色,心情极其不好,听到圣浩的问话后,冷冷的说道:“我们去见见这个迁世子!”

圣浩也十分气愤,两人直接找到了沐晨迁,沐晨迁如今负责招待使臣的事宜,因此频繁出入大使馆也没人觉得不正常。

“什么?拒绝了?直接拒绝了?”沐晨迁眉头紧皱,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你们确定沐晨宁直接拒绝的?”

“自然!”圣浩没好气的说道,“迁世子,我们可不是聋子!”

沐晨迁有些疑惑,似乎想到了什么,询问道:“昨天宴会上,发生了什么?”

圣浩神色有些尴尬,嘉伦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你们自己说,我回房了。”说着,便离开了。

沐晨迁当下明白,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他忽略了。

昨日他的确感觉到了宴会上的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多想。

圣浩也知道沐晨迁是他们这边的人,简单的说了一下,沐晨迁大震:“你们!你们怎可如此儿戏!”沐晨迁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居然应了这个赌注!

圣浩见沐晨迁笃定他们会输的模样,心里十分不舒服,当下反驳道:“我们嘉伦公主可是有名的才女,师从棋癫先生,再者,灵慧郡主自己说她是草包,你也说了,灵慧郡主没有什么才情,我们这才……”

“那灵慧郡主若是草包,这世上怕就没有不是草包的人了!”

“这灵慧郡主骗得我们好惨!”

圣浩一想到此事,就觉得身上哪里都疼,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

把自己比作草包!

“顾暖暖本就狡猾不已,不仅仅你们中了她的计谋,我也是!”

沐晨迁的手狠狠捏成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眸子里满是狠厉之色:“那顾暖暖七年前的确是草包,京城众人,无人不知,但是……”

“但是什么?”圣浩迅速问道。

“但是早在一年前,就传出顾暖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翔凤学院你们也有所耳闻,她更是以所有成绩第一名而结业。”

“除此以外,医术也是十分厉害。”

“这些,我也是来了京城后才查探出来。”沐晨迁眉头微促,“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大的岔子!”

圣浩脸色一白,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是了,怪不得他们说是七年前……”

一时之间,圣浩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放心,他们也不会真的找东河国国王要东河国,毕竟若是将东河国逼紧了,会拼死一搏。”

“如今西风国,北梁国都对沐朝国虎视眈眈,牵一发而动全身。”

沐晨迁的分析让圣浩松了一口气。

“只是如今这样,怕是嘉伦公主也会受到东河国所有人的怪罪。”圣浩眉头紧皱,缓缓说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沐晨迁眼睛微微转动几分,缓缓说道,“让嘉伦嫁给沐融云,这是唯一的办法。”

“嘉伦嫁给沐融云后,一是我们的眼线,二可以挑拨沐融云与沐晨宁之间的关系,这样一来,沐朝国岌岌可危,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吞下西风国和北梁国也不是问题。”

圣浩眼睛一亮,随即暗淡下来:“现在最主要的是东河国的事情,我们国王怕是会对我与嘉伦公主产生不好的印象,迁世子,国王那边……”

“国王那边,我会多加关注。”

“多谢迁世子。”

蓦然胭脂铺里,沐嘉婉和杜福宝看着桌子上各式各样胭脂,两眼放光,一个一个的试着,兴奋不已。

“暖暖,日后我们要多来这个地方,我太喜欢了!”

“是啊,这么多好看的颜色,都想要!”

沐嘉婉和杜福宝两人兴致冲冲的说道,一双眸子里闪烁着亮光。

顾暖暖打开一个闻了闻,缓缓说道:“我对这些不感兴趣,这个铺子也是方先生一直照料着,你们若是喜欢,多买点回去便是。”

“只是这东西放得时间不长,得尽快用完。”

停顿了一下,顾暖暖看着两人的脸颊,嘴角抽搐:“少抹点,别弄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杜福宝和沐嘉婉两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都怪这镜子不清楚。”沐嘉婉嘟了嘟嘴,脸上写满了无奈。

突然间,一个十分清晰的镜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杜福宝凑了过去:“诶,这是什么?天啊!好清晰啊!这……这是镜子吗?”

沐嘉婉嘴角抽搐,哀怨的看了一眼顾暖暖,你说你从各个世界带一些珍贵的东西也就算了,这种普通的镜子你也带?

顾暖暖笑眯眯的看着沐嘉婉:“喏,送给你。”

随即,又拿出了一个:“来福宝,这个给你。”

杜福宝眼睛一亮:“暖暖,你从哪里弄来的啊?”

“一个老爷爷给我的,他看我长得好看。”

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

杜福宝翻了一个白眼:“你啊,又忽悠我。”

“她没忽悠你。”沐嘉婉嘴角抽搐,慢悠悠的说道,“还真是一个老爷爷看她长得好看,送她的。”

不知道第几个界面了,顾暖暖手里没钱,刚好附身的那个身体长得乖巧可爱,于是就骗了个馒头,旁边的老爷爷给了她几块镜子。

只是沐嘉婉没想到,这些镜子都被她留着了。

“好看吗?”顾暖暖笑眯眯的问道。

杜福宝用力的点了点头:“好看!”

沐嘉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顾暖暖。

她就知道,这丫头是个别人敬她一分,她还人家一丈。

她还记得那个老爷爷无亲无故,是暖暖照顾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这种颜色是最新出来的,你们可以试试。”顾暖暖扫了一眼,“听说是只有最后一块了。”

外面,一个小丫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顾小姐,外面有人想要那块橘橙色的胭脂,您看?”

“那块我要了。”沐嘉婉缓缓说道,“这些我们都要了,给我们包起来吧。”

小丫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好,我去回了外面的客人,就说卖完了。”

等东西打包好后,三人这才走了出去。

蓦然胭脂铺的人不少,都在选着颜色。

蓦然胭脂铺只有一个厢房,便是方慧的地方,而顾暖暖是方慧的徒弟,自然也能享用。

“是你买了那块橘橙色的胭脂?”突然之间,一道温温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双眸子里含着笑意,对着顾暖暖三人福了福身,“见过公主,郡主,乡君,我乃是范家二老爷的嫡女,范欣然。”

顾暖暖疑惑的看向范欣然。

范欣然轻轻笑了笑,缓缓说道:“我只是想看看那橘橙色的胭脂,听人说格外好看,所以……”

杜福宝笑了:“原来是这样啊,那给你看吧。”说着,杜福宝就拿出来递给了范欣然。

范欣然道谢一声,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丫鬟,这才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一双眸子里闪现出亮光:“果然好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货。”

“快了吧。”杜福宝笑着说道,“总会有的。”

“是了。”范欣然将胭脂还给了杜福宝,再次福了福身,这才与丫鬟一同离开。

杜福宝将胭脂放入了袋子里,一行人去了公主府。

“小姐!”几人刚坐下来,就传来了杜鹃不可思议的声音。

紧接着,众人看了过去,却见杜鹃手上全是橘橙色胭脂的粉末。

杜福宝一愣,迅速将袋子拿了过来,看着里面撒开的胭脂,心疼不已:“哎,怎么洒了啊!”

顾暖暖将盒子拿了出来,挑了挑眉头:“胭脂盒子都有一个暗扣,就是为了避免撒了,毕竟方先生研究出来的胭脂均是粉末状。”

“刚刚范欣然给你的胭脂,你可有检查?”

杜福宝木木的摇了摇头:“我以为她关好了给我的。”

“真是可惜。”沐嘉婉叹了一口气,“没事,左不过还会有的,到时候我们再去买。”

顾暖暖拿着胭脂看了半响,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个范欣然,有点意思。”

“也不能怪范小姐,毕竟是我自己不小心。”

杜福宝神色恹恹。

顾暖暖没有说话,而是让人收拾了一下,到也不是不能用。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沐嘉婉靠近顾暖暖,小声说道,“暖暖,这个范欣然是不是有问题?”

“或许只是不小心罢了。”顾暖暖没在意,“行了,我明日让方先生再给你送一盒过来。”

杜福宝闻言,这才展开笑容。

翌日,顾暖暖三人再一次在大街上碰到了范欣然,得知杜福宝的胭脂撒了之后,十分愧疚。

一定要请杜福宝吃饭。

杜福宝拗不过,三人去了百年酒楼,席间,范欣然还在道歉,杜福宝实在是不好意思,缓缓说道:“范小姐你不必如此愧疚,暖暖今日又给了我一盒新的,你看……”

说着,便拿出了新的橘橙色胭脂,范欣然神色微微一变,面露疑惑之色:“不是没有了吗?”

“是啊,但是这是暖暖师父的铺子啊,方先生连夜给我做了一个新的,哦,不止我,暖暖和嘉婉都有呢!”

看着杜福宝高兴的模样,范欣然捏着帕子的手一紧。

顾暖暖垂下眼帘,掩饰住了眼底的冷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