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装模作样田富州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田富州轻嗤了一声:“你当我们是傻子呢?快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师父方先生说的。”顾暖暖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师父说了,沐融云很厉害,哪怕双腿残疾,但是军中威信还在,所以定然能护得住我。”

“再者,师父也说了,我在医术上有很强的造诣,定然能治好沐融云的双腿。”

闻言,众人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这个方先生的确有大智慧,当年先皇有不少决策都是方先生献策,只是方向生一向低调,所以名声倒是让先皇得了,不过也是因为此,方先生才得以平淡过日子。”姜天晟若有所思的说道。

顾暖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随即点头:“嗯,就是这样。”

沐嘉婉嘴角一抽,方先生还真是背锅侠!

“行了,时间来不及了,你赶紧出去。”顾暖暖催促了一声。

田富州这才离开。

“我想到一件事情。”沐启梓抬头,满脸疑惑,“蓦然胭脂铺里的包厢并不对外开放,你是怎么能进去的?”

沐启梓盯着顾暖暖,眯了眯眼睛。

顾暖暖微微一笑:“蓦然胭脂铺一直都是我师父在管啊,我只是出了一点钱罢了。”

“也就是说,蓦然胭脂铺也是你的?”沐启梓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你小小年龄,怎么……”一时之间,沐启梓找不到词语来形容顾暖暖,看着顾暖暖的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

“有我师父帮我,我年龄小也没事,对吧?”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

沐启梓叹了一口气:“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师父啊!”

“不对!”姜天晟直接反驳,“不对劲,方先生若是愿意,铺子不会少,然而之前她根本就没有铺子,只是在丞相府深居简出。”

“所以,方先生是因为你才出来的?”

顾暖暖点头,大方的承认了:“不错,毕竟我是我师父唯一的徒弟,师父帮帮我也是正常,再者,我师父也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了有个保障,师父愿意帮我打理铺子。”

“这些铺子是你在云城时候就开起来的?”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姜天晟的语气里却满是笃定,“这些铺子在京城虽然是近两年火起来,但是我却知道,云城是早就有了一模一样的铺子。”

顾暖暖挑眉:“不错啊,观察的挺仔细,你猜的没错。”

沐启梓再一次震惊了:“在云城,也就是说七年前?七年前啊!那时候你才八岁啊!”

杜福宝咽了咽口水:“怪不得我爹嫌弃我笨,这跟暖暖想比,我的确挺笨的。”

沐嘉婉点头,她也不知道顾暖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不过她倒是能理解,毕竟是穿越了五千多个世界的老祖宗。

只是在做任务的时候,顾暖暖就表现的不一样,十分聪明,聪明到她总觉得不像是个人类。

姜天晟神色复杂的碰了碰一旁的沐融云:“你未来王妃如此厉害,你有没有一丁点自卑?”

沐融云幽幽的看了一眼姜天晟,没有说话。

沐启梓连忙说道:“静王你这样直接的说出来,我家王叔会害羞的。”

“王叔,你说对吧?”

“不过也没事,我觉得挺好的,你有权,暖暖有……不对,暖暖也有权有钱,诶,王叔,这样一看,你好像没啥用?”

杜福宝觉得,如果哪天沐启梓死了,那肯定是被自己给作死的。

就比如现在,闲王的脸色已经越来越沉了,这孩子还在不停的叽叽喳喳。

姜天晟默默的离沐启梓远了一点,这小子,还真是一根筋,也不知道怎么在朝廷上混的。

“沐启梓。”顾暖暖转头看向沐启梓,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别样的神采,“你知道云锦阁吗?”

沐启梓一愣,不解的应道:“自然是知道的,那可是真正的日进斗金,比你那几个哥哥的铺子还要赚钱。”

顾暖暖点头:“那是你王叔的。”

“什么?”在场的人都叫了出来,满脸震惊的看着沐融云,敢情藏得最深的居然是沐融云?

然而沐融云却是挑了挑眉头:“比不上郡主的百年酒楼和相忘甜品铺子。”

“什么?”沐启梓哆嗦着嘴唇,“你们在说什么?”

顾暖暖干咳两声:“那个,是个意外,你们什么都没听到。”

沐启梓捂住自己的胸口,直接坐了下来,灌了一大口茶水:“我的心有点不受控制。”

沐嘉婉也坐了下来,单手撑着下颚:“我终于知道区别了,果然大佬只能跟大佬在一起,我们都是小虾米。”

虽然听不懂“大佬”的意思,但是结合沐嘉婉的话语以及现在所处的境界,众人大致也能明白。

纷纷点头,还真是有道理。

顾暖暖摸了摸鼻子:“那个,咱们先做正事。”

“不!我不管,我要去天下第一盟的老巢看看!”沐启梓直接冲到了顾暖暖身边,脸上的笑容比花儿还要灿烂,“皇婶,行吗?”

顾暖暖开心的眯了眯眼睛:“冲着你这一声称呼,我应了!”

“弟妹,带我也过去瞧瞧如何?”姜天晟缓缓说道。

顾暖暖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好啊,不过你们干嘛非得去天下第一盟?”

“听闻停下第一盟的入口是一个阵法,十分感兴趣。”沐启梓眼睛亮晶晶的,“话说,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种高人?”

高人啊……

顾暖暖想了想,缓缓说道:“行吧,到时候带你们过去。”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不少人说话的声音,众人看了过去,这领头的便是范家大老爷的嫡长女范欣元。

范欣元的五官十分大气,举手投足之间,也尽显大家规范,一言一语让人听得都十分舒服,虽然围绕在她身边的人年龄,身份层次不一样,但是她对待众人都是平等的,因此众人也十分喜欢与她说话。

“诶?柳成玉。”沐嘉婉小声说道。

顾暖暖看了过去,坐在角落里的可不就是柳成玉。

柳家大房虽然出事,但是柳成玉是柳家二房的人,皇上也不想赶尽杀绝,因此这柳成玉一家倒是起来了。

只是柳成玉比起她们上次见到,明显消瘦了许多。

一张脸上也毫无表情,目光呆滞无神。

顾暖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一旁的沐嘉婉疑惑的说道:“这是怎么了?也没听说柳家发生了什么事啊!”

顾暖暖摇头,看向沐融云。

沐融云放下茶杯,淡淡的说道:“柳家逼迫柳成玉成为皇上嫔妃。”

“这……”杜福宝眼里闪过一丝怒意,“柳小姐与薇儿关系极好,怎么可能入宫?况且,我看她的性子,也不像是想入宫的。”

“她自然是不想的。”姜天晟淡淡的说道,“听说想要偷跑出去,但是被柳家人发现了,便将她关入府里,不让她出来。”

“今日是因为范家人的请帖,所以这才被放了出来,柳家人对外宣称柳成玉得了病。”

姜天晟的话让顾暖暖的手微微缩紧,虽然知道柳成玉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是想着到底还小,又是柳家嫡女,不会有什么事,便没有多加关注,哪里想得到,居然出了这些事情。

“这也太过分了。”杜福宝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柳家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无非就是想借助女儿为自己巩固势力罢了。”沐启梓不以为然的说道,“快看,他们去了其他包厢。”沐启梓皱了皱,“其他包厢却是看不到里面情形了。”

顾暖暖点头,毕竟不是二十一世纪,没有摄像头,她也没办法。

“叩叩叩”敲门声响了起来。

杜福宝打开一看,却是阿兴。

阿兴走了进来,头也没抬,直接给顾暖暖问好后,才说道:“小姐,所有包厢里都有我们的人,您想知道什么都可。”

顾暖暖眼睛一亮,倒是没想到他们居然真人讲解包厢里的情景。

想了想,问道:“柳成玉柳小姐在哪个包厢?”

“在第二包厢里,里面除了柳小姐还有其他几位小姐,不过柳小姐不怎么说话。”

“看着她一点,别让她被人欺负了。”顾暖暖吩咐道。

阿兴连忙点头,出去交代了一声,又走了进来:“小姐,嘉伦公主到了。”

顾暖暖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很快,他们观察的包厢里就看到嘉伦走了进来,依旧是那高傲的模样。

身边跟着的则是范欣元和范欣然以及其他一品大员的贵女。

当然,还有几名男子也走了进来,田富州也在其中,缓缓走了进来。

刚想拱手行礼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挺胸抬头,声音也故作清冷:“闲王有事,令在下前来赴约。”

“原来是田公子。”范欣元微微一笑,“田公子请坐,若有招待不周,还请田公子多加担待。”

田富州当下一笑,但是很快就收敛住了表情:“嗯。”然后便坐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

沐启梓见此,笑个不停:“这个田富州,看到女人不说话,可要憋死他了。”

半个时辰后,有人提起去大厅里,吟诗作赋。

范欣然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极好,听闻嘉伦公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露一手,让我们瞧瞧可好?”

本来不耐烦的嘉伦闻言,当下挑了挑眉头,应了下来。

她也想趁此机会,将自己的场子给找回来!

而公子哥们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也要吟诗作画。

等众人去了大厅后,顾暖暖几人则是直接开窗,观察着下面的情况。

有不少人认识田富州,过来打招呼,田富州很想哥俩好的对这些女子评头论足一番,但是一想到顾暖暖交代的话,只能按下了心中的躁动,脸上没有任何变动。

以至于过来打照顾的公子均皱了皱眉头,不知道田富州发哪门子疯。

也有人气不过,眼睛一转,缓缓说道:“这琴棋书画是她们女子玩的,咱们男子自然要骑马射箭了,我刚询问了掌柜的,后院有靶子,田公子,不如比试一番,如何?”

“坏了!”沐启梓大惊,“田富州虽然是将军之子,但是他只是一个绣花枕头,根本不会射箭啊!”

田富州的心也忐忑不安起来,他根本不会啊!但是不答应就会丢了面子,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众人十分感兴趣,一行人再次来到了后院之中。

顾暖暖则是跟了过去,只不过进了后院的中间房间。

“暖暖,现在怎么办?”杜福宝焦急的问道。

顾暖暖则是对着阿兴说了几句,阿兴立马去办。

“射箭?”嘉伦公主的声音传了过来,“刚好本公主也会。”

说着,拿起了弓箭,试了试:“既然如此,本公主便与你们比试一番,有哪位公子先请?”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