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怎么是个男人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沐融云双手环绕在小姑娘的腰上,眸子里倒映着小姑娘讨好的笑容。

“下不为例。”

顾暖暖迅速点头,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说着,顾暖暖就朝着后院走去。

沐融云若有所思,想了想,叫道:“上弦,让人送一些女子穿的成衣过来。”

“尺寸便按照暖暖的尺寸。”

上弦明白过来,立马应了下来,飞快的离开了。

等上弦将衣服送到顾暖暖手边时,顾暖暖愣住了,然而眼里却绽放着夺目的光彩:“那就跟沐融云的放在一起吧!”

“是。”上弦默默的将衣服放好后,再次来到顾暖暖身后,“顾小姐可还有其他事情吩咐?”

“沐融云是想让你跟在我身边吧?”顾暖暖一边看着那些成衣一边问道。

上弦惊讶的看着顾暖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顾暖暖却是一笑,缓缓说道:“如若不是,他不会让一个暗卫来做这些,这样吧,你就替我照顾我娘吧。”

“是。”

顾暖暖带着上弦回到了杜府,直接将上弦带到了苏敏兰身边。

苏敏兰笑了起来:“也好,这院子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素儿在忙,着实忙不过来,我瞧着这是个好姑娘,可会打理院子?”

“会。”上弦抿了抿嘴,“奴婢会。”

听此,苏敏兰再次轻笑了几声:“不必如此拘礼,以前如何,现在就如何。”

“素儿,你带上弦下去吧。”

等素儿和上弦离开后,苏敏兰才看着顾暖暖道:“你呀,不用担心我,我身边有你和你杜伯安排的人在,不会出事的,再者,别以为我不知道,闲王怕也是暗中让人保护我了吧?”

“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哪里需要你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苏敏兰无奈不已。

顾暖暖却是笑眯眯的说道:“谁说是保护您的啊,明明是保护您肚子里孩子的!”

听此,苏敏兰笑得更开怀了:“好好好,你说得是。”

与苏敏兰聊了一会儿,顾暖暖这才回到了院子里。

翌日刚下早朝,沐启梓就来到了杜府,看到顾暖暖和杜福宝两人,疑惑的问道:“你们昨天做了什么?今日一早上就听那嘉伦公主在皇宫哭哭啼啼……”

“让她吃了点泻药而已。”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拉了一个晚上的肚子,自然十分难受。”

“这倒不是……”沐启梓脸上有些古怪,“听说是嘉伦公主去皇宫告状,在皇上面前出了丑,非说是你下了毒,召集了不少太医,都说一切正常。”

“嘉伦公主本还想继续闹着,却没想到肚子不允许,在皇宫茅厕呆了一天一夜,直到我们下了早朝,才好了一些。”

闻言,顾暖暖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谁让她打沐融云的主意,活该!”

“就是,她还想对我爹和兰姨出手,暖暖才让她拉了一天肚子罢了。”杜福宝翻了一个白眼,脸上满是厌恶之色,“对了,你跑来就是说这些的?”

“自然不是,怕是等会儿就会传遍京城了,沐晨迁与嘉伦公主成亲,如今已经定下了婚期,就在三月初。”

沐启梓笑着说道:“这个消息不错吧!”

顾暖暖并不意外,倒是杜福宝十分惊讶,拉着沐启梓问了好些事情,才唏嘘道:“早知道闲王有了主意,我们就不用这么劳心劳力了。”

“我总觉得嘉伦公主不会这么容易放弃。”顾暖暖呢喃了一声,“福宝,你得小心点,不管去哪里,把纯连带上,嘉婉身边有圆圆我倒是不担心。”

杜福宝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欢语楼中,苏羽志坐在包厢里,听着小曲吃着小吃。

没过多久,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钏采穿得干练不已,看到苏羽志后,挑了挑眉头:“苏四公子?”

“你是这里的主事?”苏羽志微微一怔,倒是没有想到这里的主事居然是一名女子。

钏采点了点头:“苏四公子有话直说,我挺忙的。”

苏羽志勾起了唇角,看着钏采眉宇间的烦闷,不禁调侃道:“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让我听听,指不定我还能帮你一把。”

“你的确能帮我。”钏采坐了下来,直接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苏羽志瞬间被噎住了:“我只是客套一番。”

“我知道,但是我没跟你客套,你的确可以帮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所以苏四公子,你要食言吗?”

钏采挑眉,大有说话不算话,就别想走出欢语楼的模样。

苏四公子来了兴趣:“你且说说。”

“很简单,把顾暖暖给我叫过来。”钏采提到顾暖暖整个人都要炸毛了,“她身为欢语楼的背后老板,平时没时间来欢语楼也就算了,但是这都过了多久了?说好了要查账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我已经连着七天让人去找她了,要么就是要进宫,要么就是要去宴会,行,她忙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能不能抽点时间将账本给看了?能不能把我的计划书也给看了?”

“都快十天了,还不给我答复,这话语楼已经装不下这么多人了!我要开分店!”

“你说,这么赚钱的东西,她怎么就不上心呢?”

这些天,她为了这些事情愁的头发都要白了。

欢语楼只有这么大,但是客人络绎不绝,装不下就只能让人下次再来,一次又一次的,少赚了不少银子啊!

钏采一个头两个大,若非知道这次来找她的是顾暖暖的四哥,她现在还在房间里想着办法了。

她已经决定了,顾暖暖今日再不给答复,她就亲自上杜府去堵人!

苏羽志看着满脸怒气的钏采,一时之间,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你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叫人啊!”钏采直接一脚踢在了苏羽志小腿,瞪了一眼苏羽志。

苏羽志终于反应过来:“你说着欢语楼是暖暖的?暖暖是背后老板?这,这怎么可能!”

钏采眨了眨眼睛,她好像做错事情了……

难不成顾暖暖没将此事告诉家里人?

坏了!

“噌”的一下,钏采迅速站了起来,一双眸子四处看着:“那什么,我很忙,先走了。”

“等等!”苏羽志直接拦住了钏采,脸上满是严肃之色,“我现在就让人去叫暖暖。”

钏采的心微微一沉,看着苏羽志的神色,一时之间也摸不准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那个……”钏采想了想,询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这里以前是个青楼,所以对这个地方有意见啊?”

苏羽志挑眉,疑惑的看向钏采:“并没有,你怎么会这么问?”

“没有就好,那你是不开心郡主在外做生意?”钏采继续问道。

苏羽志抿了一口茶水,饶有兴趣的看着钏采:“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诶?那你生气吗?”钏采询问道。

“自然不生气,我只是怕暖暖过于辛苦,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年龄也小,她要做的就是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苏羽志无奈:“只是这丫头啊,总是操心,我都担心哪天一觉醒来,她头发都白了。”

“哈哈哈!”钏采笑了起来,“没事,她头发肯定不会白,她都不管事的,直接丢给了我,我有时候想,她就不担心我卷款潜逃吗?”

“你这丫头倒是有意思。”苏羽志看着钏采,笑了笑,“我已经让小厮去叫她了,应该很快就会来。”

钏采当下眼睛一亮,拉着苏羽志感谢了一番,然后又说了一些趣事,只让苏羽志惊讶不已。

“你小小年龄,懂得道理倒是不少,你说你是乞丐,我看到是不像,应该是家道中落的大家小姐吧……”

苏羽志试探性的问道。

钏采却是不以为然:“什么大家小姐,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都给忘了,我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是个乞丐,然后被郡主给捡回去了。”

“四哥,你找我!”门被推开,顾暖暖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到钏采时,突然之间后退两步:“那个!别动手!我自己来!”

顾暖暖深吸一口气,将账本丢给了钏采:“以后这些事你自己看着办,别问我了。”

“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钏采眉毛一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顾暖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门关上后才问道:“你与我四哥怎么聊到一起去了?”

“若非遇到苏四公子,我还逮不到你的人。”钏采翻了一下账本,放在旁边,“我的规划你看了吗?”

顾暖暖点头:“我觉得吧,不用开分店,咱们直接把这条街的铺子给买下来,直接扩大不就成了。”

“到时候这条街都是你的,不是更容易管理?”

钏采眼睛一亮:“这倒是不错,不过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能只能慢慢的扩张。”

“可以。”顾暖暖笑眯眯的看着钏采,“这欢语楼的资金你尽管挥霍,如果不够的话再来找我。”

“喏,我先给你一个信物,这里能取五万两。”

钏采接了过来:“行,明天我就开始与那些老板商讨。”钏采站了起来,“你们先聊,我去忙了。”说着,挥了挥手离开了。

等钏采走后,苏羽志才道:“我们家暖暖真是本事大了,居然还买下了如意楼。”

看着苏羽志似笑非笑的神色,顾暖暖讪讪的笑了笑:“那不是凑巧嘛!”

“好了四哥,你就别说我了,你今天怎么来着欢语楼了?”

苏羽志微微一顿,脸上露出了懊恼之色:“瞧我,一下子忘了正事了。”

“我去找那钏采姑娘。”说着,苏羽志就跑了出去。

顾暖暖将桌子上的零嘴儿吃完后,让小厮找苏羽志要钱,自己则悠哉乐哉的离开了。

钏采看着苏羽志,疑惑的问道:“你要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

“是。”苏羽志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需要他帮我做点事情。”

“这倒是没问题,不过触犯国法的事情我们可不做。”

苏羽志笑了:“你且放心,我只是想让他略施美人计罢了。”苏羽志一双眸子里划过一丝不明之色。

钏采深深看了一眼苏羽志:“想不到苏家公子也会用这些手段。”

“手段或许不好,但是有用就成。”

钏采竖起了大拇指:“我也觉得,放心我一定给你选一个比美人还美的男子。”

等苏羽志回到包厢没多久,就见钏采带来了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子:“这是我们欢语楼的琴师,宋栢,感觉如何?”

宋栢大惊失色,迅速后退:“钏采姑娘!说好了我进来卖艺不卖身!当然,如若卖给姑娘也就算了,怎么还是个男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