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范欣元死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这边拜见东河国大将军陈安冷,另一边,后宫之中,杨薇与沐晨宁则是再一次发生了争吵。

而争吵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范欣元。

杨薇查出太医是范欣元买通指使,沐晨宁却以范欣元身体为由,让其推后几日再审。

沐晨宁想着,毕竟是范家人,当初自己将范欣元打入冷宫,朝廷之上范家学子频繁上书,诉说范欣元并非故意,定然有人挑唆。

当初自己对此事不理不睬,当众斥责这些人手太长,居然管到了后宫之中,于是,便有人开始装病告假。

可谓是烦不胜烦。

此次范欣元小产,如若直接审理,怕又是要惹怒范家人。

毕竟证据不足,如若太医出来指证还好,只是可惜,太医已经自绝了。

而杨薇却以为沐晨宁在拖延时间,认为沐晨宁不想追究范欣元所犯下来的错误。

一时间,两人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争吵,沐晨宁直接离开。

得到消息的沐嘉婉和杜福宝自然来到了皇宫。

杨薇两眼通红,小脸上却满是倔强之色,显然这一次不准备让步。

“沐晨宁到底在想什么?

若非暖暖发现不对劲,你这身体可就毁了!他居然不当一回事?”

沐嘉婉气得不行,脸上满是怒气,“这个范欣元,手段不小!”

杜福宝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听暖暖说,当初皇上将她打入冷宫后,不过三日就放了她出来。”

“一是因为范家施压,这二则是因为范欣元用琴声吸引了皇上前去冷宫,恰巧皇上有烦心事,范欣元陪伴皇上,小心温柔,自然赢得皇上好感。”

杜福宝抬起头来,看着因为自己话而更加伤心的杨薇,叹了一口气:“薇儿,后宫之中的争斗比战场上还要厉害,而后宫之中,要靠的便是皇上。”

“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你想想,是不是每次皇上与你闹了别扭,就去找范欣元?”

“是。”

杨薇抿了抿嘴唇,“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让我收敛脾气,只说皇上喜欢听的?”

沐嘉婉皱了皱眉头:“虽然说此事对你有困难,但是为了以后的日子,这样做是最简单的。”

“当然,就算你不这样做也可以,我们帮你。”

杨薇垂下眼帘,看不清她心中所想。

一时之间,三人都沉默了。

杜福宝和沐嘉婉对视一眼,均十分担心杨薇。

“我明白。”

杨薇抬起头来,看着两人,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用为我得罪了皇上,马上就要广纳后宫,就算没有范欣元,也有李欣元。”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柳成玉的声音。

看着柳成玉脚步匆忙的走了进来,沐嘉婉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柳成玉脸上满是怒气,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冷意:“这些日子我回了柳家,我爹娘让我进宫选妃我拒绝了。”

“所以呢?”

沐嘉婉继续问道。

“他们说我不进宫就当没我这个女儿,我答应了。”

柳成玉淡淡的说道,“但是我一直住在皇宫也不合适,你们谁收留我一下?”

沐嘉婉嘴角抽搐,还真是柳成玉啊,找人收留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苏府还空着,里面只有暖暖的一些丫鬟,你也都熟悉,不如就去那边吧。”

“苏府和丞相府虽然打通了,但是那边的人一般都不过来。”

杜福宝思考了一番说道:“如何?”

“好。”

柳成玉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询问道,“为什么今日暖暖姐姐没过来?”

沐嘉婉的手微微动了动,随即一笑:“这丫头感染了风寒,哪里都不想去,我们听到消息过来时,她在熟睡中。”

“感染了风寒?”

杨薇皱了皱眉头,“让她好好养着,我这里没什么事。”

“对了,闲王那边似乎也受到了刺杀,这些日子也在养伤,暖暖是不是因为太担心闲王,自己也病倒了?”

杨薇虽然用的疑问句,但是语气里却十分笃定。

沐嘉婉不动声色:“也有这一部分原因在里面,主要是天气变化太快,以至于她这个风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暖暖这边没事,倒是薇儿你自己得想清楚。”

“不过这件事我们怎么也得管管。”

沐嘉婉缓缓说道,“你且放心,我们不莽撞。”

于是第二天,苏家六子直接上奏折询问此事,美其名曰,帝后和谐,方能让人安心。

一个早朝,围绕着该不该惩罚范欣元的事情讨论了许久。

最后,杨大人上前一步,直接跪了下来:“皇上!皇后娘娘是臣的女儿,却在后宫遭受到如此迫害!皇后为人直率,性子单纯,臣着实害怕!”

“后宫主子不过十人,臣的女儿位居皇后之位,还受到如此迫害,臣于心不忍,求皇上看在老臣心疼女儿的份上,放皇后出宫,皇后之位,谁想坐就去坐吧……”杨大人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不是暗戳戳的在说范家想要后宫之主的位置吗?

范家,那可是书香之家,虽然无人在朝上任职,但是朝廷上,不少都是范家教出来的学子。

听到杨大人的话,自然脸红脖子粗的反驳。

杨大人抬头,不急不缓的说道:“如若不是因为皇后之位,为何自从元嫔娘娘进宫,皇后屡次出事?”

这一问,可把这些人给问着了,他们也不能昧着良心说没这事儿啊!苏羽风走上前,拱了拱手,缓缓说道:“皇上,家妹与皇后交好,特嘱咐臣查探此事,臣手中已有证据,证明带有红花的衣服是出自范家之手。”

一句话,让众人倒吸一口气。

除此以外,静王也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元嫔身边的丫鬟宁春,可证明元嫔知晓此事,并且有意为之,损坏皇后娘娘身子,而皇后娘娘与太医之间的信件……”“臣也无意中得到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叠信件,直接发给了那些范家学子:“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那就请各位大臣好好看看吧。”

众人看着里面信件,倒吸一口气,沐晨宁当下让宗人府直接彻查此事。

宗人府发现,此次彻查后宫之事格外的轻松简单。

很快就将证据呈了上去,范家却直接拉了一个奴婢出来顶罪,说一切都是范欣元吩咐她所做,范家其他人并不知情。

而范欣元身边的宁春也出来作证,给了范欣元最后一击。

范欣元也知道自己被范家人放弃!沐晨宁大怒,让其乱棍打死。

看着范欣元的尸体时,杨薇有些恍惚。

“娘娘,咱们回宫吧。”

和嬷嬷眼里满是担忧之色,“别看了,娘娘。”

回到宫里,挥退了其他人,杨薇才看着和嬷嬷道:“嬷嬷,那也是他枕边人,陪了他许久,说杀就杀了……人命在他眼里,可真是不值钱啊!”

和嬷嬷看了一眼外面,小声说道:“娘娘,帝王之心,深不可测。”

杨薇闭了闭眼睛:“着实冷漠无情。”

和嬷嬷连忙捂住了杨薇的嘴巴:“娘娘,不可说啊……”杨薇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宫外,百年酒楼中,沐嘉婉疑惑的看向姜天晟:“你们是不是从中做了什么?

宗人府的效率也太高了吧!”

闻言,姜天晟淡淡一笑:“不过是让里面的暗线帮了忙罢了。”

“那宁春是怎么回事?”

杜福宝满脸疑惑,“她为什么会背叛范欣元?”

沐启梓得意一笑:“没什么啊,因为宁春本来就不是范欣元的人。”

“怎么说?”

沐嘉婉来了兴趣。

沐启梓喝了一口茶水,这才说道:“这宁春的母亲以前是范欣元的奶娘,因为犯了事,被范欣元折磨致死,宁春怀恨在心,便入府成了范欣元的贴身丫鬟。”

“好不容易有一个让范欣元偿命的机会,宁春怎么可能不抓住?”

“所以,我们的人只不过提了一句,宁春就答应了,还拿出了不少证据。”

“如此看来,宁春倒是个人物,居然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

闻言,杜福宝和沐嘉婉对视一眼,还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那带有红花的衣服真的是范欣元亲娘给她的?”

沐嘉婉又问道。

姜天晟点了点头:“不错,我们查到,范夫人的确是想一石二鸟,让皇后与范欣元都无法怀有身孕。”

“为什么?”

杜福宝满脸不解,“她这样对待范欣元,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吗?”

姜天晟轻笑两声,淡淡的说道:“因为范大夫人生有二女,她疼爱自己的小女儿,范大夫人想将小女儿送到宫里,成为人上人。”

“自然,这样一来,范欣元也成了绊脚石。”

“这……”杜福宝满脸的震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沐嘉婉抿了抿嘴:“哪里没有,我娘还能将我扔了,我回去了,还说我怎么不死在外面了。”

淡淡的语气里满是嘲讽之色。

沐嘉婉的话让杜福宝心里一震,拉住了沐嘉婉的手:“嘉婉……”“没事。”

沐嘉婉笑了,“我都不在意了,只是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比起京城的和谐,顾暖暖在陈安冷府里可不怎么好过。

沐融云与陈安冷去书房谈事情,便让陈巧儿招待顾暖暖。

而陈巧儿却是句句带刺,刺得顾暖暖烦不胜烦,直接站了起来,盯着陈巧儿道:“你到底要问什么?”

“能不能简单直白点?

弯来弯去,你不嫌麻烦吗?”

陈巧儿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双眸子里满是嘲讽之色:“你配不上云哥哥!”

“哦,我知道了。”

顾暖暖坐了下来,朝着陈巧儿点了点头。

“你!”

陈巧儿觉得不对,正常人听到此话不是应该生气吗?

怎么她像个无事人一样?

想了想,陈巧儿继续说道:“我与云哥哥从小就认识,云哥哥现在喜欢你,不代表以后也喜欢你,你也不过就长得好看点!”

顾暖暖挑眉,摸了摸自己的脸:“的确比你好看。”

陈巧儿再次被噎住了,上前一步,眸子里散发着怒火:“你说!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云哥哥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顾暖暖满脸疑惑,她怎么了?

她是哪里配不上沐融云了?

不等顾暖暖说话,陈巧儿扫了一眼顾暖暖的,见她身上所带之物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当下嘲讽道:“云哥哥是战神!是沐朝国的闲王!你算个什么东西!”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