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京城暗动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声“云哥哥”,让沐融云的心尖微微一颤,手握住了顾暖暖的小手,微微将顾暖暖拉得离自己更近了点:“再叫一次……”顾暖暖睁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耳边萦绕着沐融云的声音,却只觉得全身酥麻不已。

咽了咽口水,故作轻松的说道:“云哥哥啊,刚刚你的巧儿妹妹可是叫了不少次了!怎么,还没听够啊!”

沐融云勾起唇角,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色彩:“想听暖妹妹叫的……”一声“暖妹妹”让顾暖暖的脸爆红,一双眸子里带着慌乱和羞意,一时之间不知道往哪里看。

“呵呵。”

沐融云发出了轻笑声,对于顾暖暖害羞的模样,沐融云是百看不腻。

听到笑声,顾暖暖瞪了一眼沐融云,下一秒,直接双手按住沐融云的头,自己则是伸着脖子,直接在沐融云唇上咬了一口。

挑眉:“想亲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

然后十分豪爽的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坐到一旁,拿起了点心啃了起来。

沐融云呆愣了一会儿,哑然失笑,他就知道不能用常理去想自己的小姑娘。

这样的举动,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居然被强吻了……顾暖暖偷偷瞄了一眼沐融云,刚好跟沐融云的眼光相碰,慌忙的移开了眼睛,顿了顿,嘀咕道:“我亲自己的未婚夫,做什么要害羞?”

这样想着,当下便抬起头来,瞪着沐融云:“干嘛?

干嘛要看我?”

“呵呵。”

沐融云笑了起来,无奈至极,“睡一会儿吧,今天要连夜赶车了。”

外面赶车的暗一看了一眼旁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嗯,烧饼还是挺好吃的。

顾暖暖瞪了一眼沐融云,然后从马车角落里拿出了一袋子烧饼,掀开帘子,递给了暗一:“这是小饼子让我给你的,怕你大晚上赶车太饿。”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算了,烧饼冷了就不好吃了,沐融云,你来赶车!让暗一吃点东西。”

暗一吓得直接拉住了缰绳,迫使马儿停了下来,连忙拱手说道:“顾小姐,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赶紧的!”

顾暖暖转头,挑眉看向沐融云,“换!”

沐融云知道顾暖暖是害羞了,故意找茬呢!也不说破,直接走了出来,让暗一进去马车里。

暗一抱着想烧饼,坐在马车里后,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他居然让主子给自己驾车!顾暖暖倒了两杯茶水,一杯推向了暗一那边:“你坐这么远做什么,吃烧饼不喝茶,你要噎死吗?”

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过来,别怕,我又不吃人。”

暗一看向顾暖暖,踟蹰了一下,点了点头,挪动了几分,然后看了一眼外面的沐融云:“顾小姐,主子……”“他吃饱喝足了,也该吹吹冷风了。”

顾暖暖的语气里带着赌气的成分,让这丫调戏自己!过分!此时,驾着马车的沐融云风中凌乱,听着里面小姑娘的声音,无声的笑了。

京城,皇宫中,沐晨宁狐疑的看着姜天晟与沐启梓:“王叔的伤还未好?”

“未曾。”

沐启梓淡淡的说道,“皇上如若不信,大可前去闲王府探望。”

沐晨宁笑了笑:“哪里,朕只是关心王叔的身体罢了。”

“那日刺客剑上有毒,不管是太医还是民间大夫都无法医治,若非暖暖拿出了解药,此时老木头早就没了性命。”

姜天晟眉头微蹙,随即叹了一口气,“只是耽误的时间有点久了,需要好好休养。”

“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必去找老木头了。”

“静王说的是。”

沐晨宁心中的疑虑也消失了一大半,看了一眼手中的奏折,缓缓说道,“只是范家……”“范家如何?”

沐启梓挑眉,“范欣元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皇上都网开了一面,范家现在不是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吗?”

沐晨宁点了点头,脸上有些凝重:“范家的确愈发低调起来,哪怕是这次选秀,也没有报上范家女儿。”

姜天晟和沐启梓对视一眼。

在之前,他们也觉得范家对朝廷之事并不在意,只是近一年来范家的频繁动作,以及范欣元的进宫,无一不在说明,范家坐不住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范家怕是要有什么大动静了。

沐晨宁看了一眼两人,继续说道;“范欣元这个人只是个例外,听说范欣元因为生母身体不好,所以养在了奶娘身边,做出这样的举动。”

“延平侯府那边可有动静?”

沐启梓眸子暗了暗,转移了话题。

沐晨宁微微一顿,随即摇头:“只是每日过来与朕聊一些家常。”

“既然如此,我们便以静制动。”

姜天晟淡淡的说道,“皇上,臣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沐晨宁应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两人离开。

宫外,沐启梓看向姜天晟,嘲讽一笑:“皇上也会防着我们了。”

“或许,皇上并没有放在心上。”

姜天晟抿了一口茶水,只是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延平侯频繁在皇上面前诉说着功高震主,无非是想让皇上防备着苏家和王叔。”

沐启梓想着自己得到的消息,缓缓说道:“其实防备二人,我能理解,但是延平侯却是话里话外让皇上重用范家,重用范家学子。”

“我想,皇上应该是心里有了芥蒂,若是按照以往皇上的性子,早就将此事说了说来,根本不会瞒着。”

“这一次,皇上询问我们范家的事情,也是为了试探我们对范家的态度。”

“看来,皇上是想重用范家之人了。”

沐启梓的话,让姜天晟握着茶杯的手一紧,他自然也是明白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只是不想相信罢了。

毕竟比起沐启梓和沐融云,他在教导沐晨宁上,花费的心思更多。

只是没想到,坐在那个位置久了,到底还是变了。

“范家那边我们得盯着点,至少等老木头回来之前,京城不能乱。”

姜天晟抬头,脸上满是凝重之色:“如若实在无法,离开沐朝国。”

沐启梓的心微微一颤,眼里划过一丝认真,许久才点了点头:“我也累了。”

只是,离开沐朝国说得简单,真要做起来,那可是太难了。

毕竟都是拖家带口。

别说其他人,就是苏家,就要耗费心思,而且依照他们看来,根本不可能说动他们。

所以,还是一门心思的与那些人周旋吧。

苏府,柳成玉看着眼前的两人,满脸疑惑:“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看暖暖姐姐?

我好不容易从皇宫出来。”

杜福宝连忙说道:“暖暖身体不好,咱们还是不要打扰她休息了。”

“连看一下都不行吗?”

柳成玉疑惑的看着杜福宝,“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杜福宝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沐嘉婉说道:“行了,她这个鬼机灵的,瞒不住的,告诉她吧。”

于是,等柳成玉知道顾暖暖去了东河国后,没有惊讶之色,只是露出了了然:“我就知道,否则表嫂那边,暖暖姐姐一定会去的。”

“时辰不早了,吃饭吧,我想念百年酒楼的菜了!”

柳成玉笑眯眯的说道。

杜福宝则是嘴角一抽:“你的爱好还真是奇特。”

不是百年酒楼,还真的做不出来。

三人下了马车,与掌柜的打了声招呼,便朝着顾暖暖的包厢走去。

“站住!”

身后,传来了一道娇喝声。

三人回头,看着丫鬟装扮的女子,一时之间有些疑惑。

柳成玉上前一步:“做什么?”

丫鬟脸上带着讥讽之色:“你们是京城贵女,也要遵守百年酒楼的规矩!”

丫鬟语气里的优越感,让柳成玉心里极其不舒服,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她的身份摆在这,还没有人敢跟她这样说话!当下,柳成玉抬了抬下颚:“规矩?

我们怎么不守规矩了?

百年酒楼的规矩便是提前三日预定。”

那丫鬟嘲讽一笑:“这位小姐,我三日前就已经在这里预定位置,百年酒楼预定位置必须本人前来,我可没见过你们三人。”

柳成玉笑了:“怎么,你还三天都守在这里,没离开过一刻?”

“是!”

丫鬟伸手一指,“外面都是我的人,我们守在这里等着位置,只因为三日前,掌柜的说已经预订完所有包厢,我们在这里等着看有没有人退订。”

“我敢保证没有你们的身影,既然如此,你们凭什么进入百年酒楼?”

沐嘉婉微微一笑:“那真是抱歉,我进百年酒楼不需要预定。”

“呵,我就知道,你们仗势欺人!”

“京城贵女就是如此品行吗?

我们在西耀国的时候,那西耀国上到皇上下到平民,可都按照规矩行事。”

杜福宝皱了皱眉头:“西耀国?”

丫鬟脸上露出得意洋洋之色:“不错!我们小姐就是西耀国有名的才女!”

杜福宝扯了扯嘴角:“既然是才女的丫鬟,难道不知道万事都有隐情,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我们扣帽子?

如果你弄错了,是不是要给我们道歉?”

丫鬟撇了撇嘴,满脸的不屑:“回到沐朝国这些日子,这种事情我看得多了,怪不得沐朝国不如西耀国。”

最后一句话虽然声音小了点,但是在场的人依旧听到了。

显然,丫鬟不以为自己错了,她笃定沐嘉婉三人不按规矩行事。

杜福宝眼里涌现出怒火:“既然你觉得西耀国好,那你便去西耀国,做什么还回来?”

“还有,我们沐朝国的子民自然会按照规矩做事!”

“你且问问掌柜的,我们可有半点以权压人?”

小丫鬟闻言,迅速看向掌柜的:“掌柜的你别怕,你尽管说便是。”

掌柜的刚刚就想解释,没想到被这丫鬟抢了好几次话。

如今又听到丫鬟对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的贬低,心里早就怒火丛生,因此,语气十分不好:“没有!这三位小姐根本没有以权压人!我说这位姑娘,你判断事情就只凭借着自己臆想吗?”

“有你这样的丫鬟,就能看出你家主子是什么样的人!”

“才女?

哼,西耀国的才女,在我们沐朝国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

丫鬟显然脸色泛红,“你偏袒她们!”

“偏袒?”

掌柜的冷笑一声,“怎么,我东家来自家的酒楼吃饭还需要预定?”

丫鬟陡然变了脸色,什么?

怎么可能是东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