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你怎么知道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看着这些黑衣人,一双眸子里闪烁着亮光,活动了一下手腕,笑眯眯的说道:“来,一起上!”

黑衣人面面相觑,看着眼前软萌的女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大哥,此女子武功不弱,主子说了,不能小看。”

一名黑衣人小声的说道。

带头的黑衣人见此,点了点头,警惕的看着顾暖暖:“围攻!”

黑衣人迅速将顾暖暖围了起来。

顾暖暖勾唇一笑:“告诉你们家主子,以后派人来刺杀我们的时候,记得找一些厉害一点的,就你们这样的,我不吃东西都能一打十。”

“呵呵。”

领头的黑衣人笑了起来,眼里划过一丝不屑之色,“口出狂言!”

“既然你这么着急想要死,那我们就送你上天!”

说着,黑衣人一挥手:“给我上!”

顾暖暖脸上没有丝毫怒气:“那个,我不想上天,我想入地可以吗?”

顾暖暖的态度,明显惹怒了黑衣人,黑衣人眼里满是杀意,拿着刀便朝着顾暖暖冲了过来。

眼见着一刀就要砍在顾暖暖手臂上,顾暖暖却是直接闪到黑衣人背后,一脚踹在了他的臀部上。

“砰!”

“砰砰!”

接二连三的声音响了起来,黑衣人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暖暖,原来,她所说的以一打十,并不是说说而已!沐融云赶来的时候,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黑衣人,捂着胸口,眼里满是警惕之意。

而自家小姑娘就站在他们中间,吃着点心,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你们是延平侯派来的嘛?”

“他们想让你们杀了沐融云?

那你们抓我做什么?

难不成知道自己打不赢沐融云,所以抓我去威胁他?”

“啧啧啧,身为杀手,自然是用拳头说话,你们这也太阴险了!”

“你们的思想有问题,这样是不对的……”“我,我们是暗卫……”有一个黑衣人实在是受不了,颤抖着声音说道,“你要杀就快点,别废话了!”

“砰!”

顾暖暖脚尖一动,将地上的石头踢了过去,打在了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

顾暖暖眼睛一挑:“怎么了?

我声音不好听?

听我说话这么不耐烦?”

黑衣人欲哭无泪,这是什么人啊!有黑衣人想要寻死,也被顾暖暖给拦了下来,还十分贴心的给他们喂了软筋散,让他们只能躺在地上听她说话。

等沐融云走近后,顾暖暖眼睛一亮。

沐融云满脸无奈之色,走了过来,揉了揉顾暖暖的发丝:“好玩?”

“还不错,我这不是给他们洗脑嘛!这些人你让人关起来吧,以后有用。”

说着,顾暖暖走到一个黑衣人身边,伸手,将他胸前的衣服划开,就看到黑衣人胸前有一个特别大的“范”字。

“啧啧啧,原来延平侯找的是范家的人刺杀我们啊!”

顾暖暖的话音落下,暗卫同时一惊,她,她居然知道!很快,就有人将这些暗卫给带走了。

而顾暖暖则是走到悬崖边,将准备好的绳子丢了下去。

将下面的暗卫拉了起来。



“辛苦了!”

顾暖暖笑着说道,“回去休息吧。”

“是,主子。”

暗卫脸上划过一丝感激之色,朝着顾暖暖拱了拱手,这才离开。

回到院子里后,众人松了一口气。

“暖暖,接下来我要去东河国国城吗?”

沐嘉婉明显有些不舍和不安。

“嗯,不过你一个人上路,有人肯定不放心。”

顾暖暖笑眯眯的打趣道。

沐嘉婉脸色一红,迅速说道:“我又不是个傻瓜,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我让暗卫护送你过去。”

顾暖暖看向姜天晟,“你觉得如何?”

姜天晟皱了皱眉头:“给我三天时间,我与嘉婉一同过去。”

顾暖暖有些疑惑,沐嘉婉想说什么,却被姜天晟给打断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停顿了一下,干咳两声,继续说道:“不想与你分开。”

我去!顾暖暖瞪大眼睛,姜天晟居然也会说情话!不简单了!沐嘉婉脸色“噌”的一下红透了。

杜福宝轻笑两声,一时之间,气氛格外的好。

姜天晟所说的三天,自然不是说说而已,沐嘉婉就在此地住了下来,不少暗卫保护着。

而他们连夜进了京城,去了皇宫之中,禀告固伦长公主出事的事情。

沐晨宁震惊不已,眼底有些慌乱,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朕一定查出来,到底是谁刺杀皇姐!”

等众人离开皇宫之后,沐晨宁连夜召见了延平侯。

“是你们动的手?”

沐晨宁双手握拳,一张脸上满是怒气,“那是朕的皇姐!”

延平侯轻抿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缓缓说道:“皇上,长公主遇难的确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不想,我们最初的目的,是冲着闲王。”

“您也知晓,也不是想要闲王的性命,只是想让闲王恢复当初先皇所在之时的模样,避免闲王心生野心。”

“臣就是知道闲王厉害,所以才朝着灵慧郡主下手,然而……”“不过,如今,臣觉得,长公主遇难,倒也是好事。”

“延平侯!”

沐晨宁冷冷的叫了一声,“那是朕的皇姐!是父皇的亲生女儿!”

延平侯笑了,淡淡的说道:“虽然说是亲生女儿,但是却是在民间长大,当初先皇认回长公主时,臣便不同意。”

“先皇子女并不少,没得必要认一个从小在民间,不知礼数的公主,皇上,您封为固伦长公主,也实为不妥。”

“长公主与皇上见面不过尔尔,皇上也不要太伤心,正好,我们趁着长公主离开,静王伤心之时,让皇上的人取代静王,不是更好?”

沐晨宁的心猛的一跳,看着延平侯,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而延平侯则是垂下眼帘,继续说道:“皇上,只要您同意,接下来的事情,臣会安排好。”

“皇上,您是知道闲王身边有多少势力,只有各个瓦解,您才能获得所有权利啊!”

沐晨宁蠕动了几下嘴唇,缓缓说道:“到底是朕的皇姐,传朕口谕,朕知晓静王伤心,特允许三日不上早朝。”

“是,皇上。”

延平侯站了起来,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等延平侯离开后,沐晨宁来到了后宫之中,看着不远处的宫殿,心疼痛不已。

“皇上,还是离开吧……”小李子小心翼翼的劝慰着,这里,是皇后的宫殿啊!可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对于皇上与皇后之间的矛盾,小李子觉得,皇后是个可怜人。

沐晨宁垂下眼帘,刚想进去时,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臣妾给皇上请安。”

沐晨宁抬头,看着范宝玉,眉头狠狠一皱,语气不好:“你怎么在这?”

范宝玉示意下人离开,小李子看了一眼沐晨宁,见沐晨宁没有拒绝,也跟着离开了。

范宝玉来到沐晨宁身边,缓缓说道:“臣妾知晓皇上因为长公主的事情而感到愧疚,但是长公主的死,并非皇上有意。”

“皇上不必因此而自责,如若真的追究到底,便是那延平侯办事不利罢了。”

范宝玉温柔一笑,继续说道:“皇上,时辰不早了,不如先休息吧。”

不得不说,范宝玉的话,让沐晨宁的心情好了不少,的确,他并没有下旨伤害沐嘉婉,要怪,就怪延平侯办事不利,怪沐嘉婉运气不好。

这样想着,心里的愧疚少了不少,看向范宝玉,点了点头。

与范宝玉一同回了宫殿。

而翌日,延平侯便传了皇上口谕给姜天晟,姜天晟一副颓废之色,谢恩之后,便待在王府里。

得到消息的顾暖暖眼里划过一丝冷意:“沐晨宁还有什么举动?”

纯连摇了摇头:“并无,宫中传来消息,贵妃娘娘说了几句,皇上心情好了不少,只是具体说了什么,并不知晓。”

范宝玉……顾暖暖应了一声:“暗中部署便可。”

与此同时,沐融云却是到了地牢之中,看着眼前的人,眸子里满是寒霜。

“继续。”

淡漠的声音让陈子谦一个激灵,迅速后退:“王爷,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王爷!”

沐融云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很吵。”

陈子谦迅速闭上了嘴,脸上满是苍白之色。

“东西交出来。”

沐融云继续说道。

陈子谦知道,那些东西是自己的催命符,也是自己的保命符,他不能交!而沐融云的去处被顾暖暖打听到后,刚进来就听到了陈子谦的声音:“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啊!王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诶?

什么都不知道?”

顾暖暖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杀了吧,留在王府,浪费粮食。”

陈子谦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明明是软萌的丫头,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如此很戾!顾暖暖歪着头,走到了陈子谦面前,一把匕首,直接捅入了陈子谦的胸口。

疼痛让陈子谦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你,你这个贱人!”

“噗!”

鲜血流了下来。

陈子谦倒在地上,动了动手指。

顾暖暖蹲了下来,将沾染了鲜血的匕首扔到了一旁,幽幽开口:“你是不是想说,我杀了你,永远得不到那些东西?”

“呵呵。”

顾暖暖笑了,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就是在东大街756号的,你老相好的院子里吗?”

陈子谦猛地看向顾暖暖,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她,怎么会知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