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打了再说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等罗家人来到欢语楼里,就看到罗昊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儿啊!”

黄氏冲了过去,抱着罗昊一个劲的哀嚎着。

罗俊树大吃一惊,看着不远处坐着的钏采,冷哼一声:“你们居然敢打人!”

钏采淡淡一笑:“打人如何?

就算是皇上,来我店里也要遵循规矩,坏了我的规矩,百劝不听,我为何还要好言相劝?”

“你!”

黄氏直接站了起来,愤怒不已:“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儿子!”

罗昊抱着肚子哀嚎着,听到黄氏的话,叫喊起来:“娘!救救我!救救我啊!他们想要打死我啊!”

周围的人见此,纷纷皱了皱眉头,指指点点。

“二婶,你先别着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月惜走了出来,拉住了黄氏,看向钏采,“这位姑娘,不知道我哥哥做错了什么,居然要受到你的毒打?”

“毒打?”

钏采挑眉,“如若是毒打,你兄长已经死了,还能让你看到?”

说着,钏采轻笑两声:“做了什么,你们问问他。”

钏采端起一杯茶水,轻抿一口:“在场的人也都见识到了这位公子的厉害,如若这位公子说不清楚,便让在场的人说吧。”

刚想夸大其词的罗昊缩了缩脖子,然后顺着罗俊树的力道站了起来,撇了撇嘴,却牵动了自己嘴角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

“娘!我不过就是看上了她而已,她就对我动手!”

“这里不是青楼吗?

我看上她那是她的福分!真是给脸不要脸!”

“娘,你替我教训教训她!一个青楼女子,居然如此嚣张!”

“什么?

青楼?”

于氏走了出来,眉头紧皱,立马对着罗月惜说道,“月惜,你快离开!”

罗月惜脸色通红,怪不得周围只有男子,原来是青楼!当下转身就要离开,却跟赶来的罗老太太撞上了。

至于王氏,自然不会凑这个热闹。

“青楼女子?”

罗老太太一进来就听到了罗昊的话,当下气得不行,“你一个青楼女子居然敢打我孙子?”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

还不赶紧将她给我抓起来!”

“伤了我孙子,给我打回来!”

罗老太太脸上满是怒气,一双眸子看向钏采,满是轻蔑之意:“我孙子看上你了,是你的福气!”

说着,又看向罗昊,叹了一口气:“昊儿,这样的女人,玩玩就好了,莫要娶回去!”

罗昊当下抬了抬下颚,不以为然的说道:“祖母,我自然知道,就凭她,别想进我们罗家大门!”

周围人的目光变了,看着这些人,眼神十分奇怪。

其他人没发现,但是忍不住留下来看戏的罗月惜发现了,拉了拉正在看好戏的于氏:“娘,有些不对劲。”

于氏疑惑的看了一眼罗月惜:“你这丫头,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赶紧先走。”

“我觉得,这里好像不是青楼。”

罗月惜小声说道。

于氏不解,就听到黄氏嘲讽的说道:“叫你们管事的过来,今天这事不解决,我们就不走了!”

钏采站了起来,走到这些人身边,脸上带着笑意:“青楼?

青楼女子?

你们的眼睛是瞎了?”

说着,钏采指着门口:“睁大你们的眼睛去瞧瞧,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或者,你让周围的老爷公子告诉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钏采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名公子说道:“什么青楼,这里是欢语楼!与茶馆一般的存在,但是比茶馆多了一些好玩的东西。”

“就是,这里男子女子都可以进来,只不过女子一般都在包厢罢了。”

“而且,你们也别找管事的,这里的东家就是钏采姑娘!”

随着众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罗家愣住了。

这里,不是青楼?

“不可能!”

罗昊叫了出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我明明看到一名公子与女子进了房间。”

“我说,你是从哪里的山疙瘩里来的?

居然都不知道欢语楼的规矩!”

“这里的确可以找女子,但是也得人家愿意才行,这里可不准用强!”

“对啊,况且,想要女人去青楼就好了,干嘛要来欢语楼?

欢语楼的姑娘那可都是好姑娘!卖艺不卖身!”

“这位公子,你说的是我吗?”

突然之间,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众人看了过去,却见一名秀气的公子走了出来。

“这不是田家大公子吗?”

“田公子!”

众人纷纷打招呼,田公子笑了笑:“你说的女子,可是她?”

说着,田公子将身后的女子拉了出来,“让公子误会了,这是我的夫人。”

女子笑了笑:“我今日陪着夫君来此看看,没想到……”众人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而罗昊整个人都呆住了,这里,女子还真能进来。

不等罗昊反应过来,二楼包厢的门都打开了,里面出来了不少人。

“快看!是长宁郡主!”

“什么?

还有郡主!”

罗昊忍不住叫了出来,便看到长宁郡主走了出来,来到钏采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家人。

冷笑一声:“罗家人?”

罗昊不敢说话,罗老太太却是眼睛一转,迅速说道:“就算如此,也不能动手打人!我孙儿被打成这样,你们就应该赔偿!郡主,你说对吧?”

“呵呵。”

长宁郡主笑了,“调戏女子,直接送官,打他,还是轻的!”

罗昊一听要见官,倒吸一口气,脸上满是慌乱之色。

黄氏皱了皱眉头,拉着罗昊朝后退。

罗月惜拉着于氏也后退了两步:“娘,咱们别说话。”

罗家老太太见此,冷笑一声:“见官?

他们打人还有理了?”

“这位老妇人,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们可是看在眼里,是这位公子调戏钏采姑娘!”

“就是,钏采姑娘拒绝了好几次,还解释了这里的规矩,但是这位公子不听,自然得好好教训一下,要我看,还教训的轻了!”

“可不是,哪里有这样无赖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见!”

长宁郡主看着罗家人,心里叹了一口气,沐融云好不容易有了暖暖,能过上好日子,怎么这些人又上了京城?

“你们教训我?

我表哥可是闲王!”

罗昊伸着脖子叫了出来,脸上满是愤愤之色,“我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

“真是给脸不要脸!我呸!”

罗昊的眸子里满是不屑之色:“伤了我,我表哥不会放过你们!”

长宁郡主笑了笑,身后的葱玉却是气愤不已:“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郡主口出狂言!”

到底是郡主,罗家人还是有些害怕的,当下罗家老太太笑着说道:“郡主,让您见笑了。”

长宁郡主轻笑两声:“老夫人,您不觉得您孙儿错了?”

罗老太太一愣:“我孙儿怎么错了?

我孙儿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

看着罗老太太轻蔑的目光,长宁郡主笑了:“这是我干女儿。”

一句话,罗家人倒吸一口气。

而钏采也愣住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长宁郡主拉着钏采的手,给了她一个“别怕”的眼神,又看向葱玉道:“去报官吧。”

葱玉点了点头,刚要过去,就被黄氏给拉住了:“那个,我们不知道是长宁郡主的干女儿,昊儿,还不赶紧的赔罪!”

罗昊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看着钏采,心里满是不屑之色:“娘,你说什么呢?

要我跟她赔罪?

我看她指不定是用什么迷惑了长宁郡主,郡主,你可不要被骗了啊!”

“对!昊儿说得对,混在这个地方的人,清白怕是都没了!郡主,你可不要被迷惑了啊!”

罗老太太也迅速说道,脸上满是不屑之色,“一个女子抛头露面做生意,算什么样子?”

钏采笑了:“我什么样子与你何干?”

“我打罗昊,那是他该打!你们知道事情经过,不道歉也就罢了,还想让我赔罪?”

“这是哪门子道理?”

罗昊看着钏采脸上的笑容,觉得十分刺眼:“你给我等着!我表哥不会放过你!”

“葱玉,报官!本郡主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不放过谁!”

长宁郡主心里隐隐有了怒气,一双眼睛里满是冰冷之色,拉着钏采说道:“这件事你不用管,交给我。”

钏采微微一怔,看着长宁郡主的背影,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郡主,你……”长宁郡主拍了拍钏采的手:“我知道你与暖暖要好。”

一句话,让钏采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暖暖。

紧接着,长宁郡主又道:“当初你替我出头之时,我便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钏采有些迷茫,长宁郡主知晓她已经忘了,也不多说。

而葱玉则是迅速离开,见此,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听着周围人的嘲讽,罗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忍不住再次叫道:“我表哥是闲王,你们给我等着!祖母,娘,我们走!”

罗老太太见此,也不再追究,转身就要走。

长宁郡主却是一笑:“给本郡主拦着!本郡主倒要看看,谁敢走!”

“闲王?

闲王站在本郡主面前,也得叫本郡主一声姨!”

罗家人倒吸一口气,显然,京城错综复杂的关系,是他们不了解的。

门口,突然走进来一道人影,不是顾暖暖又是谁?

“哟,用我的夫君压我的姐妹?

你们罗家人真是好样子啊!”

“我倒要看看,沐融云会不会保下你们!”

顾暖暖的到来,让罗家人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下一秒,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顾暖暖抓住了罗昊胸口的衣服,一拳头打了过去,又看向周围的护卫:“愣着做什么?

给我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