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皇上动手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会客厅中,黄氏抿了抿茶水,看向顾暖暖,缓缓说道:“我是来告别的,我们已经救出了昊儿,准备离开京城。”

“嗯。”顾暖暖淡淡的应了一声。

黄氏放下茶杯:“罗家已经分家,当初做了一些对不起王妃的事情,虽然有娘和大嫂的意思,但是我的确也想得到一些好处,如若还有机会,我自当弥补。”

顾暖暖挑眉,眼里划过一丝疑惑之色:“不必,左右日后不会相见。”

黄氏点了点头,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就当顾暖暖准备开口送客之时,黄氏开了口:“我知道三弟妹给我的五万两中,有两万辆是你们给的。”

“我也知道,昊儿是闲王去求情才……”

顾暖暖淡淡的说道:“总归是亲戚一场。”

黄氏点了点头,眼里闪烁着泪水,看了一眼顾暖暖后,转身离开。

罗昊和罗俊树已经在马车里等着了。

等黄氏上了马车,发现两人沉默不已,一时之间有些纳闷:“你们怎么了?”

“娘……”罗昊神色复杂的拿出了一个盒子,“这是刚刚王妃身边的大丫鬟葡萄拿来的,说是王妃给我们的盘缠。”

黄氏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地契。

当下,黄氏猛地抬头,蠕动了几下嘴唇,走到门口,跟看门的小厮说了几句话,这才上了马车:“走吧。”

听到小厮的话,顾暖暖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好一个罗家。”

“可是王妃,罗二夫人的话,能信吗?”盈信有些迟疑。

顾暖暖淡淡的说道:“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

“沐融云若是回来了,你直接跟他说我去了丞相府。”

说着,顾暖暖上了马车,离开了闲王府。

等到了丞相府后,顾暖暖找到了苏羽恙:“七哥,快,拿着铲子我们去挖好东西!”

苏羽恙正看着自己淘来的瓷器,听到顾暖暖的声音,疑惑不已:“咱们家有什么东西?”

顾暖暖神秘一笑,勾起了苏羽恙的好奇心。

两人犹如小时候一般,肩并着肩来到了后门处,然后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座院子前。

“这院子已经许久没住人了。”苏羽恙皱了皱眉头,“一直都空着,暖暖,你是不是差什么东西?没事,七哥给你买!”

“七哥进去瞧瞧就知道了。”

说着,顾暖暖扫视一周,来到了一颗大树下:“就是这里,七哥挖吧!”

苏羽恙走了过去,虽然满心疑惑,但还是听顾暖暖的挥舞着铲子挖了起来。

顾暖暖也没闲着,也拿着铲子挖着。

“暖暖,你确定里面有东西吗?咱们已经挖了很久了……”

“有的吧,再挖挖看看。”

苏羽恙叹了一口气:“暖暖,有什么东西是买不到的吗?闲王不跟你买,七哥给你买,咱们别挖了,成吗?”

“七哥你不行啊!挖这么一会儿就累了。”顾暖暖满脸鄙视。

苏羽恙当下不干了,撩起袖子,迅速挖了起来,他得证明自己,很厉害!

苏羽风刚下马车,就看到了顾暖暖的马车。

挑了挑眉头,边走边问道:“暖暖来了?”

“是的大少爷,王妃来了后就去找七少爷了,现在两人在靠近后面,最为偏僻的‘冷凝苑’里挖土。”

“挖土?”苏羽风疑惑不已,“这两人多大了还挖土玩?”

小厮满脸疑惑,他也不清楚。

想了想,苏羽风挥退了小厮,自己则是走了过去。

还未靠近,就听到了里面顾暖暖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有苏羽恙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怎么不行了?我力气很大的!暖暖你这是看不起我!”

“对呀,我就是看不起你,你看你挖了这么久才挖了这么浅的坑,快点挖!”

“你总得让我休息一会儿吧!我多累啊!”

“不行,赶紧挖!”

苏羽恙看着顾暖暖带着严肃之色的小脸,叹了一口气:“暖暖,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看我没事做,故意来给我找事做的?”

顾暖暖刚要笑眯眯的回话,就看到了里面的不对劲。

迅速蹲了下来,直接用手扒拉了几下,看到了里面的包袱。

苏羽恙脸上浮现出了凝重之色:“这是什么?”

顾暖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打开了包袱,看着里面的龙袍,苏羽恙倒吸一口气:“怎么会这样!”

“怎么回事?”苏羽风快走两步,一向淡漠的他看到地上的东西,瞳孔猛地一缩,“我们府中,为何会有龙袍?”

苏羽恙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顾暖暖。

顾暖暖却是笑了笑:“还好发现及时。”

说着,将龙袍打开:“两位哥哥,你们有发现这龙袍,有些不对劲吗?”

苏羽恙和苏羽风两人仔细的看了起来。

苏羽恙摇了摇头:“没什么区别啊!”

“不,有。”苏羽风指着袖口的花纹,“花纹不一样。”

“不错。”顾暖暖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当年皇上登基,内务府做了几套衣服都是以粉色丝线绣袖口的花纹,然而皇上不喜欢,便改成了蓝色。”

“因此,粉色是丝线的龙袍早就已经毁掉了。”

“只留下一件,这一件便是薇儿亲手给皇上缝制的。”

苏羽恙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这件就是皇后亲手缝制的?”

“是。”顾暖暖十分笃定的说道,“当初薇儿缝制的龙袍,沐晨宁十分喜欢,可谓是不准其他人动的,哪怕不穿,也是放着好好的,我还记得,曾经有一次一名宫女动了衣服,被呵斥了许久。”

“沐晨宁当初便说了,这是薇儿第一次送他的礼物,他要好好珍惜。”

“所以,这龙袍,应该是沐晨宁亲手交给某个人,让那个人埋在了丞相府。”顾暖暖抿了抿嘴,“看来,他们要对苏府下手了。”

苏羽恙久久不能回神:“是皇上想要陷害苏府。”

苏羽风嘲讽一笑:“如果不是因为时间不够,他们应该会以爹的尺寸做好龙袍。”

深吸一口气,苏羽风将龙袍拿了起来:“我去给爹瞧瞧。”

说着,苏羽风直接离开了。

苏羽恙看着顾暖暖:“那现在怎么办?”

顾暖暖微微一笑,直接将苏羽恙的披风放在了里面,然后又放了几千两银子,重新将包袱系好埋在了里面。

“这样一来,若是有人挖到了,七哥你就说是你自己埋的私房钱。”

苏羽恙竖起了大拇指:“好办法!”

书房里,苏相如,苏相玄以及苏家七子,还有顾暖暖和沐融云都在。

苏相玄气得不行。

“砰!”

茶杯掉落在地上,苏相玄的胸口此起彼伏:“大哥!你还在犹豫什么?皇上明显是要致我们于死地!给我们安上谋反的罪名啊!”

苏相如动了动手指,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示意苏相玄不要太激动,看向苏羽风:“羽风,你怎么看?”

苏羽风笑了笑:“爹,如今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又或者说,你还在担心什么?”

苏相如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沐融云淡淡开口:“大舅可是担心若是你们离开,范家和延平侯会把持朝政,怂恿皇上做出不利于百姓的事情来?”

苏相如叹了一口气:“范家和延平侯若是怕我们苏家功高震主而针对我们,我倒是不在意,辞官也是可以的。”

“但是范家和延平侯显然不是,他们想要把持朝政。”

“随着越来越多的范家学子进入朝堂,我担心皇上压不住啊!”

顾暖暖看着苏相如,打从心底涌现出一股敬意,她的舅舅是真的为了沐朝国,为了沐朝国的百姓着想。

沐融云眼里也满是尊敬之色:“大舅的担忧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沐晨宁毕竟是我与姜天晟一手教出来的,他从小不得先皇宠爱,所以有些自卑,才会在得到大权之后,想方设法摆脱我们。”

“但是,他也不傻,定不会让范家和延平侯垄断朝廷。”

苏相如看向沐融云,点了点头。

“大伯,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也要反击了?”苏羽诚缓缓说道,“咱们也不能让皇上这么算计咱们!”

“或许,皇上也是不得已为之。”

苏相如显然还在为沐晨宁说话。

见此,顾暖暖拉住了还想劝说的苏羽诚,缓缓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再等等吧。”

顾暖暖和沐融云走出了丞相府,两人说了几句后,各自去安排了。

顾暖暖将天下第一盟所有人都安排在了苏相如和苏相玄以及苏家七子身边。

而沐融云则是在朝廷之上,将所有针对苏家的事情解决掉。

范家和延平侯后知后觉的发现,沐融云是在用这些事警告他们,不要无中生有。

这天,雪下的更大了,顾暖暖看着手中的信,脸上露出了笑容。

刚想将信拿出去给沐融云看,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王叔,许久未来闲王府,倒是有些想念。”

盈信匆忙而来,小声说道:“王妃,皇上微服私访了。”

顾暖暖勾起唇角:“纯连,传信给大哥,皇上要对苏府动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