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暖暖离京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暖暖嘴角抽搐:“成亲?跟谁?”

“不知道,要不王妃你给我拉一个男人过来?”小饼子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你跟王爷,我羡慕了。”

“砰!”顾暖暖直接给了小饼子一个爆栗,“想什么了,赶紧的去跟葡萄看账本。”

将小饼子摸着自己的脑袋,委委屈屈的离开了。

而顾暖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

的确是要考虑一下自己身边这几个丫鬟的终身大事了。

皇宫之中,御书房之内。

沐融云与沐晨宁两人都没有说话,小李子招呼着其他宫女太监离开,又贴心的将门关上。

沐晨宁抬起头来,看着沐融云:“王叔,朕……”

“皇上。”沐融云打断了沐晨宁的话,将包袱丢到了沐晨宁身上,“陷害忠臣,本王可没教过你。”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却让沐晨宁的心猛地一沉。

知道了,他们都知道了!

沐晨宁看着包袱里面的龙袍,一双眸子里满是复杂之色,蠕动着嘴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沐融云淡淡的扫了一眼沐晨宁:“你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下去。”

说着,沐融云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王叔!”沐晨宁叫住了沐融云,迅速走了过去,“王叔,朕……”

“皇上,从你开始针对苏家开始,本王与你就成了对立面。”沐融云皱了皱眉头。

“王叔,就因为顾暖暖吗?”沐晨宁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苏家功高震主,朕针对他,有何不对?”

沐融云转身,对上沐晨宁的眼神:“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背叛你,除了苏家。”

沐晨宁的瞳孔猛地一缩,垂在袖子里的手握成拳头:“王叔为何如此确定?”

“人心隔肚皮,有些话,王叔也不要说的太满,一切都有可能。”

沐融云勾起了唇角,扫了一眼沐晨宁,缓缓说道:“苏家,本王就是如此笃定。”

“当年沐家与苏家的事情你应该知晓,没有苏家,不会有沐朝国,苏家在最危险的时期选择了跟随沐家先祖,那他们就不会背叛沐家。”

“或许,你要说苏家先祖与苏家后辈不能同概而论,那本王且问你,你可找到了一丁点苏家想要取而代之的证据?又或者,他们可曾表现出来过?”

沐晨宁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就因为他们表现的尽职尽责,表现的忠贞爱国才会不对劲,哪里有人没有一丝私心?朕,不信。”

沐融云轻笑出声:“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留下这句话,沐融云直接离开。

“王叔!”沐晨宁再次叫了一声,而这一次,沐融云没有留下来。

沐晨宁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中,下一秒,跑向了沐融云,挡在了他的面前:“王叔,朕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沐融云挑眉。

“薇儿还活着吗?”

沐融云神色未变:“死了。”

说着,绕过沐晨宁,离开了。

沐晨宁的手垂落下来,一张脸上满是失望之色,真的死了吗?

顾暖暖不是有通天的本事吗?

为什么没有救下她!为什么!

沐晨宁的一双眸子通红不已。

“皇上……”小李子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雁妃娘娘来了。”

雁妃,名为沐雁,乃是延平侯的小女儿。

长得与杨薇的确有几分相像。

只是比起杨薇,多了几分骄纵。

沐晨宁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让她回去,今日朕谁都不见。”

说着,沐晨宁一甩长袖,直接离开了。

小李子见此,叹了一口气,只能硬着头皮去应付雁妃。

夜晚,苏府一片寂静。

一道黑影躲过重重护卫,来到了苏相如的房间里,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四周看了看,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粉末,倒在了茶壶之中。

等粉末与茶壶里的水混合之后,深深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人,这才转身离开。

只是,此人刚出丞相府,就被暗一给盯上了,直接跟了上去。

而苏相如房间里,却是亮起了油灯。

顾暖暖直接来到桌子前,打开茶壶,闻了闻,眼里划过一丝冷意:“鹤顶红。”

苏相玄猛地一拍桌子:“着实过分!他们这是想要了大哥的性命!就如此迫不及待了吗?”

“将计就计。”苏羽风淡淡的说道。

众人没有再说话,沉默了。

翌日,丞相府放出消息,丞相苏相如危在旦夕,要前往迷幻谷寻求医治。

下午,马车上,苏相如和苏相玄离开了京城。

同一时间,延平侯派出去的杀手也冲着马车奔去。

只是,刚出京城没多久,就被人给拦截斩杀。

闲王府中,苏家六子听着暗一的禀报,心中的怒气怎么都掩饰不住,特别是苏羽诚,直接怒道:“延平侯和范家,是想让我们苏家彻底灭门了他们才放心?”

“是。”暗一点头,“按照延平侯和范家的密谋,只有苏家人彻底没了,才能让他们放心。”

苏羽诚冷哼一声:“真是好样的!”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苏羽恙站了起来,拍了拍苏羽诚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转头看向沐融云和顾暖暖,询问道。

沐融云的手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打着,缓缓说道:“如今我们已经没有后顾之忧,既然如此,就好好让范家和延平侯知道什么叫做,自掘坟墓。”

清清淡淡的语气,却是让众人心神一震。

“如今我们均不在朝廷,如何针对?”苏羽凌皱了皱眉头,脸上带着疑惑之色。

“就是因为你们不在朝廷,所以才不会引起人怀疑。”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借力打力。”

“范家和延平侯两方人马应该在为丞相这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才是。”

众人点头,的确,他们拉苏家下马,不就是为了这个位置吗?

“既然如此,双方都会想方设法的拿到这个位置,我们只需要将手中掌握的两方把柄透露给对方,不用我们多做什么,他们自然会争锋相对。”

苏羽风眼里划过一丝赞赏之意:“暖暖说得没错,把柄给我们,暖暖,你先离开。”

顾暖暖愣住了:“我离开?”

顾暖暖看着几位哥哥的表情,又看向沐融云,却见沐融云也点了点头:“这里交给我们,你先离开。”

顾暖暖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不愿意的。

“听我们的。”苏羽风继续说道,“有哥哥们在,不需要你继续冒险。”

“更何况,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王爷和苏家人的软肋,如若他们抓到你用来威胁我们,到时候得不偿失。”

苏羽风的话让顾暖暖知道,他们是打定主意让她离开了。

容不得拒绝。

一道暖流划过心底,顾暖暖抿了抿嘴唇,知道自己留下,会让他们担心:“好,我明天就走。”

“我已经吩咐盈信他们,今天晚上就走。”沐融云揉了揉顾暖暖的发丝,“注意安全。”

顾暖暖满头黑线,敢情你们将所有事情安排好了,就等着我走了?

不过想了想,应该没什么危险了,把柄沐融云手上也有不少,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晚上,顾暖暖便上了马车,带着自己的丫鬟们,彻底离开了沐朝国。

顾暖暖刚走没多久,一辆马车驶入了京城,来到了闲王府门口。

苏羽恙迅速走了过来:“四哥!”

不错,来人正是苏羽志。

苏羽志脸上带着笑容,与苏羽恙一同走进了闲王府书房,里面的人都到齐了。

“王爷,已经将所有人安顿好。”苏羽志笑着说道,“这一次的战场,是我们男人的!”

苏羽凌笑着给了苏羽志一拳头:“你啊!让你别回来,你偏要回来,难不成担心我们会坏事?”

“那倒不是,只是你们都在,徒留我一个人在外,我心里着实不好受,不如归来与兄弟一起同甘共苦。”

苏羽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暖暖已经离开了吗?”

“嗯,刚好跟你错开。”苏羽溢应道。

“这样也好。”苏羽志轻声说道,“对了,你们可是有计划了?”

沐融云打开一张画卷,里面赫然是如今京城上下的势力分布图。

夜深了,但是书房里却是灯火通明。

榆钱吩咐下人准备吃的,便敲了敲书房的门,走了进去:“主子,天色不早了。”

沐融云看了一眼眼前的苏家七子,缓缓说道:“先休息吧,晚上我们动手。”

苏家七子自然应了下来,等其他人离开后,苏羽风才道:“长宁郡主那边对暖暖多有照顾,与姑姑又是闺中密友,不知王爷如何安排?”

沐融云微微一笑,缓缓说道:“陈家有陈安,还有我父皇赐予的免死金牌。”

闻言,苏羽风放下心来:“我爹与二叔对王爷一直都十分敬佩,敬佩王爷的面面俱到,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不管如何,多谢王爷对苏家的维护。”

说着,苏羽风拱手行了个礼。

沐融云拦住了苏羽风,唇角噙着一抹笑容:“不必如此,毕竟是一家人。”

苏羽风皱了皱眉头:“虽然我们很佩服你,但是对于你将暖暖娶进门这件事,我们心底还是不服,等这件事过去后,王爷不如与我们正式较量一番?”

沐融云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等这件事过去后,我得遵循外祖母的嘱托,给各位兄长找夫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