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针对范家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沐融云一阵眩晕,抿了抿嘴唇,索性坐了下来。

范宝玉摸着自己的肚子,缓缓说道:“我不会动闲王妃,只需要王爷能配合我一下。”

“我的要求很简单,希望王爷能对外证明我杀了皇后是为了沐朝国好。”

范宝玉的话让沐融云眉头一皱。

范宝玉将手中的玉佩拿了出来:“这是王妃的玉佩,只要王爷答应,我便让人将王妃给放了,决不食言。”

沐融云垂下眼帘,淡淡的说道:“你是为了沐朝国好?”

“是。”

范宝玉毫不犹豫的说道:“身为一个君王,不可有情,如若儿女情长,会影响君王判断,既然如此,只有让那个人消失,这样君王才能回归无情,我没有错。”

沐融云没有说话。

范宝玉也不介意,继续说道:“王爷,我知道你与王妃伉俪情深,只要你答应,我答应你,会让皇上停止针对闲王府。”

“停止针对苏家。”

沐融云抬起头来:“如若本王说不呢?”

范宝玉微微一怔,随即笑了:“如若王爷不愿意,那我只能让王妃受点苦了。”

“你可以试试。”沐融云盯着范宝玉的眸子,眼里冷若冰霜,让范宝玉忍不住心尖一颤。

还未等范宝玉继续说道,只觉得眼前一花,范宝玉就发现,自己的下颚一痛。

瞳孔猛地一缩:“王爷,你……”

沐融云死死的捏着范宝玉的下颚:“本王的王妃,本王自然会保护好,本王倒是想问问,这玉佩,贵妃娘娘从何而来?”

冰冷的语气里带着杀意,范宝玉只觉得下颚越来越痛,心跳陡然加快,她知道,沐融云动了杀心!

是为什么!

他明明中了自己的药,怎么可能没事!

沐融云一把将范宝玉推到了一旁。

范宝玉条件反射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沐融云:“我肚子里有皇上的龙种,你……”

“与本王何干?”沐融云淡漠不已。

范宝玉震惊了,一时之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沐融云拿出帕子,擦了擦手,丢了下来,然后一步一步朝着范宝玉走去,脚直接踩在了范宝玉身上:“本王不会杀你,本王会让你亲眼看着范家是如何消失。”

说着,直接从范宝玉手中夺过玉佩,用内力震碎:“太脏了,不要也罢。”

说完,转身离开。

范宝玉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胸口,就在刚才,她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沐融云会没事!

难道刚刚他是故意装作被迷晕了吗?

不得不说,范宝玉真相了。

沐融云没想到范宝玉手中会有顾暖暖的信物,等过来看了之后才发现这玉佩,是顾暖暖许久之前就丢了的。

却是没想到,居然是被范宝玉给偷走了。

而沐融云手中有顾暖暖给的药丸,可谓是百毒不侵,区区迷药,可拦不住他。

他只是想知道,范宝玉的目的。

沐融云回到了闲王府,榆钱连忙迎了过来:“主子,您没事吧?”

沐融云停下脚步:“针对范家。”

四个字,却是让榆钱的心猛地一沉,点了点头,迅速去办了。

而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范宝玉,回到了自己寝殿之中,当晚,身下留下了血迹,蓝天白云两人懵了,迅速传太医!

“怎么回事?怎么会流血?”沐晨宁迅速赶了过来,“孩子可能保住?”

太医们直接跪了下来,瑟瑟发抖。

沐晨宁跑进房间,看着脸色苍白捂着肚子的范宝玉,怒喝道:“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伺候贵妃的!”

“皇上饶命!”蓝天和白玉跪了下来。

范宝玉咬了咬嘴唇,握住了沐晨宁的手:“不关她们的事情。”

她知道,是沐融云那一推!

是因为自己被吓到了……

但是,现在她却不能说,如若让皇上知道自己私下与闲王接触,后果不堪设想!

“皇上,我的孩子……”范宝玉的一滴眼泪滑落下来,死死的咬着嘴唇。

“太医!太医!”

众位太医连忙起身,朝着里面走来,等诊治一番后,纷纷摇头。

“皇上,胎儿已经没了呼吸……”

“混账!”沐晨宁怒喝一声,“不可能!”

刘太医抬起头来:“皇上,如若闲王妃在,倒是可以一试!”

顾暖暖?

沐晨宁眼睛一亮,当下站了起来:“小李子!传朕的旨意,宣闲王妃进宫!”

小李子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跑了出去。

然而,不过一盏茶时间,小李子跑了回来:“皇上,闲王妃出京了!”

“什么!”沐晨宁愣住了,“出京了?”

小李子点头:“皇上,闲王还说……还说……”

“说什么?”沐晨宁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问道。

“王爷说,皇上既然一心针对苏家,包庇杀害皇后凶手,有哪里来的脸面,让王妃进宫救治一个杀人凶手……”

“砰!

沐晨宁直接将一旁的花瓶扫在地上:“好,好一个闲王!好一个闲王妃!”

沐晨宁一双眸子里满是杀意。

而躺在床上的范宝玉也彻底死了心,自己的孩子保不住了……

其他人却是低着头,不敢多说一句话。

今夜,注定是不平之夜。

等范宝玉睡下后,沐晨宁回到御书房中,然而,久久等不来自己想要见的人。

“皇上,范老太爷似乎在处理十分棘手的事情,说是明日在过来。延平侯也是如此回答。”

小李子将得到的消息转告给沐晨宁:“似乎是因为闲王。”

沐晨宁的瞳孔猛地一缩,难不成王叔动手了?

但是,为什么……

“来人!准备一下,出宫!”

沐晨宁直接来到了闲王府,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他根本无法进入闲王府!

看着闲王府门口的护卫和暗卫。

沐晨宁的心狠狠一颤。

“你们居然敢拦着朕!”沐晨宁胸口此起彼伏,显然气得不行。

面前的护卫和暗卫却是一动不动,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

沐晨宁深吸一口气,退后两步,猛地一挥手:“给朕打进去!”

护卫和暗卫对视一眼,不知道该不该反抗。

“既然皇上想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打!”苏羽风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双眸子里满是冷意。

沐晨宁眯了眯眼睛:“苏羽风?”

“你好大的胆子!”

苏羽风轻笑两声:“既然皇上怀疑我们苏家想要造反,那不如我造反一个,让皇上坐实这个罪名如何?”

沐晨宁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羽风:“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皇上不是都已经相信了吗?”

沐晨宁的手狠狠的捏成拳头,看着苏羽风,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呵呵,有没有本事先不做定论,但是皇上,如若我将你杀了亲生父亲的证据公布出去……”

“苏羽风!朕劝你不要胡言乱语!”

“否则,朕不会饶了你。”

苏羽风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沐晨宁身边,靠近沐晨宁的耳边,缓缓说道:“你要不要赌一赌。”

沐晨宁的心狠狠一颤,猛地后退一步,身旁的御林军迅速向前,将苏羽风给围住了。

苏羽风“哈哈”大笑起来:“皇上,回去吧。”

苏羽风转身,朝着闲王府走去:“希望皇上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看着苏羽风进了闲王府大门,沐晨宁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转身:“回宫!”

御林军互相对视一眼,默默的跟了上去。

御书房中,沐晨宁盯着面前的奏折,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他知道,沐融云要有所动作了。

沐晨宁在御书房中,一坐就是一夜,第二天上早朝时,林御史走了出了:“皇上,臣要参李大人收人贿赂!”

“参陈大人贩卖私盐!”

“参全大人包庇子弟!”

“参刘大人纵子侄强抢民女!”

“参……”

随着林御史一条一条列了出来,范家学子各个愣住了。

“林大人,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不错,林大人,你可有证据!”

“林大人,你在圣上面前胡言乱语,你可知道后果?”

林御史淡淡的看了一眼众人:“皇上,臣有证人以及证物!”

林御史话音落下,在场的人愣住了。

沐晨宁看了一眼林御史,眉头紧皱:“传,证人!”

被点名的几位大人互相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紧张和忐忑。

随着一个一个证人的出现,再然后一个又一个的证物出现,几名大人猛地退后几步,满脸的震惊之色。

沐晨宁心中窝着一团火,看着眼前的人:“你们!是范家学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如何对得起范家的教诲!如何对得起朕对你们的信任!”

“啪!”

沐晨宁猛地一拍桌子:“来人!将他们打入大牢!”

一些没有被揪出来的人偷偷抹了抹汗水,等下了早朝之后,直接去了范家。

“什么?他们都被打入大牢了?这,这怎么可能!他们的把柄怎么会被抓到?”范老太爷满脸的震惊之色,“不可能!”

一名瘦小的大人叹了一口气:“范先生,人证物证都在,想狡辩也没有用啊,我想着指不定哪一天就轮到我们了,这可怎么是好?”

“范先生,当初可是你允诺给我们,不会出事的,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我们被抓,范先生,您就不要怪我们将您供出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