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审问范家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听说了吗?范家被抄家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么大的动静!抄家时,我正路过范家,我还看到了!”

“我也是,那范家老太爷一大把年龄了,可真是……啧啧……”

“这能怪谁呢?之前可是传出贵妃是杀了皇后的凶手!如今看来,怕是朕的。

对了,你们还不知道吧,那范家可是仗着自己是朝廷重臣的先生,让那些大臣做了不少违纪违规的事儿!可把咱们老百姓害惨了!”

“这个我知道,我一直以为范家是好人,没想到表里不一!是个黑心人!”

“可不是,我还听说皇上器重范家,又因为范家在皇上面前说了闲王和苏家的事儿,导致丞相直接辞官了!”

“啊?丞相不是生病了吗?我记得是因为被陷害……等等,难不成,是被范家所陷害的?”

众人互相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震惊,然后默契的走进了茶楼包厢,分享自己的猜测。

与此同时,御书房中,沐晨宁一个劲的在原地打转,等小李子跑进来时,沐晨宁眼睛一亮:“如何?”

小李子摇了摇头:“皇上,王爷说了,所有的兵权都已经上缴,他就是个闲散王爷,做不了朝廷的主,就不来见皇上了。”

沐晨宁脸上的笑容消失,缓缓说道:“朕知道了,务必看紧闲王府。”

“是,皇上。”

沐晨宁深吸一口气,走到龙椅上坐了下来:“宣秦落炔进宫。”

一身红衣的秦落炔款款而来,待行礼问安后,才道:“如今范家已经入狱,三日后当众审问,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都已经齐全,皇上还在担心什么?”

沐晨宁摇了摇头:“朕当心的不是范家,而是王叔。”

“闲王?”秦落炔意外的挑了挑眉头,“不知道皇上是如何想的?”

沐晨宁叹了一口气,才道:“虽然王叔已经没有实权,但是兵营里不少人都认王叔,且不说这些,朕怕的是,王叔会趁着朕与范家争斗之时,有别的心思。”

“皇上尽管放心,王爷不会有这种心思。”秦落炔将茶杯放了下来,“其实,以前的皇上您自己也知晓,王爷对皇位没有兴趣。”

“苏家更是忠君之家,只是范家和延平侯一直在皇上耳边耳提面命,夸大其词,让皇上产生了怀疑之心,皇上不妨好好想想,不管是苏家还是闲王,可有做过半点违背皇上之事?”

“臣以前也与皇上谈论过此事,皇上可以三方制衡,但是不可直接下手,然而……”

秦落炔无奈一笑:“然而皇上听信了范家和延平侯,这才让范家有了可趁之机。”

沐晨宁双手握拳,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秦落炔继续说道:“皇上,既然形势已经成了这样,那皇上便按照自己心底的意愿所做,先定下范家的罪名,再徐徐图之。”

沐晨宁闭上了眼睛,许久才道:“你说得对。”

就在沐晨宁召见秦落炔时,延平侯却是来到了大牢之中。

范老太爷靠在墙上,头发凌乱,嘴角还有血迹。

当看到延平侯时,眸子微微睁开,嘲讽的说道:“延平侯是来看我的笑话的?”

“哈哈哈!”延平侯笑了笑,“老太爷,我曾经提醒过你,不要小看了闲王,是你一意孤行,如今落到如此田地,你这是在怪我?”

“哼!”范老太爷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延平侯,皇上既然已经向我下手,你以为你的心思还能瞒多久?”

延平侯笑了笑:“我的心思从未瞒过皇上啊!”

范老太爷皱紧了眉头:“你……”

延平侯走进牢房之中,范家三位老爷连忙挡在了延平侯面前,警惕的看着他。

延平侯却是停下了脚步,缓缓说道:“范老太爷,皇上当初还是一个默默无闻,没有任何后台的皇子时就敢对先皇下手,又怎么看不出你的意图?”

范老太爷站了起来,盯着延平侯,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皇上早就发现了你的心思,只不过为了绊倒苏家和闲王,所以才默认你这样做吧了。”

停顿了一下,延平侯继续说道:“至于你查到我的那些把柄,不过是皇上故意让我露出来而已。”

范老太爷的身体晃动了几分,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范家三位老爷却是愣住了,范家大老爷强忍着心中的害怕问道:“什么时候?”

“一开始时,皇上的确是想重用范家,奈何你们心中欲望越来越大,皇上为了以防万一,自然留了一手,退了一步,你们就自然而然的露出了自己的欲望。”

“在范老太爷保下贵妃之时,皇上就决定反击。”

“至于我,呵呵,我想要皇位这件事情,不过就是个噱头罢了,我好歹也是皇上的堂叔,更何况我无法生子,皇上怎么可能相信我要造反?”

“也是,你们毕竟不是皇家人,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不过只要你们用心一点,将我当成同盟,而不是一条狗,你们也不会查不到,沐雁只不过是我收养的女儿,并非我的亲生女儿!”

一句话,让范老太爷的瞳孔猛地一缩,手颤抖着指着延平侯:“你……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与我合作?”

“只是想入皇上的眼罢了,毕竟这样一来,我后半辈子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如今也没有谁敢得罪我,毕竟我身后站着的是皇上啊!”

“哈哈哈哈!”延平侯大声笑了起来,转身,离开了。

然而范老太爷却是因为延平侯的话,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吐出了一口血,身体愈发虚弱起来。

“爹!”

范家三位老爷大吃一惊,纷纷叫了起来。

而范家第三代都是一些平庸之人,除了缩在角落里,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延平侯离开了大牢,便去了御书房,刚好与秦落炔擦肩而过。

“皇上,一切就绪。”延平侯拱了拱手,眉宇之间满是恭敬之色,“如今,闲王和苏家已经没落,范家处死,这天下,便是皇上一人,不会再受到任何人的钳制!”

沐晨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好!”

“对了皇上,那贵妃您准备如何处理?”延平侯疑惑的问道。

沐晨宁眼里划过一丝不明之色:“朕自有主张。”

听此,延平侯也不再多问,告辞离开了。

等延平侯一走,沐晨宁便靠在椅背上,重重叹了一口气。

“皇上可是还有为难的地方?”小李子疑惑的问道。

沐晨宁摇了摇头。

一晃,便是三日之后。

行刑台周围已经围满了老百姓们,对着跪在地上的范家众人指指点点。

等范家老太爷便抬上来时,众人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范家老太爷捂着胸口跪了下来,花白的头发凌乱不已,早已没了往日的运筹帷幄。

“皇上驾到!”

随着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跪下行礼。

沐晨宁掀起龙袍,坐在了上位上,对着一旁的周大人说道:“开始吧!”

角落里,苏家七子并沐融云均在,几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而另一边,范宝玉则是由着蓝天搀扶着,主仆二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着跪在中间的父兄祖父,范宝玉死死的咬着嘴唇。

“小姐,当初我们就不该回来!你有才女之名在外,多少王孙贵胄想要迎娶你,如今回到了沐朝国,却落到如此下场……”

蓝天的语气里满是不甘之色。

“还有白云!居然背叛小姐你!她怎么可以这样!”

范宝玉看了一眼监视自己的侍卫,苦笑一声,缓缓说道:“我毕竟是沐朝国的人。”

“小姐……”蓝天的语气里带着哭腔,一双眸子里满是心疼,“小姐,老太爷他们真如皇上所说,做了那些事吗?”

“不可能!”范宝玉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肃穆之色,“祖父怎么可能做出有害国家之事?祖父是最痛恨这些的,祖父曾经与我说过,若非那些贪官,我沐朝国可更加强大!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蓝天点了点头,脸上也浮现出了坚定之色。

沐晨宁扫视一眼四周,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范奉,你可知罪!”

随着沐晨宁的一声质问,审问拉开了帷幕!

范奉跪在地上,低着头,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成了定数!

“草民范奉,认罪!”

一句话,却是让范宝玉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怎么会!祖父怎么会认罪!”

“这里面一定有隐情!一定有!”

说着,范宝玉不顾蓝天的阻拦,直接冲了出去:“祖父!”

范宝玉的突然发力,让守在周围的人迅速冲了出去,然而沐晨宁却是摆了摆手,然后看向范宝玉。

范宝玉跪在地上,狠狠磕了一个头:“皇上,臣妾不服!祖父哪里有罪!您这是屈打成招!”

周围的百姓面面相觑,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沐晨宁淡淡开口:“屈打成招?”

范宝玉脸上带着严肃,语气里满是认真:“我祖父忠君爱国,断不会做出任何损害国家之事,皇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您这是要寒了忠臣的心啊!”

范奉眼神复杂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范宝玉,蠕动了几下嘴唇,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沐晨宁却是笑了:“好!朕今日就让你心服口服!来人!上人证物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