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落空了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翌日,顾暖暖还在跟周公约会时,朝堂之上的气氛却是十分不好。

沐晨宁冷眼瞧着文子滕,淡淡的说道:“的意思是,田夫人与周夫人欺负妹妹?”

文子滕总觉得皇上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多想,弯了弯腰,沉声说道:“皇上,微臣并非这个意思,只是田夫人与周夫人仗着夫家,在京城欺负弱小,这种事情定要严惩,李大人觉得呢?”

李大人,是御史大人。

听到文子滕的话,笑了笑,站了出来:“皇上,恃强凌弱的风气自然是不能助长的,但是文大人所说田夫人与周夫人欺负人的事情,老臣没有听过,老臣倒是听到了不少文小姐欺辱贵女的消息。”

文子滕眉头一皱:“李大人慎言,家妹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家妹性子弱,怕是有些人故意传出谣言,李大人是朝廷命官,可要理智看待。”

得了,这不就是在说李大人老眼昏花吗?

李大人也不恼怒,淡淡的说道:“文大人点名让我评论此事,我也只是将我知道的说出来罢了,李大人说周夫人与田夫人欺凌弱小,可有证据?”

文子滕看了一眼李大人,要知道以前不管自己说什么,李大人都是附和的,今日是怎么回事?

居然跟自己唱反调?

若是知道他今日吃错了药,他怎么也不会点名李大人发表意见!

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昨日所发生的事情,随意查探一番便知。”

田富州和周湾两人对视一眼,均没有说话。

同时,他们也给了自己人一个眼神,按兵不动。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这些人还是没有出头。

毕竟,当事人都不着急!

“陈大人,说说,昨日发生了什么事情。”沐晨宁淡淡开口。

陈大人,便是如今的京兆尹。

却见陈大人走了出来,缓缓说道:“昨日的事情,乃是文小姐看中了一位姑娘的玉钗,想要用重金将玉钗给买下来。”

“买卖是很寻常的事情,家妹的做法,并没有恃强凌弱。”文子滕立马说道。

陈大人悠悠的看了一眼文子滕,缓缓说道:“文大人不必着急,买卖自然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那位姑娘报价之后,文小姐似乎买不起,因此文小姐的丫鬟威逼利诱,想让那位姑娘直接将玉钗拿出来。”

文子滕的脸色一变,立马拱手说道:“那不知道,那位姑娘开的价格是?”

“十万两黄金。”陈大人不急不缓的说道。

“哈哈!”文子滕发出了嘲讽的笑容,“不过是一根玉钗居然开出如此高的价格?这不是坐地起价吗?”

说着,文子滕立马看向沐晨宁:“皇上,此风气万万不可助长,如若所有人都像那位姑娘一样,老百姓们还如何买卖?”

“如若所有人都坐地起价,那老百姓们怕是要饿死!”

“文大人。”陈大人皱了皱眉头,对上文子滕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此话有异,首先这位姑娘并不想卖头上的玉钗,是令妹强买,那位姑娘开高价,不过是想告诉令妹,她不想卖!”

“而令妹的丫鬟却是威逼,还说要找人家家里人麻烦。”

“哼,如若每位大人的家属都是如此威胁老百姓,那我们都成什么人了?我们为官者,要为老百姓考虑,而不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强买强卖!”

“文大人,令妹,您还是好好教导一番为好!”

“至于田夫人与周夫人,两人并没有对令妹进行一句话的侮辱,我想这里面定然有什么误会,还请皇上明察!”

说着,陈大人便朝着沐晨宁跪了下去:“皇上,文大人的妹妹已经不仅仅一次做出这样的事情,微臣那还有不少人状告文大人的妹妹的状子,只是每次要开审之时,原告便撤诉,微臣觉得奇怪,暗地查探一番,发现是文大人身边的人,威逼利诱!”

“胡言乱语!”

文子滕脸色一变,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大人,没想到陈大人居然会在金銮殿上让自己下不来台!

深吸一口气,文子滕掀起袍子跪了下来:“求皇上明察!”

沐晨宁看着文子滕一直都没有说话。

而文子滕这边的大人却是纷纷跪下来求情,明里是说文子滕不会做出此事,暗地里却是在讽刺陈大人诬陷文子滕。

“如此说来,是陈大人故意为之,诬陷文爱卿?”沐晨宁淡淡开口。

陈大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害怕之色。

文子滕却是冷静下来,听着沐晨宁的话语,心也安定下来,缓缓说道:“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呵呵。”沐晨宁轻笑两声,抬头看向田富州和周湾,“田卿家和周卿家有什么话要说吗?”

田富州和周湾走了出来。

田富州淡淡一笑:“皇上,我瞧着倒不是什么误会,文小姐做的事情,京城谁人不知?仗着文大人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可以说是为非作歹了。”

“哦,对了,文大人也不无辜,毕竟文小姐做的事情中,很多事情都是文大人在后面擦屁股。”

“至于我家夫人的事情,啧。”

“我家夫人还真是不想看到令妹,所以,还请令妹不要老往我家夫人面前凑,免得我的孩子也学令妹的样子,丢脸!”

“!”

文子滕震惊的看着田富州。

他是知道田富州是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当初还是京城一霸,前几年才变好,有了担当。

只是,他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白的说出这些事,就不怕得罪他吗?

还是说,田富州根本没有将自己看在眼里!

他们这些官二代,果然瞧不起自己贫民出身。

可是那又怎么样?

如今,皇上身边的红人,是他!

这样想着,文子滕眼里划过一丝不屑之意。

周湾则是拱了拱手,缓缓说道:“皇上,我家夫人性子柔弱,却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人。”

周湾的话语虽然委婉了许多,但是也在告诉众人,如果不是文子月主动招惹,杨敏也不会还击。

文子滕心里满是怒意。

等今日过后,他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居然敢如此编排月儿!

沐晨宁一直没有说话。

周湾看了一眼田富州,笑了笑,显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田富州也挑了挑眉头,所有事情,沐晨宁早就已经知道。

所以,文子滕,呵呵,自以为是。

“陈大人请起。”沐晨宁淡淡开口。

陈大人连忙谢恩,站了起来。

一旁的文子滕却是一愣,心跳快速跳动起来,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相信了他们的话?

这样想着,文子滕有些慌乱。

“文爱卿也起来吧。”沐晨宁再次开口,抚平了文子滕心中的慌乱。

“王叔他们回来了,朕准备恢复他们往日的身份。”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沐晨宁提起了另外一件事。

沐晨宁看向众人,叹了一口气:“对他们,是朕的错。”

“皇上恕罪!”

众人纷纷低头。

沐晨宁摆了摆手,缓缓说道:“不知道各位对此有什么意见?”

“皇上,臣没有意见!”田富州第一个站了出来,脸上带着笑容,“如若借此让他们感受到皇上的真心,臣觉得此举利大于弊!”

“微臣也觉得此举甚好,毕竟当初闲王等人并没有做错事情。”周湾也附和道。

众人则是倒吸一口气,虽然皇上发了罪己诏,但是也没有人敢当着皇上的面说皇上错了。

而周湾的意思,明显是在说皇上错了!

“周卿家说得是。”

沐晨宁长叹一口气:“如此,就有劳田爱卿与周爱卿将此道旨意颁发了。”

一旁的公公见此,连忙将圣旨拿了下去。

周湾朝着田富州点了点头,将旨意接了过来,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眼里有些惊讶。

田富州则是直接拉着周湾领旨。

“如此,各位退下吧。”

沐晨宁淡淡开口,众人纷纷行礼,见沐晨宁离开后,才起身。

文子滕从周湾和田富州身边走过,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田大人和周大人今日真是好样的。”

“文子滕,知道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吗?叫什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田富州吊儿郎当的看着文子滕:“妹妹欺负其他人我懒得管,欺负到我夫人的头上,以为我家里人是摆设?”

“又或者,以为我是个摆设?”

文子滕脸色一沉:“田富州,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周湾轻笑两声,缓缓开口,“此话,应该奉还给文大人,我周湾虽然没什么家世,是穷人出身,但也容不得有些人欺辱我娘子!”

“文大人,您可也好好好管教一番令妹,如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算是皇上,也保不了!”

说着,田富州一甩长袖,拉着周湾直接离开了。

见此,文子滕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文子滕这边的人倒是过去劝慰了几句。

“文大人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如今朝堂之上,丞相位置一直空缺,我瞧着皇上应该是属意文大人的,到时候,文大人可别忘记提携我们!”

文子滕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嘴里却是十分谦虚:“哪里哪里,各位大人说笑了。”

陈大人和李大人从文子滕身边走过,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笑,文子滕的目的,要落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