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文公子不知道?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陈大人拂开文子滕的手,笑了笑:“文大人有所不知,京城所有的事情,下官都已经禀告给了皇上。”

文子滕脸色一边,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大人:“你……”

“所以,皇上对文大人所做的事情,一清二楚,皇上不查那是皇上的事情,但是为官者,自然是要将真相告诉皇上。”

说着,陈大人拱了拱手:“文大人回见。”

周围的百姓们也站起了身子,他们没想到,这几人居然有这么大的身份。

之前的老伯则是摸着胡须,笑眯眯的说道:“我都已经提示的这么清楚了,各位居然没有想起来?”

说着,叹了一口气:“当年苏丞相一家也算是忠臣了,为了百姓们可谓是鞠躬尽瘁,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还好皇上幡然悔悟啊!”

老伯摇了摇头,离开了。

文子滕见此,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垂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哥……”文子月弱弱的叫了一声。

“先回去。”文子滕说着便翻身上了马,而文子月也在芍药的帮助下,快速上了马车。

等两人回到文家后,文子滕将周围的丫鬟挥退下去,这才盯着文子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在外面胡言乱语!不要在外面得罪人,你看看现在!你得罪的是公主!”

“还是长公主!”

文子月抿了抿嘴唇:“哥哥,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以为,我以为她们只是普通人而已……”

“行了。”文子滕见文子月哭了起来,忍不住心一软,叹了一口气,“现在只能祈祷皇上对她们并没有多看重了。”

文子月擦了擦眼泪,缓缓说道:“可是哥哥,为什么她们这几日才出现在京城,她们身份这么高,以前在哪里?”

文子滕摇了摇头:“我虽然也有查探过苏家的事情,但是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道固伦长公主十分得先帝的喜欢,是先帝沦落在民间的公主,被许配给了静王。”

“而当年的闲王,也就是战王则是与灵慧郡主成亲。”

“什么?闲王!”文子月不可思议的看着文子滕,“那灵慧郡主哪里配得上闲王!”

文子月皱了皱眉头,脑海里浮现出了顾暖暖的容颜,张了张嘴,却发现就凭着这张脸,好像自己的确比不过。

但是闲王又不是只看脸的人!

当下文子月心里十分憋屈,要知道她可是知道闲王不少事情,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闲王。

只是多年来没了闲王的音讯,等自己来到了京城,也找不到闲王,这才歇了心思。

如今,却是告诉她,闲王娶了王妃!

“至于那个乡君……”文子滕皱了皱眉头,“她则是嫁给了沐启梓,也是皇亲国戚。”

闻言,文子月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们倒是好运气!”

“不过,既然他们多年不在京城,肯定是被皇上给厌弃了,所以哥哥,你也没必要这么着急。”文子月不以为然的说道。

“希望吧。”

文子滕想了想:“你这几日在家里不要乱走,我出去看看。”

说着,文子滕便离开了。

看着文子滕的背影,文子月努了努嘴,换了一身衣服后说道:“我出去逛逛。”

“小姐,少爷说了,不让您出去。”芍药无奈的说道,“若是出了什么事,奴婢担当不起啊!”

文子月不以为然的说道:“能有什么大事?”

“行吧,我不出去,你把陈兰和赵晓两人给我找来,她们在京城里久,我打听一下,那所谓的公主郡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芍药想了想,点了点头:“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请两位小姐上门。”

很快,陈兰和赵晓就过来了。

两人在门口遇见后,小声说道。

“文小姐应该是来问我们公主的事情的。”赵晓抿了抿嘴唇,“只是那时候我还小,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

“我也是。”陈兰叹了一口气,“那时候我爹爹只是一个小官,我连宫中宴会都去不了。”

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之色。

但是文子月的兄长如今还是户部尚书,她们也不好闹得太僵,对方都来请了,她们也只能过去。

很快,就看到了花园中的文子月。

今日的文子月倒是没有拿乔,三人互相行礼后,坐了下来。

一时之间,三人都没有说话。

而此时的顾暖暖三人则是来到了皇宫之中。

得到消息的沐晨宁直接将三人请到了御书房里。

沐晨宁干咳两声,掩饰住了眼底的尴尬之色,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薇儿说。”顾暖暖开了口。

沐晨宁迅速看向顾暖暖,声音颤抖,泄露了他心里的紧张:“薇儿,说了什么?”

“薇儿说,孩子毕竟你也有份,所以让你看看他长什么样子。”说着,便拿出了几幅画像递给了沐晨宁。

沐晨宁直接走了下来,颤抖着手将画接了过来。

看着上面笑得灿烂的孩子,忍不住也勾起了唇角:“薇儿将他养的很好,是我错了。”

“天赐现在的父亲有沐融云他们就够了,你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

顾暖暖抿了一口茶水:“倒是你,不生孩子?”

“你后宫没有孩子,是准备以后从宗室里抱养一个?”

沐晨宁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想将皇位让给天赐。”

“别了!”沐嘉婉直接拒绝,“你觉得皇位是个好东西,但是天赐可不喜欢,天赐从小就不喜欢被束缚,想做自己喜欢做到了事情,所以,他不适合当皇上,你还是重新选一个吧。”

“没有试过,又怎么会知道?”沐晨宁皱了皱眉头,“更何况,你们也不是天赐。”

沐嘉婉勾了勾唇角:“天赐连上课都要薇儿劝说许久,你觉得做皇上,他能沉得住气?更何况,天赐的目标是做一代大侠。”

“如今的他为了能跟着心亦学武功,连他娘都能三日不见。”

沐晨宁心里有些别扭,想要辩驳,但是想到天赐的确是跟她们在一起时间久,她们更清楚。

但是……

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

“行了,不说这件事了。”顾暖暖打断了两人的争论,“今天我们过来,是想告诉你,文家得罪我们了,不对,是我们得罪文家了。”

“文子滕?”沐晨宁脸上划过一丝恼怒,“我……”

“不需要你帮忙。”顾暖暖笑眯眯的说道,“我们自己来。”

“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插手。”

沐晨宁看着三人,突然之间笑了:“好,我不会插手,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听到此话,顾暖暖等人笑了笑,便告辞离开了。

沐晨宁自然要挽留,然而三人却是去意已决。

看着三人的背影,沐晨宁叹了一口气,知道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回不去了。

当下又给了几人赏赐了一大堆东西。

三人回到府中后,看着这些东西,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

刚好姜天晟和沐启梓两人要出去,看到三人,姜天晟笑了:“嘉婉,我们回静王府。”

“福宝,我们回世子府。”

沐启梓笑眯眯的说道:“也不能老是待在王叔这里。”

杜福宝和沐嘉婉两人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顾暖暖刚走进去,就看到了沐融云。

“锦绣阁新出来一批首饰,适合小包子,要不要去看看?”

顾暖暖好奇的看了一眼沐融云:“你有时间了?”

“陪夫人,自然是有时间的。”沐融云浅笑,“走吧。”说着,便牵起了顾暖暖的手,“先去酒楼吃点东西,然后过去。”

顾暖暖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百年酒楼里,依旧人声鼎沸。

好巧不巧,顾暖暖下车后,就看到文子滕和一些官员。

这些官员显然是老官员,见到沐融云眼睛一亮,纷纷走了过来,小声的问安。

沐融云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扫了一眼众人,淡淡的说道:“各位不必多礼。”

继而便牵着顾暖暖,朝着楼上走去。

顾暖暖转头,看了一眼躲在后面的文子滕,勾了勾唇角,拉了拉沐融云的手,示意他停下来,然后看向掌柜的:“李伯,文大人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我们百年酒楼可招待不起这样的贵客。”

李伯当下明白过来,摸了摸胡须,笑着说道:“小姐说的是。”

顾暖暖点了点头,这才跟着沐融云上了楼。

而下面的老臣则是迅速看向文子滕。

却见文子滕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李伯拱了拱手:“各位,抱歉了,我们家小姐说了,文大人身份太高,我们招待不起,如果各位大人想来百年酒楼吃饭,我们欢迎,但是文大人,请您离开吧。”

文子滕眸子里满是怒意,这些年来,他顺风顺水,从没想过,一个酒楼掌柜的居然敢落他的面子!

当下冷笑一声:“客人至上的道理,看来贵店是不懂了!”

“呵呵,文大人说笑了,客人至上的道理我们自然是懂得,但是,不是我们的客人,我们又何必接待?”

“文大人,从今往后,所有的百年酒楼,均不会在接待您,请吧。”

文子滕眸子里的怒火已经快要藏不住。

周围的人对着文子滕窃窃私语。

其中一位大人见此,笑了笑:“也是,客人有选择去哪家店吃饭的权力,店自然也有选择客人的权力。”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去旁边酒楼吃饭吧,文大人以为如何?”

“毕竟百年酒楼要提前定位置,我们突然而来,怕也是没位置了。”

文子滕闻言,脸上的神色好了不少:“如此,各位大人这边请。”

“掌柜的,有位置吗?”他们刚出去,就看到田富州带着胡仙仙走了进来。

“田大人来,自然是有的,上面请。”

被打脸的文子滕和另一位大人脸色都不好看,却也没有在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见此,田富州冷笑一声:“呸!”

胡仙仙无奈:“行了,我饿了,先吃东西。”

好不容易坐了下来,文子滕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这才问道:“那固伦长公主,可是不得皇上信任?”

都说吃人家嘴短,听到文子滕的问话,几位老臣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位大人开了口。

“文大人怕是不知道,如今固伦长公主,闲王他们能回来,那是皇上千请万请的,至于那罪己诏想必文大人也知道,那便是给他们道歉的。”

文子滕猛地抬头:“怎么可能……”

钱大人见此,疑惑的问道:“按说文大人乃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应该知道皇上请他们回来的事情,怎么,文大人不知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