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办丧宴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文子月“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处于极大的震惊之中。

“小姐?”芍药连忙走到文子月身边,试探性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文子月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深吸一口气,抬了抬下颚:“既然王妃有事,那我便在外面转转,可以吗?”

虽然是询问,但是声音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周围的丫鬟们看了一眼后,选择了沉默。

文子月给了芍药一个眼神,芍药立马扶着文子月走了出去。

两人刚出大门,文子月就忍不住的说道:“我刚刚看到了闲王,我们去找找。”

“啊!”芍药有一瞬间的迟疑,“小姐,会不会不太好,这里是闲王府啊!”

“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闲王吗?”文子月不以为然的说道,“今日顾暖暖办赏花宴,闲王肯定不会去前面,因此只可能在后院,我们去找找。”

“小姐。”芍药看了一眼周围,小声说道,“小姐,我们没有请帖,打着道歉的旗子进来已经不易,如果等下王妃过来,没看到我们,如何是好?”

“不如等我们先去道歉,然后我们就能顺其自然的在宴会上了,到时我们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见到闲王了。”

芍药的话让文子月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走,既然顾暖暖不见我,那我就去见她!”

“我就不相信,在这么多贵妇贵女面前,她不原谅我!”

芍药笑了起来:“人都是好面子的,她可是闲王妃,为了自己的面子,不管怎么样,都会原谅小姐的。”

“你说的没错,我们过去。”

说着,文子月和芍药便朝着宴会上走去。

此时宴会上的人都已经到了。

对着顾暖暖说着巴结的话语。

然而顾暖暖除了对两位林夫人温和细语,对其他人……

林老夫人和林小夫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端起了茶杯,掩饰住了唇角的笑意。

“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顾暖暖看了一眼一眼正在说话的贵妇人,淡淡的说道,“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早就忘了。”

“王妃说的是,李夫人你就不要胡说八道了,说什么王妃以前帮了你的事情,啧,之前怎么没听你说?”

“不过,不知道王妃可还记得,当年您可是说我家的桂花糕好吃。”一名年轻的妇人娇笑着说道,“今日,我便让厨子又做了不少桂花糕,特地让王妃尝尝,看还是不是以前的味道。”

说着,就有丫鬟将桂花糕端了上去。

然而顾暖暖却是笑着看着这位妇人,直看得妇人脸上尴尬不已。

就见顾暖暖伸手拿起了一块点心后,妇人脸上的神色才好了不少,颇有些得意的看着众人。

之前的李夫人冷嗤一声,眼里满是不屑之色。

只是,顾暖暖并没有吃下去,而是将桂花糕捻成碎末,缓缓说道:“桂花糕的味道不过就是甜甜的罢了,我不缺,也能吃到,所以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刘夫人,我倒是也还记得你。”

“却不是因为桂花糕。”

说着,顾暖暖抬起头来,一双眸子里带着笑意。

刘夫人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得意,笑着说道:“不知道王妃说的是哪件事……”

看着刘夫人小心翼翼的模样,顾暖暖轻笑出声:“自然是刘夫人在背后说我娘之所以和离乃是因为不守妇道的事情……”

“砰!”

刘夫人脸色陡然惨白不已,迅速跪了下来:“王妃息怒!”

顾暖暖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刘夫人这是做什么?虽然说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但是我这个人记性就是好,总是能记住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啊,还特别记仇。”

顾暖暖用帕子擦了擦手,看着刘夫人颤抖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看来刘夫人就喜欢跪着参加宴会,来人啊!将刘夫人带到旁边去,让她好好的跪着吧。”

“这人啊,将刘夫人带到旁边去。”

此时的刘夫人满脸的震惊,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很快,就有小丫鬟扶起了刘夫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只是到了角落里后,小丫鬟指了指地上:“刘夫人若是想跪就跪在这里吧,当然,如果刘夫人不想跪,也可以离开。”

刘夫人哪里有胆子离开,诚惶诚恐的跪了下来。

她现在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让自己嘴贱。

“这人啊,总的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既然做错了事情,自然得受到惩罚。”林小夫人笑着说道。

“淋姐姐说得是。”顾暖暖歪了歪头,脸上满是笑意。

林小夫人的闺名为胡琳,众人见两人如此亲密,当下羡慕的看着林家人。

“我倒是觉得这一道桃花酥好吃,各位尝尝吧。”林大夫人也转移了话题,一时之间,气氛又活跃起来。

顾暖暖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林大夫人,又说了一会子话,这一下没有人再敢于顾暖暖攀交情,特别是以前在后面说过顾暖暖一家子坏话的。

杜福宝靠近沐嘉婉,小声说道:“这就是杀鸡给猴看了吧,只是,那文子月怎么还不过来?”

沐嘉婉抬头扫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来了福宝,有好戏看了。”

杜福宝顺着沐嘉婉的眼神看了过去。

就见文子月娇娇柔柔的走了过来。

“见过公主,王妃,乡君。”

文子月福了福身,声音在宴会上十分突兀。

众人闭上了嘴,看了一眼文子月。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自然知道文子月与顾暖暖之间的一些的事情。

自然没有人说话。

顾暖暖看了一眼文子月,挑眉:“文小姐,您知道我们这里在办宴会吗?”

文子月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委屈之色:“我知道,只是我着急与王妃,公主还有乡君解除误会,所以……”

看着文子月的模样,顾暖暖笑了起来:“你若是不知道我今日有一场宴会也就罢了,我让丫鬟请你去偏殿等我,你去迫不及待的过来。”

“这是想搅了我们办宴会的性质?”

“也罢,这些我也不与你计较,既然你说来道歉的,那就道歉吧。”

顾暖暖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

文子月福了福身:“对不起……”

“等等。”顾暖暖挑了挑眉头,“你得先将事情缘由说清楚,也免得在场的夫人小姐们冤枉了我,以为我以权压人什么的。”

文子月捏着帕子的手一紧,支支吾吾的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看来文小姐是不记得了,没关系,本公主记得。”沐嘉婉伸手,抿了一口茶水,“就由我来说吧。”

“文小姐昨日说我们三人是他国奸细,除此以外,还处处侮辱我们三人,当然。”

沐嘉婉话音一转:“文小姐有这个警惕意识是不错的,但是……”

沐嘉婉盯着文子月看了半响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文小姐却是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辱我们,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哪怕是别人的也要强制性要过来,如此性子,呵呵。”

“如若京城之中的千金小姐都是这样,那京城贵女也不过如此。”

众人的心头均是一颤,公主的这话无非就是在说文子月配不上“贵女”这个称号。

果不其然,文子月脸色一白,微微抬头,一张脸上泫然若泣。

“公主,子月知道错了,子月日后一定改。”

“你改不改,关我什么事?”沐嘉婉笑了,“我们给你道歉的机会,但是我们不原谅。”

“公主……”

文子月揪着帕子,眼里的泪水掉了下来:“公主,你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

“哎,你说对了!我就是咄咄逼人!”

沐嘉婉笑了:“比起昨日你对我们咄咄逼人,我们这算什么?”

“昨日你连陈大人都叫来了,我今天可没叫什么大人。”

文子月张嘴,刚要反驳什么时,就听到杜福宝的声音响了起来:“嘉婉,你有句话可能说错了。”

“哦?哪句话?”

“便是她是来道歉的,我倒不觉得她是道歉的,她可能是想借着这么多人,让我们下不来台,只能接受道歉。”

“毕竟,没有人真心道歉,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吧?”

杜福宝的话让众人互相对望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有些觉得文子月可怜的也变了脸色。

沐嘉婉竖起了大拇指:“还是福宝厉害!”

文子月眼里划过一丝狠毒之色,下一秒,只听“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对不起,子月只是太着急了,没有其他目的,还请公主和乡君恕罪。”

顾暖暖单手撑着下颚,看着文子月的表演。

“公主,王妃,乡君,我是真的想要道歉,并没有乡君所说的那些计谋,还请三位原谅。”

胡琳看了一眼顾暖暖,笑着放下了杯子:“文小姐,刚刚公主已经说了,你道歉她们现在并不接受,想想也是,如若公主并不是公主的身份,就会因为你的话,而被抓到牢房之中,到时候随意安个罪名……”

胡琳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自然知道里面的意思。

无非就是在说,文子月踢到了铁板子上。

仗势欺人,欺负到了比自己身份高的人身上。

如若是换做她们,怕是名誉受损,毕竟,都是女子啊!

文子月咬了咬嘴唇:“是我的……”

突然之间,文子月一顿,继而直接磕了下去,发出了剧烈的声音:“对不起!是我的错!还请王妃原谅!求王妃原谅!”

众人微微一怔,虽然说文子月是在请求顾暖暖三人的原谅,但是刚刚只有公主和乡君在说话,可以说王妃一个字都没说。

然而文子月的话语中,好像就是王妃在为难她一般。

这……

林大夫人和胡琳两人对视一眼,选择了沉默。

这个文子月的心思,怕不是那么简单。

“哟,这是怎么了?一个宴会怎么还有人哭哭啼啼的?”

沐启梓笑着走了过来,看也没看文子月一眼,“来人啊!赶紧将破坏气氛的人给拉走,这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办丧宴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