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打了出来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翌日,朝堂之上,看着周围大人们对自己的弹劾,文子滕愣住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频繁的给自己这边的人使眼神,想让他们帮着自己说话。

然而,一个一个就像是缩头乌龟一样,不敢看他。

“皇,皇上,请皇上明察!”文子滕跪在了地上,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明明自己做这些的时候都十分的隐蔽,为什么会被人知道!

这,不可能!

这里面一定有哪里错了!

沐晨宁淡淡的扫了一眼文子滕:“文子滕,你借着朕对你的信任,买卖官职,贪污受贿,念在你在位期间也做了不少有利于百姓们的事情,革去你的职位,永不录用,重打二十大板!”

“来人!将文子滕拖下去!”

“皇上威武!”

“皇上,臣没有!皇上,臣冤枉啊!”

“冤枉?”沐晨宁冷笑一声,伸手,直接将证据丢了下去,“那就请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是不是冤枉!”

文子滕飞快的将地上的证据拿起来。

只一眼,他的心就沉了下来,这些,都是针对自己的!

而且,是自己无法反驳的!

嘴唇颤抖了几下,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清秀的脸庞上已经惨白不已。

“拖下去。”沐晨宁再次开口,眸子里冷意一片。

众人不敢说话,除了文子滕的惨叫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停止后,沐晨宁才淡淡的说了一声“退朝”。

“哎,王爷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一位大人感叹了一句。

其他人附和起来,林大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不以为然的说道:“王爷是不可能入朝为官的,不过是个闲散王爷罢了,只要你们不得罪他们,自然没有大事。”

“再者,王爷的性子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不做的过分,王爷也不会找你们麻烦。”

“为官者,当利国利民,做到这四个字,各位还怕什么?王爷回来与否,对我们又有何影响?”

“林大人说的是。”刘大人立马站队。

众人看了一眼刘大人,有些意外,不过联想到后宅发生的事情,均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呵呵,看来,刘大人也是同意我的话的。”林大人再次笑了几声,便告辞离开了。

“林大人算是抱上了王爷的大腿了,如今,林大人可是春风得意了。”

有人酸酸的说道。

陈大人听此,笑了笑:“这位大人说错了,林大人一直都是正直不阿之人,当初王爷落难之时,林大人也没有落井下石,相反还替王爷说话。”

“所以啊,这做人做事,得讲良心。”

众人尴尬的附和了几句,便各自离开了。

文子月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居然要回到从前的生活!

由俭入奢简单,由奢入俭就太难了!

看着官兵们将文府给封上后,文子月觉得天都塌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租来的房子里,芍药和文子滕的贴身小厮雀子收拾着东西。

文子月则是在一旁哭泣着。

连文子滕都顾不上。

还是雀子找来了大夫:“小姐,你要不要去看看少爷?少爷现在的伤口很严重,如果不小心照料的话,会死。”

雀子的话让文子月心里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进了文子滕的房间里。

血腥气充斥着鼻尖,文子月脸色一白:“哥哥……”

文子滕虚弱的看了一眼文子月,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月儿别担心,等哥哥好了,定然能重回之前的辉煌!”

说到此,文子滕眼里迸发出强烈的野心。

文子月犹如吃了定心丸一样,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文子月一心一意的照顾着文子滕。

而苏家人也在半个月后到达了京城。

沐晨宁亲自站在城门口迎接,给足了苏家人脸面。

“这里?”苏忠下了马车,有些疑惑,“这里应该是丞相府才是。”

“如今已经是苏府。”沐融云淡淡的说道,“他已经将此处地契给了我们。”

苏忠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对着皇宫的方向拱了拱手:“多谢皇上。”

一句“多谢”,便是说明将以往的一切都放下了。

众人进了府中之后,才发现苏府已经被收拾干净了,里面的景色与当初走时并没有二样。

“皇上到底是用了心思,不管如何,还是要谢恩的。”

沐融云没有说话,沐启梓看了一眼姜天晟,小声说道:“祖父,这都是他应该做的。”

苏忠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对皇上有意见,但是他既然能下罪己诏,又能亲自迎接我们苏家,代表着他已经后悔了。”

“再者,上位者,思考的多,有疑心是自然的,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便是一个好的上位者。”

苏忠笑了两声:“你们啊,还是太年轻。”

“祖父说的是。”沐启梓笑嘻嘻的说道,“但是不管如何,他道歉我们就要原谅,没有这个事儿,他道歉我们接受,原不原谅,再说。”

“所以啊,祖父我们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就行,至于谢恩的事情,就交给我王叔好了。”

“哈哈哈!也好也好。”

“娘亲!你是坏人!”小包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看了过去,就见顾暖暖从小包子手中将点心抢了过来,一边吃一边还逗弄着小包子。

杜福宝强忍着笑意:“你不见这两个孩子时,想的不行,现在见到了,又逗他们,哪有你这样当娘的?”

顾暖暖歪了歪脑袋:“我也是孩子呀!”

说着,便跑到了秦老太太身边:“外祖母,暖儿也是孩子你说是不是?”

“哈哈哈!”秦老太太笑了起来,摸着顾暖暖的发丝,“是是是,在外祖母心里,你永远都是孩子。”

小饺子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点心递给了小包子:“妹妹别哭,我的给你,娘还小,我们要让着她。”

小包子迷茫了一会儿,随即点了点头:“哥哥说得对,娘亲还小,我们得让着她。”

软萌的声音,让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太爷,老夫人,吃的已经准备好了。”

众人朝着前厅走去。

路上,顾暖暖与几人商量着让天下第一盟送几个靠得住的下人过来。

毕竟在京城,一切都得小心翼翼的。

晚上,是宫中宴会。

苏老太爷和秦老太太自然是要参加的。

而宫宴上,沐晨宁的态度,则是让众人知道,苏家现在的身份,高不可攀。

小包子和小饺子的出现,让沐晨宁眼睛一亮,越看越喜欢,忍不住赏赐了不少东西。

翌日,整理东西时,小包子和小饺子看着手中的金银珠宝,两人的脸上浮现出愁绪。

“哥哥,你说皇上堂哥是不是昏君,话本子上说了,只有昏君才有那么多银子。”

小饺子想了想说道:“或者,皇上堂哥只是将自己吃饭的银子给了我们,他现在很穷。”

小包子眼里划过一丝意外之色:“那我们要不要还给皇上堂哥?”

“可以,我们就这么还给他,他会不好意思的,爹爹说了,做事情之前,要换位思考,所以我写一封信。”

说着,小包子拿出了笔墨纸砚,认真的写上了一行字。

小包子和小饺子将东西包好后让沐启梓带到皇宫中去。

沐启梓想着应该是什么点心之类的,毕竟这两个孩子碰到好吃的点心,总会送他们一些。

“这是两个孩子送来的点心?”

沐晨宁好奇的问道。

太监总管笑着说道:“世子是这么说的,世子原话是,这是皇上您的堂弟堂妹送来的吃的。”

沐晨宁满头黑线:“这辈分……”

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几声。

等将包袱打开后,点心没有,倒是有不少的银票。

沐晨宁疑惑的拿了起来,见还有一封信,便打开一看。

“这两个孩子……”

太监总管忍不住看了一眼,笑了起来:“这两个孩子知道皇上您对他们好,投桃报李呢!”

信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

“皇上堂哥,你送给我们的东西我们很喜欢,爹爹说,送礼要有来有往,这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这两个孩子莫不是怕朕将东西都给他们了,没银子花了?”

叹了一口气,沐晨宁站了起来:“去朕的私库里看看吧,这两个孩子,总是值得最好的。”

顾暖暖看着突然而来的赏赐,嘴角抽了抽:“所以,送几块点心就有赏赐?”

“那要不我也包几包点心给沐晨宁,让他给我赏赐点东西?”

顾暖暖眼睛里亮晶晶的,看得沐融云心都软了。

伸手,摸了摸顾暖暖的脸庞,笑着说道:“你想要什么,为夫给你便是。”

顾暖暖躲开了沐融云的手,瞪了一眼沐融云:“你的不就是我的,我才不要拿自家人的东西。”

这边,其乐融融。

而文家的气氛却是低迷不已。

文子滕冷冷的看着雀子:“好,很好,当初说好了互相互助,如今我倒下来了,他们就闭门不见!”

“呵呵,也不想想,我倒了,他们就能独善其身了吗?”

“皇上既然能查到我头上,自然也掌握了他们的证据,动他们,是迟早的事情!”

雀子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诉说着事实:“苏家人已经都回来了,皇上十分看重他们,少爷,或许,您可以去给苏家道个歉……”

“道歉?”文子滕冷笑,“休想!”

“他们既然如此欺辱我妹妹,我就不会放过她!”

“对了,让你找的杀手组织怎么样了?”

文子滕看了一眼雀子,喝了一口茶水。

雀子沉默了。

“怎么,可是银子不够?”文子滕不以为然的问道。

雀子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主子,没有人接这个任务,奴才联系了不少杀手组织,听到王妃的名字后,直接将我们打了出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