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多喝点热水吧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岳承望迅速后退两步,躲开了巴掌:“岳成才,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岳成才没想到岳承望会躲开,脸上有了些许怒意:“你居然敢躲?来人啊!给我将他捆起来!今日我就让他知道我要打他的时候,他只能将脸凑过来!”

“你欺人太甚!”岳承望冷眼看着岳成才,“这里不是岳家,我也不是岳家人!”

“哈哈哈!”岳成才大声笑了起来,“就算你被赶出了岳家,你身上也流着岳家的血,既然如此,你就只能被我欺负!哈哈哈!”

岳承望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羽溢,我们走。”

苏羽溢淡淡的扫了一眼岳成才。

轻飘飘的,却是让人无法忽视。

岳成才瞪了一眼苏羽溢:“你跟他一伙的?”

“岳成才,我警告你,别动我的朋友!”岳承望直接挡在了苏羽溢面前。

周围的人纷纷围了上来,指指点点。

“你们不知道吧,这人啊,是岳家的两位公子,大公子是原配所生,二公子是姨娘所生,姨娘扶正成为了新夫人。”

“听说这岳家夫人就是被岳老爷和姨娘活生生的给气死的,如今姨娘扶正,自然要蹉跎原配的儿子,这岳家大公子岳承望在岳家可谓是受尽了苦楚。”

“过的比下人还不如呢!”

“偏偏这岳家二公子又是个混混,根本没有大公子有才有德。”

“岳老爷真是鱼目混珠,放着德才兼备的大儿子不疼爱,偏偏去宠一个废物!”

周围的议论声自然传入到了苏羽溢耳中。

苏羽溢看了一眼岳承望,又看了一眼岳成才:“走吧。”

“嗯。”岳承望应了一声,看着苏羽溢的眼神里带着自责,“真是对不住了羽溢,因为我,让你没办法参加诗词大会了。”

“无碍。”

“你们给我站住!给我站住!”

岳成才没有想到这两人无视他,直接离开,当下气得不行。

“给我将他们抓起来!”

岳成才一声令下,他带来的小厮迅速冲了上去。

岳承望大吃一惊,立马将苏羽溢拉到自己伸手,迎了上去。

但是岳承望的三脚猫功夫,连自保都是问题。

苏羽溢叹了一口气,是什么给了岳兄错觉,觉得他手无缚鸡之力?

“砰!”

“咚!”

“啊!”

岳承望张大嘴巴,满脸震惊的看着苏羽溢。

岳成才脸色惨白:“你,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可是岳家人!”

苏羽溢脸色如常,一双眸子里却是带着冷意。

转头,对着岳承望说道:“我们走。”

岳承望迅速跟了上去,一双眸子却是黏在了苏羽溢身上,整个脑子晕乎乎的,这也太厉害了吧!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

酒楼里,苏羽溢实在是受不了岳承望的眸子,叹了一口气,询问道。

岳承望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会武功?”

“你怎么会武功?我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会武功的啊!”

苏羽溢沉默了一会儿:“我们苏家,虽然走的是科举的路子,但是家里人都有去军营里历练,所以对我们子孙后辈的身手也是有要求的。”

“我在兄弟之中,武功并不厉害。”

苏羽溢一本正经的话让岳承望心里涌现出一股感动之色。

他们并不是什么知己好友,充其量,只不过是普通同窗。

在学院,并没有什么交流。

但是,他在最无助的时候,看到了苏羽溢。

本以为苏羽溢会拒绝,却没想到他同意带着他。

他知道,苏羽溢心善。

而如今,更是自己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此真诚的人,她当真是第一次见。

深吸一口气,将眼里的酸意给憋了进去,这才继续问道:“那你们兄弟之中,谁的武功最高?”

苏羽溢神色有些尴尬,干咳两声:“表妹。”

“啊?”

岳承望错愕的看着苏羽溢,见他点了点头,倒吸一口气:“没想到,你们家居然是女眷武功最厉害,可是为什么呢?”

“你不是说,你们家都是男子,只有这么一个表妹吗?为何……”

岳承望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解。

苏羽溢无奈的摇了摇头:“表妹喜欢。”

“不只是武功,暖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以说是奇女子。”

岳承望没想到苏羽溢对他的表妹评价这么高。

虽然知道是表妹,但是心里却是有一些不舒服。

“那,你喜欢你表妹吗?”

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苏羽溢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几分:“自然是喜欢的,如若不是暖暖,我们或许活不到今日。”

“她拼命算计一切,就是为了让我们都好好的。”

“如此情意,这辈子都无法报答了。”

想到血海之中的人儿,想到为了他们不惜面对权贵的人儿。

苏羽溢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岳承望单手撑着下颚,看着苏羽溢的神色,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恶心,他们应该是真正的手足之前,当下羡慕不已:“你们兄弟姐妹的关系真好。”

“不像我家……”

岳承望摇了摇头,抿了一口酒水,缓缓说道:“我娘还在世的时候,其实挺好的,娘亲对我和兄,咳咳,和我妹妹极好,爹爹也喜欢我们。”

“后来有了姨娘后,爹爹便偏心了,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娘亲。”

“再然后,妹妹为了我被岳成才害死,我娘也被姨娘给毒死。”

“这一切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想报仇,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挺没有用的。”

岳承望长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答应了娘和妹妹,我想,我会活不下去的。”

“我既然答应了他们要好好活着,就只能好好活着了。”

“为何不报官?”苏羽溢皱着眉头询问道。

岳承望抿了抿嘴唇:“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我父亲偏向于姨娘,找了背黑锅的人,就算告官也没有用。”

苏羽溢眉头皱的更深了:“亲人之仇,不可不报。”

岳承望咬了咬嘴唇:“我知道,我在等,等一个时机。”

“我现在脱离岳家,就是为了让他们忘记我,到时候我潜入岳家,开始寻找证据。”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管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我都要让他们绳之于法,不能让我妹妹和母亲就这样死去!”

想到此,岳承望的心里隐隐作痛,手中的酒水一杯接着一杯喝了下去。

脸上已经满是泪水,无声的哭泣着。

苏羽溢见此,倒是没有劝说,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陪着岳承望。

“真难受……”岳承望趴在桌子上,脸上红扑扑的,“喝酒难受。”

“嗯,所以我不喝酒。”

苏羽溢语气里没有丝毫的起伏。

“呵呵。”岳承望不禁笑了起来,拿起酒杯,靠近了苏羽溢,“那就今天破例吧!一起喝!”

苏羽溢眉头紧皱,直接拒绝。

然而岳承望却是仗着自己喝醉了,一个劲的让苏羽溢喝酒。

喝到最后,两个人都醉了。

“来,我们继续!”

“喝!”

“再喝!”

翌日,苏羽溢睁开疲惫的双眼,揉了揉发酸的脑子,动了动身体。

突然之间,一个身体直接扑了过来,抱住了他。

苏羽溢刹那间醒了过来,看了过去,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是个男人,这要是自己醉酒睡了个女人,就完蛋了。

苏羽溢推了推岳承望,自己爬了过去。

而苏羽溢的动作,也将岳承望给唤醒过来。

岳承望打了一个呵欠,起身,看着苏羽溢在他面前穿衣服,瞳孔陡然变大,迅速看向自己的衣服,见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刚要离开床铺时,只觉得腹部有些胀痛,再然后就是一股暖流……

岳承望整个人都紧绷起来,脸色有些难看:“羽溢,这里是酒楼的房间?”

“嗯,百年酒楼都自带房间,可供喝醉酒的客人休息。”苏羽溢淡淡开口,“你不起来?”

“呵呵。”岳承望尴尬的笑了起来,“那个,我想换一身衣服。”

苏羽溢点头:“我们回客栈去换。”

“不,我不换衣服,身上不舒服,毕竟酒味太大了,你能不能回客栈帮我把包袱拿过来?”

苏羽溢有些奇怪,但是看着岳承望小小的缩成一团,一双眸子里带着水润。

这让他想到了之前养的小狗。

咳咳。

苏羽溢别过脸,点了点头:“好。”

说着,便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后,岳承望掀起被子,看着床单上的一抹深红,一张脸上满是纠结之色。

想了想,飞快的将床单给拉了下来,然后剪成碎片片。

苏羽溢来的很快。

看着包袱里面的月事带,岳承望松了一口气,连忙换好,将衣服和碎片都给扔在了包袱里,找了个机会,将包袱扔了。

两人慢悠悠的出了城。

只是,一路上,一向叽叽喳喳的岳承望却是沉默了,兴致不高。

苏羽溢想着,可能是因为昨天岳成才的事情。

等到了镇子上后,找了一家客栈,岳承望直接睡了过去。

途中苏羽溢实在是担心,便拿着岳承望给的备用钥匙,进了岳承望的房间。

“岳兄,不如先吃点东西再睡觉,你觉得如何?”

岳承望睁开迷糊的双眼,坐起来,脸色有些惨白:“我肚子疼。”

此时此刻,岳承望的语气里带着撒娇。

但是苏羽溢却没有发现,疑惑的看向岳承望:“肚子疼?”

岳承望耸耷着脑袋,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苏羽溢看了一眼四周,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岳承望:“是药三分毒,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痛苦,不如多喝点热水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