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跟人家回家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岳承望看着苏羽溢满是严肃的脸庞,将杯子接了过来。

轻轻抿了一口,热水划入肚子里,熨烫了整个身心。

“谢谢。”

岳承望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笑容却是晃花了苏羽溢的眼睛。

垂下眼帘,淡淡的应了一声。

然而缩在袖子里,蜷缩的手指,却是暴露了他的心情。

有些奇怪……

苏羽溢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但是又不讨厌这种感觉。

“羽溢,你怎么了?”岳承望伸出手,在苏羽溢眼前晃了晃,脸上带着好奇之色。

回神过来的苏羽溢看了一眼岳承望,淡淡的说道:“没事,你先休息,我让小二将饭菜端上来。”

停顿了一下哎,苏羽溢问道:“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都可以。”岳承望再次一笑。

苏羽溢却是直接站了起来,眼睛望着别处:“岳兄,你不要笑了。”

说着,就离开了。

岳承望满头黑线,这话是什么意思?

嫌弃他笑的不好看吗?

翻了个白眼,岳承望直接倒在了床上。

等到饭菜来了后,岳承望似乎恢复了一些活力,在一旁叽叽喳喳起来。

“刚刚小二说了,明天晚上这里有灯会,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苏羽溢抬起头来,还未说话,就听到岳承望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我以前就特别想要看灯会,但是自从我娘死了之后,别说灯会了,连活着都是个问题。”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

岳承望摆了摆手:“明天我们去看!”

苏羽溢对这些活动一向不感兴趣,但是……

“好。”

岳承望拉着苏羽溢说了明日要买的东西,还有要吃的东西。

等到深夜,岳承望才打了一个呵欠,朝着苏羽溢挥了挥手:“好了,我要睡觉了。”

苏羽溢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岳承望后离开了。

等回到房间,苏羽溢便叫道:“绿天。”

“属下在。”

绿天飞快的出现在苏羽溢面前。

绿天率领着绿字暗卫队伍保护着苏羽溢。

虽然是女子,但是并不比男子差。

“帮我查查岳家的事情。”

绿天点头应了下来,然后拿出了一块玉佩:“这是赎回来的玉佩。”

“好。”

苏羽溢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多谢。”

“你们下去休息吧。”

苏羽溢朝着绿天点了点头,绿天便离开了。

苏羽溢打开信纸,提起笔,快速的写了起来。

翌日晚上,苏羽溢带着岳承望去了灯会。

灯会十分的热闹。

来来往往的百姓们,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没过多久,就看到了岳承望心心念念的灯盏。

“买买买!羽溢!快买!”

“哈哈,这位公子,这灯盏可不卖。”商家是一个老者,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只要两位公子能回答出灯盏上的谜题,就能将灯盏拿走。”

岳承望当下来了兴趣!

“我来!”

说着,便上前一步,开始解谜。

苏羽溢随手拿了一个灯盏,看着上面的谜题,然后放了下来。

有点简单。

刚要说话,就看到岳承望在冥思苦想。

当下闭上了嘴,或许有点难也说不定。

“快看羽溢!我得到了兔子灯盏!你喜欢什么,我给你赢来!”

岳承望脸上满是笑容,在灯火下愈发耀眼。

耀眼到,让人没办法移开眼神。

“羽溢?”岳承望看着苏羽溢,脸上带着奇怪之色,“你怎么了?怎么老是发呆?”

苏羽溢回神过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岳承望,随便指了一盏灯。

岳承望乐了。

老者也笑了起来:“公子可是还未成亲?”

苏羽溢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老者笑得更开心了:“怪不得。”

说着,便将灯盏拿了下来,苏羽溢认真一看,当下脸色一变。

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好尴尬”三个字。

是的,真的很尴尬。

毕竟,这个灯盏是一个仕女图。

岳承望在旁边乐得像个小傻子一样,将谜底猜出来后,将灯盏递给了苏羽溢。

老者摸了摸胡须,笑着说道:“公子,莫要忽略眼前人啊!”

苏羽溢并没有听懂老者的话,但还是点了点头:“多谢老伯。”

“走吧,我们去放灯盏!”

岳承望拉着苏羽溢就往小河边走。

看着两人的背影,老伯再次笑了几声。

“放灯盏之前,先许个愿望吧。”说着,岳承望闭上眼睛。

苏羽溢侧头一看,却见岳承望的睫毛长长的,微微有些颤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整个人都散发着恬静的气息。

想要靠近,更靠近一点。

“我好了!”

苏羽溢点了点头,将灯盏直接放到了小河里。

“哎,你还没许愿呢!”

岳承望急了。

苏羽溢摇了摇头:“我没有愿望。”

“啊……”岳承望微微一怔,随即笑了,“真好,那你一定很幸福。”

“嗯。”

岳承望和苏羽溢两人蹲在河边,看着小河里的灯盏越来越多,岳承望忍不住说道:“你跟我说说你家里的事情吧。”

“父母恩爱,兄弟友爱,长辈宠爱。”

苏羽溢不急不缓的开口。

“那你们就没有遇到不好的事情吗?”岳承望疑惑的问道。

“有。”苏羽溢点头,“但是,被暖暖一个人扛下来了。”

“暖暖……就是你的表妹?”

“是。”

“可是为什么,她只是一个女子。”

苏羽溢闭了闭眼睛:“她从八岁开始,为了我们,就开始部署。”

“那她现在还好吗?”

苏羽溢看向岳承望:“她也是从什么都没有到什么都有,凭借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岳兄,你是男子,我想,你应该做的比暖暖更好。”

“而不是选择逃避。”

岳承望脸上的笑容刹那间消失不见,一双眸子里有些慌乱,低下了头:“你看出来了。”

苏羽溢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说道:“暖暖当时过得也不好,她的亲祖母并不喜欢她,她的父亲宠妾灭妻,而我的姑姑,暖暖的母亲,却有些软弱。”

“所以,如果没有暖暖,姑姑可能也会被蹉跎死。”

“我们虽然是暖暖的外家,但是到底不好插手过多。”

“在府中,是暖暖一步步,一次次带着姑姑从那个深渊里爬了出来,她不过八岁。”

岳承望震惊的看着苏羽溢,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八岁的时候,他在干嘛?

在跟哥哥闹别扭,跟娘亲撒娇。

“就算我们是她的亲人,她也没有让我们帮忙。”苏羽溢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是浓浓的自责,“那时候的我们也没有想到暖暖过的日子那么差,我以为,到底是亲生骨肉,可是……没想到,他们却给暖暖和姑姑下了毒。”

“如若不是发现的早,怕是早就死了。”

岳承望颤抖着声音说道:“她,受苦了。”

“是,受了很多苦。”苏羽溢缓缓说道,“谁能想到,她凭借着一己之力,护住了我们。”

“我们是男子,比她大,应该是我们为她撑起一片天空,到最后,却生活在她的庇护下。”

岳承望的手狠狠的握成拳头,指甲嵌入肉中,疼痛拉回了她的理智。

“岳兄,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你可以的。”

“如果你真的害怕。”

苏羽溢抬头,脸上满是认真之色:“我陪你回去。”

岳承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羽溢。

却见苏羽溢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我想,我的身份或许能帮的了你。”

岳承望将眼里的泪水逼了进去:“我虽然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但是看你吃穿用度,想必,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子弟。”

“我的父亲……不过是个小商人罢了。”

“但是,我父亲与知府大人要好,都说民不与官斗,我们……”

岳承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不管如何,我要回去了,你说得对,我得慢慢图谋,十年不行,我有二十年,我不能跟着你了。”

岳承望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羽溢,我们回去吧,明天,我就回家。”

“你不用帮我,你是要去历练的,放心,我一个人可以。”

岳承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眼里满是坚定之色。

苏羽溢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岳承望的话,只是说道:“去吃点东西再回去。”

“好!”

等吃饱喝足后,苏羽溢看了一眼腰间的银袋子,眸子闪烁几分,将钱袋子放在了桌子上,直接离开了。

隐藏在暗中的暗卫互相对望一眼,这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岳承望本想自己悄悄离开,却没想到苏羽溢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从这里前往平安镇只需要半日的时间。”

岳承望点了点头。

“我的银子被偷了。”

苏羽溢再次说道。

岳承望愣住了,继而迅速将自己所剩不多的银子拿了出来:“我的先给你。”

苏羽溢沉默了一会儿:“我跟你过去,平安镇是你家,你应该知道怎么赚银子,等赚到我回去的银子后,我再离开。”

“毕竟你的银子,支撑不住我回去。”

岳承望抿了抿嘴唇,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好,等我回去了找相熟的人就借点银子,给你凑足路费。”

隐藏在暗中的暗卫们互相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怪不得将自己的银子丢了,原来是想跟人家回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