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花瓶影后(15)

马上记住抖音小说网,www.dyxsw.net,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下线!下线!立马下线!”

顾暖暖直接将二狗子给屏蔽了。

二狗子表示,现在说真话也不行了吗?

徐老师想了想,问道:“你会什么琴?”

“古筝?古琴?琵琶?或者还是其他的?”

顾暖暖抿了抿嘴唇:“古琴吧。”

“好。”徐老师让自己的儿子将古琴搬了出来。

顾暖暖走了过去,微微一怔:“绿绮?”

“你认识?”徐老师眼睛一亮。

顾暖暖波动了一下琴弦,传出了低沉的声音,摇了摇头:“不像。”

“不错,这只是一把仿造的绿绮。”徐老师脸上的笑容灿烂不已,“想不到,你对古琴有所研究。”

顾暖暖摇了摇头:“以前有个大哥哥,她喜欢琴。”

“你大哥吗?”二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爬上了线。

顾暖暖应了一声。

是啊,大哥的琴很好,对琴也有所研究,可以说,她的琴技便是大哥手把手教的。

“不如你弹一首?”徐老师笑着说道。

此时直播间的人数持续上涨。

【年暖暖开了挂了吗?为什么她还会弹琴?这不科学!】

【前面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她的人生开了挂,老天不公啊!】

【一个孤儿,会跳舞,会古琴,这……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你们看,年暖暖坐下来了,那就是说明她会的吧……】

【之前采访年暖暖的视频被翻出来了,上面说,年暖暖曾经在琴店打过工,难道是在那时候学的?】

【我也去看了,那时候年暖暖才十八岁,现在二十五岁。】

【就算会弹琴,应该也只是一般般吧。】

【谁知道了?或许年暖暖是个天才呢?】

【哈哈哈哈,我笑了。】

【我也笑了。】

【我也是。】

显然,这些人都不相信顾暖暖会弹琴。

顾暖暖想了想说道:“我可以看看那首曲子吗?”

徐老师愣住了:“你要看这首曲子?”

苟老三人也停下了讨论,张老想了想说道:“不如给这孩子看看吧,年轻人的脑袋灵活,或许就弹出来后半部分了呢?”

徐老师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当下应了下来。

【年暖暖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她以为她是创作人吗?我看给楚姐看还差不多!】

【我也这么觉得,毕竟楚姐是唱歌的,还会自己创作,年暖暖……年暖暖会什么啊?】

【年暖暖膨胀了啊!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啊!】

【啧,真是让人恶心,年暖暖别在这里吸引眼球了,要是不会,就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觉得,或许年暖暖会呢?我们等着不就好了?你们该不是忘了前面几次年暖暖打脸的事情了吧?】

【我没忘,所以我不敢说话,瑟瑟发抖。】

【我也没有,我相信暖暖不会说大话!】

【对,我也相信暖暖。】

不得不说,不过一天的时间,顾暖暖在网上就有了自己的粉丝,

年暖暖接过张老递过来的古曲,只看了一眼,手猛地握紧。

这是……

这是大哥所创的曲子啊!

“这首曲子是写兄妹之情的……”顾暖暖忍不住说道。

徐老师点了点头:“不错,感情真挚,然而我只有前半部分,这后半部分,却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顾暖暖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那个世界的曲子,会出现在任务世界。

“很正常啊。”二狗子回答道,“这个世界是后世界,指不定你那边的东西就传过来了。”

“那我能见到我的子孙后代吗?”顾暖暖眼睛一亮。

“不能,因为你已经死了,没后子孙后代留下来。”

二狗子冷冰冰的说道。

顾暖暖忍不住笑了,可不是,在那个世界,自己已经死了啊!

“我试试。”顾暖暖将曲子还了回去。

“你都记住了?”徐老师有些诧异。

顾暖暖点了点头:“我都记住了。”

“这是过目不忘?”徐老师有些惊讶。

钱老则是说道:“这丫头,厉害了啊!”

顾暖暖的手在古琴上轻轻拨动了一下,下一秒,欢快的曲子便从顾暖暖手中溢了出来。

楚潇学过几个月的古琴,但是实在没有天赋,所以就放弃了。

今日听到顾暖暖的琴声,当下坐直了身体,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听着顾暖暖的琴声。

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小时候,抱着外祖父外祖母撒娇,腻歪在舅舅舅母身前,与几个哥哥斗嘴耍赖。

还有母亲,总是温柔的看着自己。

“你是我们的妹妹,我们会好好保护你的!”

都是一群小萝卜头,却是听到了他们的诺言。

这一承诺,便是生生死死。

最后一个琴音,消散在空气中。

顾暖暖盯着古琴,久久不能回神。

上半首曲子有多欢快,下半首曲子就有多忧伤,当年,大哥哥他们为了保护她们,想尽办法,好不容易得到一刻悠闲,大哥才将这首曲子补完,但是曲风却完全变了。

【为什么我听了想哭?】

【姐妹,你不是一个人,我不会古琴,也不知道弹得好不好,我只知道,好忧伤。】

【我也是,之前我觉得听音乐听得想哭很矫情,但是现在,我能理解了。】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好沉重,总觉得心里有块石头压着,太让我难受了。】

【我也是,暖暖也太厉害了……】

弹幕上一些列的想哭。

而在现场听的众人也露出了悲凉的神色。

“我怎么哭了?”楚潇看着滴落在手背上的眼泪,愣住了。

“我为什么会哭?”楚潇看向眼眶红红的霍崔楠,“楠哥,发生了什么事?”

霍崔楠反应过来,神色复杂的看着中央小小的人儿,缓缓说道:“她弹了一首曲子,我们都哭了。”

“啊?”

【一秒钟破功!楚姐也太好玩了吧!那懵逼的模样,好像在疑惑为什么自己会哭一样。】

【我也看到了,我还截图了,真是又哭又笑,这个节目太好了!】

【是啊,楚姐疑惑的表情太萌了!】

【楚姐楚姐,你没哭,那是下雨了!】

【神特么下雨,你是想说徐老师的房间漏雨吗?】

徐老师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孩子,能写下来吗?”

“好。”

徐老师眼睛一亮:“快,我们去书房!”

笑哥想了想,只带了一个摄影师,让摄影师跟着顾暖暖进了书房。

楚潇也想过去,但是被霍崔楠给拉住了:“书房之地,还是不要随意进去。”

楚潇点了点头。

徐老师的儿子朝着霍崔楠感激的笑了一声,然后推着自己的母亲进了书房。

钱老,苟老和张老自然也要进去的。

顾暖暖最后一个进去。

但是众人都将上位留给了她。

等坐下来后,看到书桌上的笔墨纸砚,有一丝的懵逼。

“我忘了,年小姐您等等,我这就去拿圆珠笔。”

徐老师的儿子说着就离开了。

顾暖暖想阻止也来不及。

【哈哈哈,年暖暖好可爱啊,不过徐老师用的居然是笔墨纸砚,好厉害啊……】

【年暖暖的内心肯定是: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你们看徐老师的房间里都是一些字,写的真好,我以前也学过毛笔字,但是实在是控制不好力度。】

【我也是,学这个很难的,能够一生都研究古代曲谱,也是需要耐心和意志力的,这样的人才能称为老师。】

【上面的姐妹说得不错,现在娱乐圈动不动就叫老师,真是侮辱了“老师”这个词。】

【可不是,比如退出节目的某人,在别人叫他老师的时候居然应了,啧啧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脸。】

【姐妹你真厉害,小心你的狗命。】

果不其然,一大波辰辰粉将这个粉丝撕得毫无招架之力。

然而,顾暖暖却是直接将宣纸铺好,拿起了毛笔,快速的写了起来。

“丫头,你会写毛笔字?”张老忍不住问道。

顾暖暖笑了,点了点头:“我会。”

张老还想说什么,却害怕打断了顾暖暖的思路。

摄像老师将摄像镜头对向了顾暖暖的字,然后又来了个远景,避免观众们觉得是又人代笔。

【我曹!我曹!我曹!震惊了我滴个妈妈呀!这是怎么回事!】

【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内心的波动了。】

【呵呵,你们这群凡人,我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了,毕竟刚才我尖叫的时候,被我爸给锤了。】

【我的天啊,年暖暖还是人吗?她怎么这么厉害啊?这完全颠覆了我对她的认知啊!】

【我也是,字写的这么好,我要哭了!她是怎么做到的啊!】

【黑粉来过,黑粉夸一句,年暖暖我已经没办法黑了。】

【前面的姐妹别灰心,我们还能黑她的演技。】

【上面的姐妹是不是傻,这是真人秀节目,又不是拍戏,你黑什么黑?】

【我觉得有些魔幻,年暖暖真的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年暖暖吗?她不是花瓶吗?为什么变成了才女!为什么!】

【前面的姐妹别咆哮了,我已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了,这样的人还是花瓶,那我是什么?】

顾暖暖将写好的曲谱递给了徐老师。

徐老师的儿子也震惊不已,这丫头居然会写毛笔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还写的很好看!

徐老师对着字看了许久才说道:“这字,至少得练了二十年以上啊!”

顾暖暖笑了:“我八岁的时候,邻居家有个老爷爷,教我写过毛笔字。”

这是从年暖暖记忆力搜索到的,只是那个老爷爷教了她一年就去世了。

当然,这不重要,只要给自己会毛笔字找个理由就好了。

徐老师看了很久,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一直以为,这首曲子应该是从一而终,是欢乐的,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今天我才知道,这后面应该是悲凉的。”

“这首曲子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我不知道下半首曲子是什么样的,但是我觉得丫头,你给的下半首却是最为般配的。”

顾暖暖笑了:“谢谢您喜欢这首曲子。”

徐老师脸上的笑容愈发浓厚了:“今天我很开心,小丫头,你很了不起,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来找我,如果你想学古琴,我也能指点你一二。”

“多谢徐老师,那我就叨扰徐老师了。”

“哈哈哈。”徐老师笑了,“好,从明天开始,你来我这里。”

说定之后,知道顾暖暖还在拍真人秀,便不好再留她。

此时此刻,直播间里的人都炸了。

而年暖暖的粉丝则是快速的往上涨着。

身为经纪人的周心,正在跟赵科打电话:“原来,琴棋书画,她真的样样精通啊!我错了,我就不该不相信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